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诗玩玩

呵呵,妈妈前几天才买了一本笔记本给我,虽然封面不是我喜欢的小熊维尼~可是  线条宽度刚好,纸白白滑滑的,又可以随手撕 >_<  超有feel写东西的  =]

另外看回自己以前写的《有没有人像我》发现自己写诗写得久了,创作出来的东西很严肃正经,格局语言一律,好像套公式。实在是受够了~!反正又不是拿来参加文学奖,反正只是写blog,所以想纯粹写诗玩玩。我把《有没有人像我》写多一次,内容换掉了。

用过nokia手机的古老版应该记得贪食蛇这个游戏,这首“诗”是从台湾的诗坛得到的idea。咳,我的字是有点丑的。辨认不出的字,就自己猜一下罗 @@

这两首写得挺开心的  =]
我们写诗是玩玩的


《有没有人像我》
有没有人像我
指甲变长就受不了

有没有人像我
下雨还跑去草地
玩水

有没有人像我
178岁的人了还喜欢
跟弟弟一起看卡通

有没有人像我
夹菜给妈妈
妈妈还会说今天要中头奖了

有没有人像我
宅女宅到忘记
红屋老井茶馆怎么去

有没有人像我
喜欢手上拿着钥匙
叮叮当当

有没有人像我
不喜欢msn
contact上面
space
update的闪闪小黄花

有没有人像我
上课上一半想起
德布西的clair
de lune

有没有人像我
习惯把你的blog
tab
我的Blog隔壁

有没有人像我
会把你说过的话
写进笔记本里

有没有人像我
太兴奋睡不着所以
写诗玩玩

—–

《贪食蛇》

Photobucket


~s3s1庆功宴~

我喜欢婉婷楚儿蕙彬跑来我们的庆功宴

我喜欢一起跑上台喊着唱《恋爱ing》的大家

我喜欢《草原之夜》来来来的寿星公博士

我喜欢大家一起叫女高音仙姐唱歌

我喜欢agogo唱小薇有我们的配乐婉婷阿~你可知道我多爱你

我喜欢adi印尼腔中国调的小薇

我喜欢学伍佰唱《浪人情歌》

我喜欢跟10合唱《轨迹》时偷偷不出声,听对嘴的10唱歌

我喜欢金茂走音走到天王星去的《屋顶》

我喜欢文豪腼腆的唱《爱爱爱》 (矮矮矮?!)

我喜欢hamjun杰雄征葳超chiopoping

我喜欢yy妈妈一鸣惊人的邓丽君

我喜欢yy哥哥差点破音的《冲动的惩罚》

我喜欢其实很闷骚的杰康

我喜欢比中指的576

我喜欢帮我们打理食物的诗莉伟哲

我喜欢男生一起tan椰壳

我喜欢和10淑君抢着跟伟哲拍情侣照

我喜欢金茂拿着香槟主席致词

我喜欢大家一起yamseng

我喜欢一大桶喝不完的白开水口味果汁

我喜欢男生女生一起打架救子会

我喜欢我们high到喘不过气,没有气唱歌很累很累

我喜欢很多平常不唱歌的人都一起上台唱歌

我喜欢s3s1we had joy we had fun we had
season in the sun

我喜欢在旺咔啦ok举行升旗礼一起唱校歌一起扮老辜

我喜欢we are the champion

我喜欢高三理1

我喜欢,我喜欢,我真的喜欢

 

如果,真的可以

给我福马林1000cc

我希望把这段回忆封成书签

藏进时光夹层里

偶尔翻翻,也能有s3s1的暖色调 =]

s3s1~万岁!!

 

 

 

 

 


生锈的情诗

我很久很久不写情诗了,目前都比较爱叙事诗中。我也很久没有太强烈的“情”,单身万岁中。所以完全写不出什么深刻的情诗。这首只是练习用,免得我生锈了(实际上是的确生锈了) =  =

—–
你身后的残影是一枚叶

你身后的残影是一枚叶
枯萎,没有颜色的

夏天为大地刷上青春时
你捧起玫瑰跳舞
雨水于是轻轻为叶梢泪,流
点滴成湖心的一只眸
瞧这星空瘦成了什么样子

月夜培植我们的影
我能不能向滑过夜空的鱼群许愿
映成深夜里的向日葵,尽管
逆时,黑
顺时,也黑

如果秋夜是宁静的
你仍是昂然的枝头,挂着
我这枚没有方向的叶
枯萎,没有颜色的
并装着好多风声
掉了

Photobucket



转载:梁文道 《蓋玆壯舉的背後—–行善作為一種興趣》

今天在副刊读到这篇文章,觉得很好很好。
有兴趣的,读读吧~

梁文道       《蓋玆壯舉的背後—–行善作為一種興趣》
摘自http://www.bullog.cn/blogs/liangwendao/

  我时常遇到一些把比尔·盖茨当偶像的年轻人。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告诉我,有一天我将在《财富》杂志的富豪排行榜上看见他们的名字。但是当我问到他们想借着
哪一种事业去获得此等成就时,原来的滔滔不绝却化成了片刻的沉默和迟疑。那是因为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功成名就,而不是自己的兴趣。

  
然而,当年的比尔·盖茨中途退学,与拍档保罗·艾伦出来闯荡江湖,他们有没有想过会有今天这种身家名利呢?同样地,史蒂芬·乔布斯在车库动手动脚,用木板
装拼出第一部苹果电脑的原型机时,大概也只是为了兴趣,觉得干自己喜欢干的事很过瘾。回首往事,盖茨说他那时的志愿是要每个家庭和每个人的桌上都有一部电
脑,而不是当世界首富。

  比尔·盖茨终于履诺退休,挟着巨大资金全身投入慈善事业。往日大家批评他反竞争搞垄断,是许多IT人心目中的魔王,可是现在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没错,
他几乎在每一个人电脑用家身上赚过钱;但他现在的作为等于是帮大家一起把财富转移到了第三世界的贫民和病患身上。面对如斯壮举,夫复何言?

 
于是再一次,大家又可以拿他当指标了,这回比较的对象不是充满野心的青年,而是那些形象不怎么样的中国富豪。许多论者借机批判中国富人的吝啬,可是,当我
们只是着眼于富人的道德责任与慈善的条件时,很容易就会忽略了其它有意思的议题。例如以盖茨为代表的“创投慈善家”的崛起。

  比起美国史上其它著名的大慈善家,新一代人最大的不同在于他们不只是为了抽象的慈善捐钱,而是对准一个具体的目标,然后以“创投”的心态注资其中,着眼长
期。一般创投基金的目的,是透过某种有发展潜质的事业获取最大的金钱利润,而“创投慈善家”则是借着一项有远景的非牟利事业赢得最大的社会公益。这一批新
慈善家不会被动等待别人来申请领款;相反地,他们主动出击。

  创投慈善家还有一大特色,那就是他们不会像前辈那样,等到人生快达终点时才捐献自己所有,仿佛自己对社会的最大贡献就只是财富。新一代相信自己的能力,觉得
自己既然能在商场驰骋,干起慈善工作也一样会充满创意讲求效率。所以这些人或者在事业的高峰期就急流勇退,转入另一个战场,或者身兼两职,谋利行善两者并
顾。如果说洛克菲勒那一代人身上还有少许新教伦理的影子,把财产当作证明自己获得“预选”的最大成就;这批创投慈善家其实是更俗世化的,以人间功业为目
的。

  印度裔澳洲名厨杰夫·甘比诺(JeffGambin)拥有一个餐饮帝国,还养了17匹纯种赛马与一辆劳斯莱斯。但是在45岁那一年,他毅然放下一切,改行
为街头露宿者提供食物;同时开设训练班,让游民得到谋生能力。甘比诺迄今已经协助了一千多名露宿者离开街头。每个星期有两天,他更会亲自下厨做饭给他们
吃。他说: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享受烹饪的乐趣。

  阿森纳的球迷应该还记得老将汤尼·亚当斯,他当过英格兰国家足球队队长,但也曾经是个酒鬼。退休以后,他发誓要帮助所有运动员解决自己的身心问题,不管那
是繁华褪尽的昔年明星,还是一辈子在下游沉浮的普通运动员。亚当斯开了一个慈善诊疗所,让沉溺于酒精和毒品的同行重获新生。他说:“如果连英格兰足球队队
长都能坦然面对自己的酒瘾问题,那么任何人都可以做得到。”然后他一边担任某些次级球会的教练,一边研究运动员退休之后的生活问题,立志要让他们开展第二
个生涯。

 
还有无数创投慈善家都把自己本业的目标从个人谋利转成了社会公益。没变的,是他们仍然留在自己的行业里:喜欢煮饭的煮饭;喜欢运动的仍然在运动之中;还有
些发展商则免费开发贫民住宅;而巴菲特則仍然以賺錢為最大嗜好,雖然他現在是為了慈善基金賺錢。在這个意义上,比尔·盖茨也从来没有变过,他始终是那个想
要改变世界的人;只不过他从前赚钱,如今行善。

  当然,也有许多人真真正正地转了行。可是,那种转行往往是为了重新拾回自己当年因为要赚钱而放弃了的兴趣。比如说e-bay的共同创办人杰夫·斯克尔
(JeffSkoll),童年梦想是当作家和编剧,离开公司之后,他专门投资拍摄许多深具社会关怀但不一定赚得到钱的电影,力图用故事去唤醒大众对社会不
公的警觉。比尔·盖茨就从来没有变过,他始终是那个想要改变世界的人;只不过他从前赚钱,现在行善。

  
我们的问题,不只是中国富人有没有这份慷慨,而是他们有没有一个魂萦梦系的课题,更是我们所有人有没有一份赚钱以外的兴趣与理想。一个有嗜好有理想并因此
发展出某种特长的人,可以在他觉得赚够了的时候,持续以自己的专长贡献社会,也可以在他还要为生活奔波的时候就兼职义工。许多国际非政府机构的义工都是平
凡的工程师、建筑师、护士甚至建筑工人,一旦有事,他们就奔赴灾区各展所长。慈善不需要富有,最普通的家庭主妇能够为孤儿讲故事,最平常的清洁工也可以去
养老院打扫(清洁或许不是兴趣,但行善却是)。

  在我们拿盖茨和巴菲特等人来比较中国新贵的时候,还可以参考一下英国。这个国家现在出不了多少财雄势大的慈善家,但是它有2600万人当过志愿工作者,这差不多是英国人口的一半。


转载:《我不知道》 李家同

这其实是用来勉励自己的一篇。

小时候,因为太幸运所以小学拿过几次第一名,接下来小学六年的日子里,排名也不会跌出10大。经常听我亲戚朋友称赞我,哇,文恬很厉害读书leh” 

到初中亦是如此,初中统考糊里糊涂的就拿了8A。如此一帆风顺的学业,让我很无知的以为成绩不好的人 = 不努力读书的人我以为只要去读书,成绩总会变好的。


是到高中理科,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我偶尔听见朋友无心地问:哈?你初中8A噢?!或者有的会说你以前不是很厉害的meh?” 这些话。我听了并没有生气他们这么说,因为他们的怀疑是很正常的。我必须承认我是很不聪明的,尤其是碰上理科后。别人一下子搞懂的定理、题目,我要花很多 时间,请教很多人才能搞懂。我花了整个月在做高数习题,我最好的朋友考前都没什么做习题,只熬一夜读完高数,到最后她高数90多分,而我却落得不及格的地 步。

这样无可否认,使我的自信大受打击,并且跌落谷底。佛陀说,痛苦是你的老师。一点也不错,挫折本身让我思考了很多问题,我终于体会到为什么有些人会“成绩不好”,同时也领悟了一些事。或许我可能一辈子都是丑小鸭,世界上永远都会有比我更聪明,比我出色的人。所以我现在还是尽量学我该学的,能够学习就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了。我虽然是理科成绩不好,但是我还是挺喜欢理科的。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候,一直这么想就比较容易知足常乐了。 =]

 

 

我不知道 ╱李家同

他永遠是個醜小鴨,因為他知道他其實對很多事情是弄不清楚的。所以他會毫不猶豫地說「我不知道」
……

我的教書生涯中,碰到了各式各樣的學生,其中兩位比較特別。張同學是資優班出身,從小就聰明得不得了,任何學問一學就會,念建中的時候,已經會自己寫編譯器;而陳同學沒有這麼厲害,事實上他來自一所比較不有名的中學。

為張同學帶著資優生的光環,他必須隨時隨地要別人知道他是很厲害的,你無論問他什麼問題,他差不多都會回答,我這一輩子就沒有聽他回答說他不知道答案的。 陳同學正好相反,他很少講話,而且他對問題的回答往往令人失望:他會說我不知道。不僅如此,他也特別會在課後來問問題,每次問題都是相當基本的,但這些問 題都往往使教授們一時答不出來,必須回家想一想才能回答。陳同學很少問問題。如果問,一定是非常艱難的問題。

他們都拿到了博士。張同 學因為在校內成績特別好而得到了美國大學的獎學金,一帆風順拿到了博士學位。畢業以後,他雖然未能得到美國頂尖大學的教職,但也在一所中等的大學教書。但 是,不知何故,他的教書生涯並不如他的求學生涯如此順利,他的升等也曾遭遇一些麻煩。而且他的研究始終未能特別傑出。對他而言,這實在很嚴重。有一陣子, 他得到了憂鬱症。還好他的太太對他非常好,他又及時地接受了宗教信仰,情形才穩定下來。他在美國是生存了下來,但是也只是生存而已,談不上有什麼好的成 就。

陳同學正好相反,他在台灣念博士班。拿到了博士以後,也是進入一所中等的大學。沒有想到的是他一直在研究上大放異彩。得到了好多 重要的獎項,大家都喜歡聽他的學術演講,他的國際聲望也直線上昇。有好幾次,他是國際著名學術研討會的主題演講人,也應邀成為好幾個重要學術期刊的編輯。

我是陳同學的博士論文指導教授,他有如此的聲望,我當然也沾了光。有時我覺得我實在應該好好感激這位高足。前些日子,我和好友洪教授談起 我們這位著名的高足,不禁有點好奇,不懂他為何忽然變得如此傑出。我們兩個老頭子,都快退休了。平時飽食終日,無所事事。所以有一天,我們決定輕裝簡從, 到陳同學教書的地方去找他。

陳同學教書的地方好遠,可是校園極大,附近好多風景區,我們摸進了學校,也摸進了陳教授上課的教室,我們 悄悄走進了教室,當然引起了一陣騷動,每一位同學都回過頭來看我們這兩位老頭子。陳教授趕快告訴大家,說我們是他的老師,因此是同學們的太老師,他叫同學 不要回頭看,應該乖乖地聽他講課。

教授講什麼,我們一個字也聽不懂,好不容易挨到下課,以為可以和陳同學話舊了。卻又碰到三位不識相的學生來問問題。前兩位陳教授回答得很順利。第三位的問 題顯得出乎陳教授的意料之外,他的回答又快又簡單,他說「我不知道」,他當時的表情是我非常熟悉的一副困惑的表情。問問題的同學,對於「我不知道」這個回 答絲毫不感到失望。他反而顯得非常高興,滿臉興奮,離去的時候還在吹口哨。

中午,我們的高足請我們兩位恩師吃午飯,大家聊得很快樂。回家的時候,有一位同學要搭便車,這位同學就是那位問了陳教授無法回答的問題的人,他是陳教授的博士班學生。他講了好多我們高足的故事。

說陳教授每次回答「我不知道」,同學們就會很高興,因為只要陳教授說他不知道,他一定要設法找一個答案,而由於陳教授一定要徹底找到答案,他們知道他們這 個研究群又找到了一座金礦,通常他們一定會有很好的研究題目,也會做出很好的研究結果來。難怪每次陳教授說「我不知道」,研究生就很快樂。

位同學還告訴我們陳教授的另一特色,陳教授是一位非常徹底的人。很多教授會引用一個定理,但懶得弄清楚這個定理是如何證明的。陳教授則不然,他一定將這個 定理的來龍去脈弄得一清二楚。如果有一點小問題仍使陳教授困惑,他會和其他教授與同學討論,直到他完全弄懂為止。所以當陳教授說我不知道的時候,也許他已 懂了百分之九十九,因為他仍然對一些細節不清楚,他就不會說他已懂了。陳教授雖然平時對學生很和善,但是不能容忍學生沒有搞懂就說已經懂了。如果有同學想 蒙混過關,而最終被陳教授發現,都會被罵。陳教授常常提醒學生,不懂某一點沒有關係的,不懂而又裝懂,最不可原諒。

我們一直好奇,為 什麼陳教授能成為飽學之士?其實這完全因為他天生就是一個謙虛的人,他承認他的無知,但是又肯做學問,一開始,他的確是醜小鴨,但是謙虛和他的認真,使他 成為天鵝。我們都知道我們的這位高足不是最聰明的人。直到現在,大家都說他學問好,但是從來沒有人說他「聰明」。

也就因為陳教授知道 他自己不聰明,所以他一天到晚請教別人,很多教授都有和陳教授討論的經驗。而陳教授最特殊的一點是,他常常請教研究生,有一次,陳教授在電話中和一位南部 的研究生談了很久,仍然不得要領,最後,陳教授只好親自開車去找那位研究生,總算將問題弄明白了,一直到現在,那位研究生仍有受寵若驚的感覺。

的同事有一天在校內接待一批來校訪問的資優學生,中午吃飯的時候,同事和一位資優生聊天,發現有一位資優生老是搶著回答問題,我的同事問他時間何時開始 的,他有一套說法;同事問他宇宙什麼樣子呢,他當然也知道,照他講,宇宙有點像一個甜甜圈,但好像是個無邊無際的甜甜圈。同事又問他宇宙以外是什麼,他也 有一套說法。最後我的同事說他本人完全不懂這些答案。那位聰明的資優學生表示有點吃驚。因為他早就知道這些答案了,為何一位老教授反而不懂。

我的同學恨不得告訴那些資優生,要成功必須先承認自己是個醜小鴨,可是這怎麼可能呢?人家已經是公認的天鵝了。

天早上,我得知我的高足陳教授又得了一個獎項,像他這種人,既不太聰明,卻有如此好的成就,真是特別。看來學術界比他聰明的人多得是,為什麼沒有人比得過 他?答案是:陳教授雖然已是公認的天鵝,他卻一點感覺也沒有,對他來說,他永遠是個醜小鴨,因為他知道他其實對很多事情是弄不清楚的。所以他會毫不猶豫地 說「我不知道」。對很多學者來說,這句話是不太容易說出來的。我們都要以天鵝的姿態在公眾面前出現,可是觀眾心知肚明,他們知道我們不是天鵝,只是不好意 思講出來而已。

 


转载:《一截铅笔》/ 刘金雄

《一截铅笔》/ 刘金雄

剝開我的軀殼
只是一支瘦瘦長長的碳

一支點不著,比燈芯不如
照不亮路
燒不熟一塊肉
的碳

可我坦白、誠實、不偽善
說我不圓滑我也承認

我有多少說多少
詞窮了就削掉一隻腳
結巴就削掉一隻手

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給我謊言我也圖不上色彩
給我千張畫紙
千山萬水也盡是
素描

至於那段被你偷偷擦去
竄改過的歷史
別人看不出來
可我
了然於胸


如梦幻泡影。

天空是灰蒙蒙的。

阳台的帘子被风吹得鼓胀,像帆。啪哒啪哒。

僵硬的宁静无限放大了任何细微的声响,例如正歇斯底里地跳动的心脏。你颤抖的指头扣紧汗水浸湿的枪支,与女同事一起瑟缩在办公桌下。

眼前那间办公房里有着某些令人恐惧的事物,不是尖牙利爪嗜血的怪兽,也不是惨白的僵尸活死人。是的,你根本不知道那里头有什么。但仿佛跃出胸膛的心脏每跳一下便告诉你,恐惧。恐惧。恐惧。黑洞无底深的恐惧。

女同事挣脱了你的左手,踩着高跟鞋便格拉格拉跑进那令人恐惧的办公房。你双眸瞪大了,你无助得想呐喊,但是声音卡在喉头间发不出来。女同事的身影消失在虚掩的门后。世界上只剩下啪哒啪哒作响的帘子和鼓动的心脏,还有孤独的你了。

于是你奔向阳台,想逃。可阳台下是灰蒙蒙的一片,太高看不清。救我……救我!哑然干枯的声音从你锈蚀的喉头响起来。

格拉格拉。女同事的身影忽然出现,并缓缓走过你身旁。

“你怎么没死?里面是什么?”你急切问。

“这是一场梦,如梦幻泡影。一切都不是真实的,跳下去吧,跳下去。你会飞的。”

于是你丝毫不思考便往下跳,仰头看见织着藤蔓和太阳花的蓝天。透彻的蓝天。

你会飞的。你会飞的。

你双手展开如羽瓣,轻轻滑翔。耳畔有音乐响起,是天空之城的配乐,是阿甘正传的配乐。

最终你坠在地面上,稳稳立着。

仰头,十楼高的建筑物消失了。视野内仅有织着藤蔓和太阳花的蓝天。太阳花微微转身,透彻温暖的阳光便从东方亮起来了。

 

——–

后记

这看起来像是无聊的小说拉。但是那是我真实的梦境,我是的确做了这样的梦。而现在,因为我用现实的自己俯瞰当时在梦境的自己,因而用这个代名词。

梦醒,我仿佛还能看见那一朵灿烂的太阳花被风拂动,还有一抹晨曦微微。整个人心情是很愉快的。这梦境,我的潜意识,似乎给了我不少隐喻。我立刻想起前一晚,自己还在看着有关于《金刚经》的文章

一切有為法

如夢幻泡影

如露亦如電

應作如是觀

这世间的变幻无常,一个现象如同梦幻泡影,一个现象存在的时间如露水,如闪电,不应执著。如果认为某个事物是永久不变的,例如说你可能认为“你的事业一直都很好”,但世事无常,事业不好的时候,就很容易放不下,让自己痛苦。

天空之城的配乐,和阿甘正传的配乐,也不是自己的潜意识胡乱杜撰出来的。还记得有人告诉我,天空之城里最令他感动的就是,当女主角从天空往下跃的时候,久石让的配乐就这么响起来了。这样的安排是很绝的,跟阿甘正传片头片尾一样,阿甘坐在公园的石椅上,一尾羽毛轻飘飘扬起时,那音乐也一起响起来了。剑魔说,每次听到阿甘的theme music就有想哭的感觉。

我恐惧的,我害怕的事物……

只是一个梦境,还是我过于多心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