致亲爱的莫扎特

亲爱的莫扎特

 

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是否也有没有旋律的时候。

当你听见那些金属互相撞击、街边不成调的小提琴呜咽扯着,华贵的妇女稀里哗啦说话

世界很喧嚣,很吵闹

你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会被听到

这件事有的时候是很介意的,有的时候强迫自己不介意

就像梵谷,也许他并不知道死后多年以后自己的画作会名扬世界

他也许不知道,那些向日葵,蓝色的小房间,自己那么细腻的用心,会点点滴滴被人分析

当人们不再关注画作的时候,当你笔头已枯竭

是否有人强逼着你,或者是你本身强逼着自己,为何不画呢?为何不谱呢?

仿佛被谁掐紧了脖子,企图挤出所剩无几的血

然而你知道,你不愿意

你不愿意什么都画

你不会在路上、在花店看到玫瑰、杜鹃、喇叭花、百合花…….你不会每一朵,都要巨细靡遗画下来

你只愿意把自己保留给向日葵

你知道,你是属于向日葵的

是吧?

 

 

亲爱的莫扎特,也许你的年代并没有那么多令人焦躁的声音

我向往那纯真简单的年代

然而自古以来,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年代是简单的

痛苦是自古一直存在,用鞭策贪婪愚昧的灵魂

 

 

因为心率常常加快,我一直很容易焦虑

任何细微的芝麻绿豆都会被放大,整颗脑球爬满急躁的红蚂蚁

我很烦,我不想说太多话

我不想在任何平台出现

 

我听着你如流水般谱出的旋律

音符轻轻蹦跳,安抚着我的焦躁

只是啊,你那象牙色的躯壳下,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呢?

 

 

用着沉默奋力抵抗着世界的喧嚣。

 


好想吃马铃薯

现在仿佛就是世界末日了

深灰的天空,寒风搜刮着仅剩的绿意与生命力。

那枚冻死在窗前的苍蝇,用好多视角在看着世界

也许就能看见肥美的食物,温暖的大地

 

寒意从窗缘的每个缝隙渗透而入

我轻轻哈了一口气,烟的游戏总是那么活泼,乐此不疲

厨房里的冰箱现在瘦瘦的,房间里除了打字声一片死寂

于是好想烤一大铁盘的土豆、萝卜、番茄、蘑菇和鸡肉

抹上海盐,撒上迷迭香,淋好橄榄油

请朋友过来围成一桌,旁边有烘热的壁炉,木柴在劈劈啪啪燃烧

大伙互相撞杯,啤酒的泡沫

 

真的好冷啊

能不能把小太阳装在玻璃罐里售卖

拥抱着入睡(小心烫手),照亮每一双黑暗的瞳孔

 

 

冰箱还是瘦瘦的

路上的行人好像快被寒风的指尖逐个弹走

真的好想打电话给外卖餐厅说:“对,我要一盘青椒土豆丝,但不要煮,把原料送来。饭也是。谢谢”


写给石头

那晚七夕,百无聊赖。

你玩着游戏,我正从书架抽出《梦寐以北》

你问我那是什么书,我说没什么,很无聊的

但还是为你念了其中一篇《坐轻快铁去找梵谷》,念完,你没什么反应。我问你,是不是很无聊,你说对。

于是我把《梦寐以北》插回去,把《简写》抽了出来,悠悠地念了一篇短的

念完才发现两本书的语调是多么类似,只是梁的是暖调,黎的是冷色,但背影一样孤独

总是要在克制孤独泛滥的时候,用平稳语调来写字,如同波澜不惊的水面下暗涌的潮水。

念完,你还是如此默然,眼神里那么清澈。

我摸了摸你的头,就笑了。哈。真的好喜欢这样的你。

钝钝的,多像湖边圆润的小石子,不论寂寞和空虚的潮水如何在夜里疯狂的侵袭,你总是那么平稳,那么坚强,因为你不曾那么细腻敏感地去感受。

即使在你初来到上海的那年,孤独得被朋友当作隐形人,孤独得一整天也不曾说过一个字,孤独得睡前还会跟枕头说一声晚安,却还是那么怡然自得,不叹气不哀怨

不像我,总是那么容易悲伤,情绪总是那么不稳定,敏感而脆弱

我深信这样的我,没办法再和一个能写,能读懂美丽诗句的男生在一起

因为我太了解那美丽诗句的背后,必定带着无数纤细的神经触感,

像敏感的指尖,布满了比身上其他地方还要更多的神经细胞,更能感受毛毯、花瓣、原木表面带来的安抚,也更尖锐地感受着痛

而我需要的不是这个,而仅仅只是一个朴实简单的靠岸。

木焱在《毛毛之书》里有那么一句诗:那些不懂诗的人,都在天堂里睡觉

是啊,你在天堂里睡得有多甜,还皱着鼻子打起小鼾

我就是那么那么喜欢这样沉睡的你

 

 

虽然到现在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会爱上这样的你,并常常感受到一种深邃的空。

爱的是一个人,但这样的你是空的,变幻不定的,有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爱的是什么

我知道你是谁,可是你是什么呢,是一团雾一样的灵魂吗?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句话,从没想过可以在你身上体会得那么深,自私如我没办法感受到太强烈的“无我”,但却如此强烈地从爱你这件事情感觉到了。

我知道你不曾感觉过,因为陈文恬就是陈文恬,就是简单的一个人,什么空什么变幻不定你一定也不知道

就像那天我叫你写一封情书给我,你傻傻的说你不会写,不知道里面应该要写什么

女生听到了,肯定会很不高兴。可是想一想,对啊,你就是不会写,也不会讲

但是你会在我哭泣的时候紧紧抱住我,在我生病的时候又是打包食物又是抓药煮药,把我煮的东西一口气吃光还一边说很好吃……

我想这样就已经很足够了。

 

 

 

写于2011年8月9日 1.33am


水声

又搬家了。这次为了一个完整的厨房,大的房间,低的房租搬到后面的新宿舍。

再也不用煮咖喱以后,晚上闻到枕头都是咖喱味;羽绒服上沾满油烟味;或者在厕所切菜煮饭…..

在逐渐搬空自己房间以后,想起自己刚刚搬进来的模样。房间那时候还很敞亮,很空。我身上也没有多余的杂物

每搬一次家,要搬的箱子就越来越多…..真是累赘

为了避免被当作白斩鸡一样被搬家公司砍,我跟凯俊决定实行人力搬运,因此耗费了好几天时间才搬完

就在搬走的前几天,厕所水龙头莫名一直滴水,怎么都关不紧。

多像《重庆森林》里,梁朝伟在跟女友分手后,工作一半忽然觉得哪里不妥,跑着冲回家,发现屋子淹水了,他就一边收拾,一边默默地对自己的房子说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上班的时候忘了关水龙头,还是房子越来越有感情。我一直都以为它很坚强,谁知道它会哭得这么厉害。一个人哭,你只要给他一包纸巾,可是一个房子哭,你要多做很多功夫。”

再见了,906


分手的不只是屋子,还有我家可爱的狗咖啡豆

当初带它回家,除了是凯俊一时脑热,还因为怕它被宰成狗肉火锅(这里几乎每间餐馆都有的菜色)

养了一个月多,开始在思考毕业以后狗狗该怎么办,要带回家可是至少五千块以上的事情,还要被隔离三个月

它很调皮,很喜欢咬我的手指头,喜欢爬上床,又乘我搬家之际咬坏了我的衣服,衣服才没穿几次,亮片都破了(后来在它便便里面发现几枚亮片)

但是说到要送走它,还是很不舍得

但长大了,再送人就很难了,毕竟狗狗也是很忠心主人的

现在只希望能给它找到一户好人家,让我们偶尔回去看看它,再让他咬咬手指头。


今年月老应该很忙碌,忙着结绳子,解绳子。一边有好多人结婚、变成情侣,一边有好多人分手

身边就有几个男生朋友跟女友分手了

分手虽然很难过,但有时不尽然是坏事,是一个恋情的检视点,像考试成绩一样,fail了是要提醒你在这个sem你做错了什么,是选错课不适合,还是没有好好努力

选错课的情侣,有时被甩的一方会觉得自己那么爱对方,却被彻底狠心甩开,是绝对的受害者,但回头想想,这就跟蔡康永说的是一样的,把古代第一名的斯巴达勇士抓来念工程系,念了一段时间,勇士不断F,总不能说是工程系科主任抛弃勇士,不会赏识勇士吧?又或是把工程系里第一名的柔弱书生扔到斯巴达去,恐怕也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仅仅只是不适合,找错方向,在错误的领地而已,双方都没有对错。深呼吸,往前看,再找过就好了。


一面搬家,一面要准备中药机考,简直就是体力和脑力一起被榨干

很累很累。

但好久没有写blog了,文字满满的在胸口,还是想写一写。

念中药的时候,发现一味药有三个功效,老师三个功效都用上了!每每如此,该味药有多少个功效,就多少个功效都用上

好比说蚕砂,祛风除湿、舒筋活络、和胃化湿

正好用在既有风湿,关节不灵活,兼有肚子常常涨风的病人身上

而不是风湿,关节不灵活,头痛的病人身上(如果是这样,老师不会用蚕砂 + 头痛药,老师会直接用共有祛风除湿、舒筋活络+解头痛的一味中药)

师姐常常说老师从来没有一味药是浪费的,原来是从来没有一味药的任何一个功效是浪费的

每每看老师的方子,一则病方里,第一次只看到里面的3个经典方剂,看多几次,各个药互相排列组合,又多出2个方剂,妙哉!

这就是一张方子的美啊


家有笨狗

自从养了咖啡豆,凯俊的新家就活泼起来了。

每次才回到家,门没开,就听到他从门缝狂嗅的声音,门开了,就扑过来,在脚边转圈磨蹭,咬一咬我的脚趾头

不理它的时候,它还会一直缠一直缠,还是不理它,它就吠我

然后不停兜来兜去,一直缠着要人抱抱

压力大的时候,我就把它抱在腿上,慢慢抚摸它柔顺的毛

摸久了它就会在我的大腿上睡觉,似乎还会做梦,隐隐呜叫了几声。

我不知道原来狗狗也做梦。也许蝴蝶真的也会做梦,梦见自己是一个人。

咖啡豆是凯俊外面捡回来的,也许是被主人抛弃了一次,它特别没有安全感

但每晚我都要“抛弃”它,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我准备好东西,走出房门,它就知道我要走了

于是乎,每一次的走出房门,即使不是回我家,而仅仅只是去厨房拿东西煮菜、上厕所的时候,它就必定要跟在我的脚边,跟我出去,然后再跟我回来


我很喜欢它粉红色的肉垫,真的很可爱~~软软的~~

很想在它的肉垫上沾颜料,印在画纸上

家里还有一棵原本预计会枯死的薄荷

但它现在生命力超级旺盛,生机勃勃,比我这只病猫还要健康  Orz….

当初买它,是因为薄荷当作中药时,有疏肝解郁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胸闷、心情不好的时候,闻一闻薄荷会觉得比较舒服

那时候心情很容易不好,结果就捧了这盆栽回家

现在清晨、睡前看到它越长越高,冒出好多芽,绿得像要跳舞了

于是,不用把它熬成中药,只是看到它心里就已经很宽,很宽,像在沙滩望见一望无际的海洋……


有关按钮

读书读疯了。问凯俊曰:为什么我们都不要过着原始的生活呢?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躲在山洞里面,摘摘水果吃,宁静地围在火坑旁。

是啊是啊,那时候就没有电脑了,没有羽绒服,生病了等死,也没有好吃的日本餐

 

 

自己走去吃晚餐,校园内一片漆黑

让眼球的焦点模糊一点,把脑袋理智的按钮啪嗒关掉

校园内就长满了荧光的蘑菇,巨大的树木,树藤依依垂挂着,还有昆虫鸣声

 

 

 

继两只猫,一只兔子之后(现在一只猫死了,一只猫跑了,兔子送人了)

家里又养了一只小狗狗

经过几次鉴定,是一只笨狗

教了好几次都不知道在哪里上厕所

从前我家小雪纳瑞聪明得很,都没有教它怎么开门,它自己观察观察着就会开了

而且善演戏。那时候它喜欢跟猫玩在一起,还把自己的狗粮分了给猫吃,但是它知道我们不喜欢野猫,因为野猫会翻开垃圾袋

当时它正跟猫们玩得兴高采烈,扑蝴蝶状,见我们走近了,立刻凶恶地吠了几声,佯装把猫们赶走

谁说演戏这回事是人类才会的,人家狗狗也学得似模似样,一点不输那些偶像剧主角

可惜它现在仍然下落不明

唉,又想起了它那水汪汪,可怜兮兮的眼睛

 

知道我们家养了条狗之后

朋友第一反应就是:“ 怎么凯俊什么动物都养啊?”   寂寞罗,因为我都不理他 = =

都在上网

在读一大堆书

在睡觉

还有在幻想自己房间是山洞

 

 

 

 

有这样的女朋友真是歹命啊。。。。

然后现在12点25分

竟然还跟我在上网

陈文恬wake up plsssssss

 

 

 

 

哦哦,刚刚fb看到四嫂的宝宝快出来了

要努力按合谷穴噢 ^_^

6月回去又有一个肉团可以抱抱啦

以后长大,你就可以陪姐姐一起幻想了

报告完毕

我现在就去读考试

啪嗒


三重奏

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距离诗已经很遥远了。但是却总会忽然收到某一段频率一样,刷刷又写出一段,写完一首之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文字。

也许我就是一台收音机。偶尔可以收到宇宙中的频率

让我的肉身躺在诗里面

如在森林里

在泥土上

在海浪中


艾未未莫名其妙地被中国当局抓了,由google search到《来自艾未未的包裹》的人也增多。FB有人发起了一些活动版面,点击like或者i’m attending来表达一点意愿,但除了表达一点意愿,还能做什么呢?或者问题应该反过来说,因为实在没办法做什么,所以只好表达一点意愿。

在支持艾未未的版面上,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comment,例如说:“ 这家伙,专心搞艺术就好了,搞这么多干什么,活该!”

艾未未确实是在专心地搞艺术啊,不然你以为艺术是什么,大哥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上句话回复进去。回复了,又有什么用?这些人永远也没办法明白。如同那些咒骂香港艺人为日本地震筹款是卖国行为的网友,多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如同那些无力、脆弱的like一样,滑鼠咯嗒一声以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有的人说这次是艾未未,下次就是韩寒了。

罢了罢了。这片土地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看回马来西亚也都没有好多少。

人们继续吃饭睡觉读书工作,不满政府,继续like、share责备政府的文章

与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适时登记一下成为选民,投一投你他妈的票呢,各位大爷们


学期末松松散散的时间,一些课都上完了。就在空节的缝隙间,我开始跟老师抄方。第一天去抄方,就把热水壶踢翻 @@ 碎碎平安,阿弥陀佛。幸好那时候老师还没到,师姐俐落地收拾了一下,我则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老师到的时候,水还没有烧好,所以老师的茶也没办法泡。后来老师知道是我打破的,只是很轻松地说:“没关系,没茶喝,我就抽烟。”

一开始抄方,听不懂老师用上海话念的主诉和药名,旁边的师兄就不断翻译给我听。听着听着,也就学会了一点。第二次再去抄方的时候,就换我念给师姐听,看我译得对不对。午饭的时候,师姐在老师面前赞我才第二次抄方就已经听懂那么多,学得很快。老师就指着我说:“她这个小家伙,很聪明的。”  >_<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只是感觉有一股热热的血涌向脸上。师姐还继续说我很用功(其实我最近都在懒,方歌还木有背完 T___T),老师说:“好好,用功就好” 还记得师姐以前就说过,老师喜欢用功的学生多过聪明的,毕竟聪明的不努力也是白费。

抄方的第二天,老师就送了我这支钢笔,是12K的英雄牌金笔。当下我真的好感动。以后握着这支笔开方子,每一笔都会记得老师的用心。。不知道前世积了什么大阴德,能够遇到这样好的老师。每个星期六教书,抄方送钢笔,看见你面色差了病了还会嘘寒问暖,病人多了看诊时间拖长老师就会请客吃午餐,每每还会督促要好好背书、好好抄方……

也许是一种因缘,第一次抄方后去吃午餐,大家去的那间川菜餐馆,正是两年前我刚刚来到上海,去陪脑瘫儿童玩耍的时候领队人请我吃饭的那间。上海那么大,却正巧就是一模一样的那一间。一走进商场,我所有的印象就回来了。2年后的今天,我遇到了很多善缘,师姐、师兄还有老师。我确信我是应该更努力,去做更多来回报,把这样的善缘传播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