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诗杯辩论赛~

这一次的辩论赛,让我深深的察觉
我的梦幻辩论队,骏捷逸腾淑芹颖璇
是绝对无可取代的~~>_<
默契真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啊~~

当然这次让我认识了更多人
可爱的艾姗,大男人主义的冠雄,总是静静却很厉害的思敏,还有每时每刻都必须哼zombie的子俊
这次的辩论赛让我学了很多
也让我察觉在逸腾他们的“庇佑”下,我也总是依赖着他们
所以,这次文恬要更加努力,这样明年才不会带赛他们
呵呵~~
这次不知道为什么,跟古来宽柔特别亲切
认识了他们超厉害的结辩戴诗琳
太perfect了,头脑灵活,讲话够快,而且还能穷追猛打
太厉害了~~
感觉很好,大家互相交换电话~
县赛认识了巴罗国中的朋友,州赛认识了巴株华仁的朋友,现在认识了古来宽柔
嗯,很好很好,这才是辩论比赛的精神所在嘛

有失必有得,我忽略了我亲爱的学业、胃和钢琴,阿桂和博士习题严重欠交
其余功课则是迟交,并且有些还是用抄的 =。=
为了周旋在cikgu、子俊和学务处之间,我整个礼拜下来每天平均才吃2餐
讲真的,不派指导老师给我们就算了,申请公假还要左右为难
真是米井圆圈井叉叉 @#$%#
钢琴也是n年才碰一次,幸好没给老师骂就是了
不过钢琴考试成绩也出了….110分哦
老师说很爆冷很失望 >_< 还以为我会拿distinction~~
哇,老师也太高估我了~~我拿到pass已经很高兴了罗@@
总的来说,经历这场辩论赛,也就如子俊说的,元气大伤
呼~~
期待8月假期去到思敏家
她说居銮人BBQ用的是鸡翅膀,他们那里是用龙虾的 = =
她还说妈妈一定会准备龙虾螃蟹虾等等海鲜给我们吃
还有一冰箱的yogurt~~
呼~~~又要增肥了 @@

捧着这次的季军
人生第四场辩论赛拿了最佳辩论员
嗯…文恬要继续努力~~
阿~~后悔太迟才搞辩论了啦 >_<

接下来,要定下心
考试要来了…
唉~~

Advertisements

合写的诗

跟逸腾合写的诗(其实比较像歌词 @@)
当时在图书馆资料室闹着玩的
 
我:橙
逸腾:蓝
 
就算全世界都浸在加冰的橙汁里
我还在执着一杯蓝山咖啡
天空总是挂着蔚蓝
心却怎么也放不了晴
悬着一枚溶进天里的风筝
断了牵动的弦
飞了,撒落一地心音
缝成一首碎裂的曲
深锁眉心,细听
蓦然,时光流逝的声响响起
嘀嗒嘀嗒。
 
第一次这样写诗,还蛮好玩的
脱离了诗的框框,感觉很free
想写什么就写什么
 

伤风。tissue

我是个很容易伤风的人
尤其是在清晨雨后
我的喷嚏声就会一直不断重复响起
冰冷的空气吸入肺叶,
然后某种力量就会再把这些空气大大力挤出来,
从像坏掉水龙头的鼻子
哈求!!!
 
其实从县赛直到州赛的辩论赛
每一场比赛之前,我都会狠狠地伤风一番
除了会输得那一场
结果,接下来到美诗杯的时候
这个“惯性”也一并延续下来
真的也只有输的那场没有伤风
该说是迷信吗?@@
 
然后我的tissue会一包接着一包用光
我的桌子总是堆叠着一堆蜷缩着一团的tissue
翊凌说我浪费树,不环保
然而往往我的tissue入不敷出(语病?)
我得四处借,四处买
有的时候我会问翊凌:“我的树完了,你还有吗?”
有时候我觉得那些tissue,虽然只有20仙
却包含了很多朋友给的温暖
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如果他的朋友哭,他会静静地在旁边给tissue
想来,给tissue也已经是最好的安慰了

 


我堆砌的城堡。光。

有时候补阿桂补一半
耳畔响着阿桂的声音
眼睛看着阿桂写的一大堆数学方程式
但是我的脑袋在堆砌自己的城堡
里面有好多不一样的光影
 
我7岁
学校长假回到麻坡祖家玩
夜里,姑妈的房里总会亮着一盏昏黄的灯
笃信佛教的她,也会每晚播放佛歌
“一声佛号一声心……”伴我入眠
当时幼小的心灵总觉得那旋律是一股力量。一股静心的力量。
我不能确切记起当晚的情景
但是回忆起来,连这首佛歌也会渗出淡淡的昏黄
整个房间,整个夜晚都是昏黄的光。
 
我8岁
半夜里我彷徨无助地捂着嘴,牙齿一直抽痛
只剩下我不断不断在房门外徘徊
告诉自己,不痛不痛
我矮小的影子映在地上,拉长,蜷缩成记忆
伴着那夜温柔的月光
 
我14岁
在龟咯,大伙闹着通宵
墨色的海闪着点点滴滴的流光
半夜,竟游来一整群粉色的水母
大伙一直兴奋得用羽球拍捞起水母观察
大伙朝着大海呐喊
大伙开韩国鬼片
其实这些印象开始逐渐变得模糊
模糊成一团通宵后天际的晨光
微亮的洒在每一颗青涩傻气的脸蛋上
 
我15岁
那个夜晚,橘色的路灯映进房内
小岛的夜空不会有星星
你裹着棉被熟睡
从来不知道我的眼眸里闪着水漾的星子
我不记得棉被的样子,不记得房间,不记得你的样子
一切都溶进一泓路灯的光影
世界只剩下橘色
 
我17岁
星期六的学校很静,只有零零碎碎的步操口号声
我们在食堂,天空微蓝
有彦宏学长,廖老师,毅辉,还有我的辩论队友,颖璇逸腾淑芹骏捷
不管接下来相互认识的时光,如何改变我对他们的看法
那抹天际的粉色,微暗的校园,那傍晚的光影
像水一样流动着
 
我堆砌的城堡里,流动着很多不一样的光影
通常我不会记得太多,只能记得当时的天色,当时的光
仿佛一切的景物终会褪尽,只剩下模糊的一团光晕
我只能不断的,像这样用文字堆砌围起来
企图不让这些流光消逝
 
有时我喜欢拍照,感觉每一张照片都是一口时光的容器
承载着凝滞的时光,不动
偶然我用手机拍了张小时候的照片,并且放在msn的头像
结果表哥突然跟我说,
“嗯?怎么是你小时候的照片?你抱着的那只老虎是当年我送你的呢”
阿…我怎么会忘了呢…
我好想把这些记忆留着,未来什么时候也能拿出来,取暖
 
有时我喜欢翻看人家的皮包
是因为里头总藏着一些时光的碎屑,生活的灰烬
有些干瘪的收据会扭曲折叠在夹格里
有些用纸钞折成的心形会塞在暗袋
有些ic和儿时的照片会放在透明夹层里
有些cybercafe、漫画社的会员卡会告诉我这个人的生活
有些纸条,一些文字……
这是皮包内的城堡,封锁着流动不止的时光
 
前阵子才整理储物室
那才是我见过最大的城堡
好多好多时光的碎屑原来就蜷缩在黑暗的小房里
小时候的玩具
小学的簿子、稚嫩的字迹
一堆成绩册、早已泛黄的《知识报》《星星报》等等
(爸爸带我去放风筝,教我游泳,饭后散步的流光
傍晚,夜空,路灯……)
 
城堡里的光影不禁再次晃动了。
 
 
 

麻木。

今天很早就听诗莉说:“文学奖要公布了”
但是我还是没有特别的喜悦或者任何情绪
顶多只是觉得如果我一项都没有中的话
我应该会很难过吧
 
1点放学跑去数理会室
遇到景皓
景皓说:“哇,文恬,你拽了罗!高三理一不爽你了啦!今天apple廖说,田俊的水准直逼陈文恬”
我一听,直觉就是,好啊
田俊进步很多呢,若没有记错,他是第一年写诗呢
但是我就不明白了
景皓说的意思好像不是这样
他说:“apple说田俊的水准直逼你的,代表你还是比较厉害的那个!拽了啦~”
我这才恍然大悟
他是这个意思 = =
不过,对于这些
我已经很麻木了
真的不是在拽,我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接下来
上华文课,老师给我作品叫我回去重打的时候
她说,去年有个来讲评的人患骨癌过世了,男的
我想了想,不是孙松清吧?!他前几天还跟我email的,touch wood
再想了想,阿,那个评小说的?!
还这么年轻啊!!
他叫做黄子荣…默哀
愿他一路走好
http://zejing2004.spaces.live.com/
他的Blog…哎,这么有才华的文人阿…
 
那时还记不起他的名字,还真有些内疚
会不会哪一天我死了,谁也不记得陈文恬这个人呢..
就这样想着想着…
 
后来,朋友说收到风声
我是新诗组第一名
老实说,我是真的真的半点喜悦感都没有
可能很多人会觉得我在骄傲或者炫耀什么的,你们继续你们的想法,i dont care
我只是很麻木的站在那里
没有半点笑容
麻木
是的。麻木。
 
我记得当年初二我知道我拿奖的时候
哪怕是一个小小的佳作
也很兴奋
 
我记得深夜我坐在桌前
用水彩画太阳花的时候
喜悦像泉涌般混进我的画纸
 
我记得弹钢琴的时候
手指在黑白键上飞舞
喜悦像一颗颗音符那样跳跃一整个午后
 
我记得今天放学我跟阿闻一起吃冰聊天
在食堂的时光有红豆冰的甜味
还有一些喜悦坦然的晒在4点半的金色阳光下
 
我记得
陈文恬不是那么复杂的女生
 

本周札记

  • 事不关己,己不操心,是一种自我保护模式
  • 发现自己太多手多嘴多事了
  • 沉默有时带来的是好处
  • 还有1个月考试,4个月spm,5个月高三,1年又三个月统考,一年半毕业
  • 《青春祭》原来是部电影,决心要看
  • 学了一首顾城的诗,要背起来

      青青的野葡萄
  淡黄的小月亮
  妈妈发愁了
  怎么做果酱
  我说
  别加糖
  在早晨的篱笆上
  有一轮圆圆的红太阳


中学生涯的最后一次运动会

运动会前一天
我们正为螳螂添上最后的漆身
整手都是绿色,没关系
我的血也是绿的
咱们的组长骏逸说
“我倒不是很注重那本点名簿,来到这里帮忙最重要是心”
很感动的是
彭伟明老师已经辞职了,但是他还是跑来青队帮忙给意见
看得出他真的很用心
当然还有叶国平老师
他说:“你们不要把我当老师,随便吩咐我做”
并且看到他蹲在地上帮忙弄东弄西的
感动就从那一瞬间在心中凝聚了
 
我努力的为青队忙了一整天,一直到晚上10点
看到其他营地已经准备好了,而我们还处在乱七八糟的样子
还是很担心,第一次这么爱青队
我记得橘色的路灯下
大家耸动的影子还在为青队忙碌
不舍得离去
真的很感动…青队到最后这么团结
 
评判来的时候
一直为我们的水墨画和隶书赞叹不已
显然这已加分不少
有个裁判还特地嘱咐我们不能把水墨画丢掉,他要带回家
后来听闻有个裁判给我们93分
再后来听闻有人看到很多裁判都给80多90分
阿….青队!!!
终于能一洗前耻了
想当年初一,红队的朋友正自豪的展示他们的龙时
我们的营地却一副残破像,运动最后,布置也最后
当时也已经盛传青队会拿第一了….
但是还是有些担心
 
后来颁奖仪式
大家high翻了
“布置组第三是紫队!!!第二是黄队!”
我吓了一跳…
怎么会这样呢
红队呢….如果红队拿了,我们岂不….
冠军是谁呢?!”
青队的同伴们摇着旗杆,呐喊“青队!!!!”
没关系,我知道
奖项是结果,就算输了结果
我们还有一起呐喊,一起欢呼,一起挥汗做工的团结过程
这才是最美的。
“螳螂!!!恭喜青队”
大伙高高扬起青队的旗,冲向颁奖台
阿!!!!眼泪已经在眼眶了
真的很感动
炜庭已经哭了
这些日子以来的辛苦,那多年都拿不到的冠军…..
庆阳兴奋的拿着奖杯,冲向青队
接着,晓君哭了…
是啊…眼泪和汗水混在一起,为着青队!!
 
最后其他队已经善后完毕
我们还依依不舍的在螳螂和玄关拍了很多照片
嗯….中学最后一次运动会了..
记忆中的青队….
 
听说丽仪哭了…
红队真的很可惜
怎么说…那尾尾栩栩如生的鲤鱼实在也比到最后才赶工的梅花鹿美多了
这是大家都认同的
但是…犯规终究是犯规,我觉得不应该去怨那个报水的人
那换个角度想,如果黄队也留了一大把人下来守夜帮忙
处在黄队营地旁边的红队如果只留了4人守夜,也会十分不爽吧?
就算不会报水,也会到处去传,对不对?
就如同红队的健儿们十分不爽蓝队大队接力时推人那样
将心比心吧,愤怒的红队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