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点美好的事

  1. 下午,我在房间里快要昏睡下去的时候,爸爸就从外面走进来帮我开风扇 >_< 他以为我睡了
  2. 我原本是不能去毕业旅行的,因为从小到大,热爱海洋的爸爸已经带我去tioman岛不下3次。今早跟伟哲说:“伟哲,我可以去毕业旅行了耶!” 。结果杰雄言冰伟哲还有周围的一些同学,竟然wow~拍手耶。 噢,有点感动~ =D
  3. 在我很down的时候,还有人讲很多东西安慰我,谢谢~~~
  4. 我到现在还不会驾车,可是却坐了很多顺风车。我记得有一次杰雄说:“哇,单独载最多次的女生,好像是    你leh! ”。谢谢伟哲、金茂、576、伟业也载我n次了,谢谢你们!当然~~~~~~还有整天因为我有补习、放学、钢琴课,所以载上载下的妈妈   >_<
  5. 我在寻找外援,要别人帮我评诗、散文、小说的时候,谢谢治成,即便是在考试前几天也帮我读诗。还有长久以来帮我看诗的一个老师,还有一个学长。谢谢你们,替我在文学的路上点了一盏盏明灯,虽然  我老是写不出好作品,但是很真心谢谢你们 >_<
  6. 谢谢杰雄。坐我前面的日子不太好过,因为一直被我从后面轻推椅子,问数学、问物理、问力学、问化学、问八卦。哈,谢谢你。也谢谢伟哲鸿凯,每次补阿振坐我旁边也不太好过,因为我很笨,会一直问你们。谢谢 >_<
  7. 谢谢育远,虽然你以前很讨厌我,虽然你很废,虽然有时我跟你斗嘴,可是有一次去做布置的时候,我的  水龙头鼻子发作,我什么都没说,你就主动拿了一整卷tisu给我 ~ 还有坐我附近的伟哲,因为每天都带住tisu,所以贡献了我不少tisu @@ 呵呵
  8. 谢谢张彩云老师。非常非常感谢她给我的鼓励和肯定。如果没有错的话,去年我高二第一次搞辩论,还很  懵懂,而且第二场就输给高三理1,但是你推荐我去校队,让我走上辩论这条路,学了很多很多很多东西,让我敢站在台上发言,让我有双面的思维,让我学到了很多额外的知识。而且因为有辩论,才有那个学长教我这么多东西
  9. 谢谢言冰、翊凌、伟哲、金茂、杰雄~我在你们讲的“强迫症”发作的时候,给我捏手,给我一拳打在手臂上     ~不痛的,不痛的,一点都不痛的,对不对 ~~ 呵呵
  10. 谢谢学务处~~~
    因为……

我现在变成一个蘑菇头!
简直跟我小学的时候一样~几可爱都有~~哈哈
居銮蘑菇中学,现在正烹调一锅蘑菇汤 ~  一颗颗蘑菇走来走去,清纯可爱八~ XD
很喜欢蘑菇欸~

Photobucket

p/s: 惨了,越写越长。。。还有好多好多想感谢的人耶,不知道要怎么回报你们 >_< 下次再写~


怡君姐点名噢~~我的desktop

        被怡君姐点名看看我的桌面,那些问题有点懒惰回答~~~。登登登登,我的桌面长这个样子拉~~

        这个桌面是有一次兴起,跟阿闻msn的时候画的。那堆文字乱写的,最近特爱画卷卷的东西。不过到最后我没send出去,也不知道为什么。print screen下来,放去paint放点颜色,涂涂改改,就是我的desktop了。

        桌面有个folder叫做rubbish,有什么很麻烦的,不懂怎样归类的文件就放进去,跟把地板的垃圾都扫进去地毯,很类似=。=

        桌面有点拉杂啦。不过我换desktop的频率是很高的~花心种~ =D

desktop


wow~~学艺展

流水账之必要。抓住18岁的光影。        

           为了配合九十周年,学校举办了学艺展~~!兴奋的neh!

           我这组原本是负责水果电池的,无奈水果电池电力很微量,也很快就low batt 了,而且把番茄、柳橙、柠檬洒一堆黑乎乎的碳粉,也很gao wet一下,所以放弃。仙姐就拿来磁浮UFO给我们,那个还吸引了不少小朋友。我转那个UFO,转到我的食指拇指都要破皮了。阿北转了2个小时,直接长茧niao~

           另外一个热电偶实验,我想到的标题“测测你的内功”果然有效,不管aunty uncle还是ah boy ah girl都摩拳擦掌,把手掌砸向铜片锌片,测看自己的掌心热量有多少微安培。我为了示范给aunty uncle们看,证明真的不会被sot到,3个小时下来,把手掌的角质层都磨掉了,回到家浑然发现我的手掌很光滑,哈哈~手掌热量产生的电流超过10微安的,附送巧克力一颗。我跟怡君的热量特别多噢,到15微安leh~好像女生的“电量”都比较大,老师问我:“文恬,你有几个男朋友,电量这么大的!” =。= 冒汗。几乎没什么人超过10微安,不过我都“偷”送巧克力给可爱的小朋友们啦。

           历史地理的展品也是美的lor~ 一定花了很多心血。哪里像我们,
那个磁浮和热电偶都是现成的,哈哈。我晃去化学实验室的时候,看到华姐和一个“中学生”在聊天。还请他帮忙拍照,结果,原来人家已经是化工系博士了o
my god.. 做么他整个白嫩嫩,不老传说样的18岁??要跟他讨教讨教~我逛来逛去,原来物理实验室最多人噢,仙姐不懂几高兴那边。物理实验室整个闹哄哄,附上几声大声公比赛那边的尖叫,我家小弟134.3分贝~~荣获冠军啦~我才133.5分贝而已~~我家训练出来的都这么geng。 XD淑君言冰他们的连续喷泉很美,紫色青色的neh~ 张翰荣也很搞笑,他们那组最high,一直Magic magic这样,还说按破那个玻璃,送药膏纱布一卷 =。= 函洁说她遇到一个童言无忌的小弟

函洁表演完后说;“是不是很神奇?”
小弟说:“是咩?”
函洁不甘心说:“你看,那个箭头倒反了,很神奇有没有?”
小弟说:“没有leh..”  晕~

          华文学会展出n年前的传火,意外发现马华文人刘艺婉、副刊编辑蔡兴隆和卓衍豪、台湾的散文家钟怡雯等人的作品,还包括妈妈整天去看的中医德舜写的《浮世情怀》。原来大家都有中学情窦初开的时候,不管是看起来理性的,还是凶巴巴的,还是一副uncle样的。真是甜美的回忆,可惜我离那种单纯越来越远了噢。我问apple可不可以给我那些传火,apple说:“哇,这些都是珍藏了neh,硕果仅存的一本”。说到传火……惨,我的征文还没写完=。= 怕apple跟我催稿,我迅速闪人。

         途中遇到ah paul。我原本以为他不会记得我,因为认识他是去年4,5月搞辩论的时候了。他却直接叫我名字噢,感动 >_<

我说:“哇,你还记得我名字啊!”
paul说:“当然罗,你这么有名。我有看你的文章噢。”

我冒汗……惨,我这时马上想起星云上次刊登的《又是四月》,结构烂到不行不说,我还是为了应付apple才随手写的。哎,下次要用心点写了=。=努力啃玻璃。

        看到治勋和启正有回来很开心~~他们好像刚刚考完试赶回来。不过他们一下子就不见掉了。eh….跟我买完固本才走leh,哈哈

       


摘录:星云法师《活得快乐》

       经常有人告诉我,不知道活着干嘛,问我为什么要活着。其实包括我自己在初中的时候,也想过这样的问题。我也回答不出来。同时,我四周围也不难看到一些很自私的人,当然很多人大可以高呼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这样的一个“为己”,处处计较只为自己,其实更造成了自己的不快乐,这还是“为己”吗?

       今天我翻到星云法师的《星云禅话》,觉得《活得快乐》篇真好,即便不是佛教徒,这篇还是可以看看的,他把上述的两个问题都表达得很好。

       有三个愁容满面地信徒,去请教无德禅师,如何才能使自己活得快乐。

       无德禅师:“你们先说说自己活着是为了什么?”

       甲信徒道:“因为我不愿意死,所以我活着。”

       乙信徒道:“因为我想在老年时,儿孙满堂,会比今天好,所以我活着。”

       丙信徒道:“因为我有一家老小等我抚养,我不能死,所以我活着。”

       无德禅师:“你们当然都不会快乐,因为你们活着,只是由于恐惧死亡,由于等待年老,由于不得已的责任,却不是由于理想,由于责任,人若失去了理想和责任,就不可能活得快乐。”

       甲、乙、丙三位信徒齐声道:“那请问禅师,我们要怎样生活才能快乐呢?”

       无德禅师:“那你们想得到蛇呢没才会快乐呢?”

       甲信徒道:“我认为我有金钱就会快乐了。”

       乙信徒道:“我认为我有爱情就会快乐了。”

       丙信徒道:“我认为我有名誉就会快乐了。”

       无德禅师听后,深深不以为然,就告诫信徒道:“你们这种想法,当然永远不会快乐。当你们有了金钱、爱情、名誉以后,烦恼忧虑就会随后占有你。

       三位信徒无可奈何地道:“那我们怎么办呢?”

       无德禅师:“办法是有,你们先要改变观念,金钱要布施才有快乐,爱情要肯奉献才有快乐,名誉要用来服务大众,你们才会快乐。

       信徒们终于听懂了生活上的快乐之道!

       禅的境界是自主、解脱、安静、快乐,但禅也是促进快乐的泉源。钱少没有关系,只要有禅,禅里的宝藏很多;没有爱情,禅里有更多美化的爱情;没有名位,禅里的名位更高,只是禅者,重要的是改变观念。


前途茫茫

          “你不觉得我们都前途茫茫咩?”agogo问我。

          昨天分下一本厚厚的《升学情报》,班上同学都迫不及待翻看。“你以后要去哪里读书?”也总成为朋友们茶余饭后的话题。原本呢,我的方向是心理医生。可是岂知要做心理医生,得先挤破头塞进医学系,然后再专科精神科,才能完成我渺茫遥远的梦想。而且成绩册上难看的理科分数,总是在打击我的信心。台湾大学们的医学系,一年就收可怜小猫两三只。医学系的门槛之高,我只能望门兴叹。我理科基础也不稳,很多时候我只在做表面功夫,解题目,而后记下解法。实际上如果那些题目变化多端,又压根没看过,我就很可能解不出来了。这时不禁让我想起马来西亚几栋政府大楼,地基架构不稳,门面粉刷到高雅华丽,但却一夕之间倒塌到比零八郎,跟我可悲的理科分数一样,顺便敲醒我天真的脑袋。理工科??医学系??你就想。

          原本觉得外国月亮确实比马来西亚大且圆得太多,想好好见识西方世界的文化底蕴,开开眼界。但是这么“开开眼界”,费用就比其他国家贵上好几倍。乖乖,医学系要读很多年的呀。
毅辉就帮我算过,等我毕业再实习完后,我已经变成32岁的aunty了。妈妈说,32岁嫁不出去,就拿去lelong lelong好了。=.=我一边拿着计算机换算每个国家的学费,一边冒汗。再算算,我还有两个妹妹和弟弟要读书的咧。

         捧着厚厚的《升学情报》,越觉它沉重。高二物理力学高数可以都100的agogo这种神人,也要说前途茫茫。那我是哪一根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