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陳文茜專欄《給十八歲以下的你》

中國時報2009-01-15

封信寫給不知名的你或妳。

現在的你或剛進大學校園,或仍等待一關又一關的學測,好進夢想中的校園。

然而,二○○八年九月源自華爾街的金融海嘯,讓台北或高雄的你,開始迷惘未來。四年後人生什麼樣?十年後世界又是何種風貌?

十八歲,有些人已走了很長的路。

十八歲,林語堂也剛離開福建鼓浪嶼,前往上海聖約翰大學就讀。

林語堂本是福建漳洲旁小村落龍溪的「土孩子」,改變他一生的,是父親從小給他的國際視野。破落的龍溪鄉下,有位長老教會的牧師,自小以中英文自學教導他的兒子,並諄告「長大定要念世界一流大學。」

自幼起林語堂即離鄉寄讀鼓浪嶼中小學,一個動亂的中國,一個看起來毫無希望的鄉下孩子。他忍受了童年的孤獨,藉由一塊偶然開放的鋼琴之島(鼓浪嶼別名),與世界悄悄連結。

他的同學裡有英、法、葡、西…各國領事小孩,林語堂沒為他的孩提時期留下太多紀錄,唯一惦記在心的是父親的話,大海的另一邊是另一個世界,「要讀世界一流大學」。

林語堂後來實踐了父親的夢想,先留美於哈佛,再留德。

他是世界上第一位華人《紐約時報》暢銷書排行榜作家,其作《生活的藝術》(Importance of
Living)連續登「紐時」榜首五十二周,文字行雲流水,語帶幽默。

嚴苛地說,他的文學造詣比不上同一時代的沈從文、魯迅、張愛玲甚至辜鴻銘,但他在世界文壇地位遠遠超越同輩,只因他擁有的世界觀,尤其以英文書寫的能力。

 

 

十八歲,霍金還在足球場上奔馳;他沒料到數年後,自己即將罹患肌肉萎縮症。就讀英國牛津大學博士班時,他的腦神經已開始明顯受損,一天比一天不會說話,一日比一日手腳萎縮,直至我們今天看到的「怪物」。

蜷曲於特殊設計的輪椅,霍金二十五歲後只能透過合成器發音,與世界甚至宇宙溝通。

十八歲時的他,及時抓緊了青春,滿街追逐「女生」、踢足球;他一生相信,這世界最大的謎就是「宇宙」與「女人」。往往閱讀完愛因斯坦的物理著作,左手一擱,右手就拿起王爾德的「敗德」文學,探勘那女人究竟怎麼回事。

 

 

十八歲,巴菲特已賣過口香糖、二手高爾夫球、爆米花…買進股票,賺了一筆又賠光…並且當過送報生。

他不喜歡桿弟類的勞力工作,但熱愛送報生的生涯。他擁有一條送《華盛頓郵報》的路線和兩條《時代先鋒報》的路線,兩報立場一左一右。

每天送報前,他總是同時閱讀支持羅斯福與反對羅斯福的新聞論點,然後沿途「一個人工作,自己想通某些事」,除非那個路段「有隻惡犬」。

巴菲特出生於一九三○年八月,算起來他娘懷胎時正巧一九二九年十月大股災前後;更倒楣的還在後頭,他十一歲某個星期天,一家人剛做完禮拜開車返家,廣播突然插播「日本襲擊珍珠港」,車上一陣騷動。從收音機巴菲特得知二次大戰就此開啟,更大的災難要來了。

巴菲特的父親是他心目中的「大人物」,為了反羅斯福,還曾絕望地投入一場必輸的眾議員選戰。母親會彈管風琴,但平時只要一開口,對孩子盡是負面攻擊語言。巴菲特傳記作者發現他常大談自己的父親,或「父母親」,但絕不單獨提到「媽媽」。

他的友人則回憶,巴菲特自小蒙受母親的語言羞辱,這是他長大後既需他人安慰,也冷靜無情的動力。

一個沒有太多愛的孩子,對世界擁有很多夢想,但沒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對巴菲特而言,如果母愛都不可信賴,長大後誰能輕易信賴?冷靜看「財報」,一切「眼見為憑」。

這是股神的童年故事,時代與家庭讓一個十八歲的孩子過分早熟,但也學得五十歲的人都學不到的人生智慧。

 

 

十八歲的你是健康的,而世界的經濟是生病的;十八歲的你是青春的,而台灣的政治是衰老的。

 

十八歲,學學林語堂,愛你生長的地方,瞭解你受教的文化,但別被故鄉拴住一切,勇敢地往前走,往更大的世界探索。

 

十八歲的你,學學巴菲特,把童年的遺憾當作人生歷練,愈嘮叨的媽愈能歷練冷靜抗壓的投資之神。

 

十八歲的你,學學霍金,及時享受青春的美好,人生有太多不測,別盡苦惱華爾街發生什麼事,抓住青春的尾巴,熱愛你的生命。

 

十八歲的我,發生中壢做票事件,世界正歷經第一次石油危機。衛生紙遭囤積,沙拉油也被廠商炒作,漲了十倍。上廁所擦屁股都是番奢侈,今天想來,還真覺有趣。

 

我最遺憾的是十八歲前沒把英文學好,無能以英文書寫;沒環遊世界,趁年輕闖蕩天涯。最高興的是大一念民法親屬篇,知道女人一嫁,什麼都沒,並預知法律不適合我,畢業後早早轉行。

 

 

欣羨年僅十八歲的你或妳。


曾听梁文道说,芬兰的教育成功在于让芬兰的孩子们都拥有广大的世界观和自主的庞大阅读量。

芬兰学校怎么教英文?他们把课室模拟成联合国,让小孩们个别领养联合国中的各种部门和国家,然后让他们用英语来场联合国会议,他们必须找好资料,比方像:如何运用资金,这个国家的经济状况、外交情况等等。

当芬兰小孩在熟悉掌握世界概况时,我们的同胞还在写纸条恐吓卡巴星曰:“马来主权至上!休想诬蔑崇高马来主权,否则杀你全家!”

不要说世界概况,就连本国时事进展如何(有人还不知道霹雳已经变天了)都不清不楚

即便是熟悉时事的朋友,也仿若愤青一般不顾逻辑,发表极端言论(在“家里”网站随手拈来就是一大串)……..


Advertisements

给我2分钟10秒的感动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铺天盖地而飞翔地鸟群,一只正在学飞而掉落在枯叶堆的雏鸟,在雪地爬行的北极熊、企鹅……会特别动容
期待 =]

关于沈老先生,我想说的是……

转载自:http://www.got1mag.com/blogs/johnrock.php/2009/02/08/title-8

《好正(一)》莊若

二月六日那天,噩耗有三,一是利物浦隊長澤拉特受傷,二是霹靂變天,三是沈慕羽沈校長逝世。
稱沈老為校長,因為他確是許多馬六甲人的校長。平民小學。我一年級到五年級(1969-1973)時他是校長,六年級時(1974)他退休,由班主任陳老
師接任(陳老師不曉得現在可安好?他身裁比較「圓」,但與沈老一樣,都騎腳車上班。)千禧年我回到馬六甲開「椰子屋」的時候,有時在紅屋前遇見沈老(他任
職的保險公司就在左近。)等車;不禁有點高興。他老人家,終於肯聽後輩勸告,不再騎腳車了。

馬六甲人都很尊敬沈老(因此,對葉後輩他不聽沈老教訓,也很生氣,不敬老尊賢,怎能當諸蕫之總呢。)記得有一回與已故摯友馮廷強搭長途巴士,巴士不知何故
停下。馮廷強往窗外一看,急急跑下車去。我也跟著往外看看,原來沈老站在路旁,馮延強下車,不過是去跟他握手。值得一提的是:馮君從來沒受過沈老教益。他
只是發乎赤子之情而已。你可能會問,為什麼我那麼冷淡,沒向老校長問好。答案簡單:我反應遲鈍吶,當發覺時,巴士又將開行了。

沈老不只是我的校長,他也教過我(嘿,我可比林冠英更早聆聽教益。)我小學時讀A班,公民課都是沈老自己教的。另外,還有每一天的集會(是的,每一天。不
是週會。)他都上台演講。五年級時參加州際演講比賽,每一天我都站在講台上,練習沈老親自寫的演溝稿,給台下小朋友聽。演講稿印象深刻的有一句:「威武不
能屈,富貴不能移。」嘿是的,沒錯,我們平民小學的小朋友,自小就會念這些了,難怪甲州火箭那麼強。我小學同班同學,除了我之外,長大後幾乎都是精英(中
學分散各校,成績都是各校頂尖的。)例如;我最好的同班朋友蕭成虎,小小年級就懂得告訴我,他最尊敬李霖泰了,說李先生車後放著一架打字機,永遠準備為民
服務。當時的李先生,真是雄姿英發呀。至於為什麼從以前的李先生到現在的許小姐,都不斷有「棄明從暗」的事情發生,自然是沒有人需要反省的,反正都是別人
的錯。政治這東西,我也不懂。
那一次的州際小學演講比賽,我後來沒參加。大概是演練不好吧?最記得的是,沈老召熊姓小朋友到校長室,溫和地向他解釋不被選中的原因;大意是:「你現在才
五年級,明年還可以再參加。其中一名同學已六年級,今年是最後機會了。不妨給別的同學機會。」當然,熊同學很不甘愿,可是後來也不記得,為什麼六年級時,
沒再參加演講比賽?因為隔年沒舉行?依他小時逢比賽必參加的習性,簡直不可思議——多年前,我曾在《中國報》專欄寫過此事,感慨的是:沈老對每一個人都持
平公正,就算是一個小學生演講不入選,也會親自交待,不傷小朋友的自尊心。他是把小朋友當大人看侍的。

沈老以書法聞名。小學時,拿起班上小楷練習簿一看,幾乎都是「沈體」。這種書法我也會寫,一邊細一邊粗罷了;說來簡單,易學難精。可能因為我祖母是老師,自小就有碑帖臨摹,有自己的美術觀點,反而沒學沈老(至於為什麼後來我的書法那麼爛,我也不知道呀)。

馬六甲「椰子屋」有一回協辦書法展,沈老前來開幕。我與愛偉趁機要求沈老題個店名。那副字我仍收著。我也不記得是那一次,還是另一次帶謝有錫院長夫婦去拜訪,是最後一回見沈老?

老實說,對沈老的去世,我並不感覺難過。因為九十六歲,真是榮壽喜葬,他可以做的,都比其他人多;他可以得到的尊敬與榮譽,都是他應得的,人生在世,夫復
何求?他是那時代的正氣象徵;一個堂堂正正的男子漢,真正的「威武不能屈,富貴不能移。」以前的人,真是說到做到的;不像今人,連說都不敢說呢。


最近在处理升学的事情时,经常心怀感恩,因为手持着UEC的文凭,也因为完成了12年的中文教育,因此文凭在中港台特别特别吃香。连清华大学都特别保留了50个免试保荐的位子给UEC的考生。听许多留学中国学长说,马来西亚华人在中国大学里的外籍生中简直是神一样的,外籍生永远搞不清楚为什么马来西亚华人怎么这么厉害,中文又流利又好。

当然,沈老先生,甚至是华教给予我的,远远超过于一张文凭给我的好处。我认为受到中华文化的熏陶,绝对绝对是最大的收获。

那天办完升学的事情后,走出校门,微微抬头,看见居銮中华中学的牌匾。嗯,沈老先生的字迹。心里有些激动。

在这里,为沈老先生默哀。愿他一路好走。Red rose


症状

我是无可救药的夜猫子

症状:

  1. 记忆力衰退到一种地步。
     

     车上。

我问:为什么要去这边阿?
堂哥答:因为要载人

五分钟后……

 

我问:“为什么要去这边阿?”

堂哥:“……”

 

2.      看着琴谱。
音符明明是A,脑里自动翻译为A,但手指不知道怎么偏偏要弹去C。如此反复重复3遍。

明明写好了转成bass clef,我也看见了,明白了。在几个rest过后,我的手指又发挥神奇功能,自动弹回treble clef直到crash
tone
才醒觉。如此反复重复34遍。

 

3.      想喝水。于是走到厨房去。望望四周,跟老妈闲谈两句后两手空空走回楼上,坐到电脑前。口有点干。哎?!我刚才不是要下楼喝水吗?!!!!!!

4.  跟函洁重复讲了两次《当时的月亮》的歌词,浑然忘了自己讲过。跟妈妈重复讲了两次北京中医药的大学排名比上海中医药前。

5.       11点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约莫半小时。开灯,决定看书,一看就12点了。关灯,继续翻来覆去。开灯,继续看书。关灯,翻来覆去。开灯,在这里打blog

 

 

 

 

我是无可救药,病入膏肓的夜猫子。

    


老师?!老师?!

之前应苹果老师的邀请,跟治成一起合作给了高三高一的同学一场小小的讲座。关于那场讲座,怕闷坏了大家,于是尝试放了一些流行乐歌词来吸引同学注意。但我发觉我太把大家当小孩子来教了(其实也只是大他们两三岁嘛)看着大家静静在台下不出声(其实就是咱们东方人上课的样子罗),我又反复像华姐那样问说:“你们明白吗?给我一点反应列!!”

所以这场讲座给自己的评分不高。

但苹果老师最近再接再厉,竟要我代课华文学会,一班初一初二的小毛头(其实我也就大人家5,6岁=。=),一直代课代到上大学为止。我心想,哇,不是吧?一场80分钟的讲座(还跟学长平分了呢)我还能车车大炮,要我车这么久的大炮,我可没有那么多料!

星期四就要到了。心里有点着急。一班55个人,我要怎么讲呢?文学这回事,是我自己看书,慢慢独自摸索出来的。既怕闷坏了他们,又怕误人子弟。

有朋友就给我建议说:“上学会嘛,不需要太认真,又不是上课,给他们写《我的自述》好了!” 
汗! @@

想要来点创意的教法,想要把文学讲活,想要让他们觉得好玩。为此特别注意芬兰这些国家的教育是怎样的。=。=  可是一直想不到有什么特别好玩的方法。

苹果老师还说我的教学方向就是,把他们教到可以拿奖!我晕

万一隔年他们嫌太闷,这班55个小毛头来个集体退学会……我就…… >_<!


转载:知不足◎林韋地

转载自  http://iamlimwooitee.blogspot.com

知不足◎林韋地

暑假時回到學校給高三的同學上了幾堂生物,本來我的概念是要從醫學的角度出發,講些有趣的東西,同時給他們一些有系
統的複習。學弟學妹都很給我面子,上課秩序良好,可是問問題時來來去去都只有前面幾個同學在回答,三分之一的同學都在呼呼大睡,雖說想當年我也很常上課睡
覺,所以也沒什么資格責怪他們,可是想到我這個年輕實力派諧星加偶像,上課竟然有這么多學生睡覺,我這顆充滿教學熱情的心靈還是很受傷啊,只好忍不住在上
課上到一段時候自嘲一下,一定是我上課太無聊了才會有這么多同學睡覺。這時一位女同學趕緊舉手發言安慰我,說那些睡覺的同學都是統考沒有報考生物的。

噢,
原來統考沒有報考生物,就可以名正言順光明正大在生物課上睡覺。噢,原來有這么多同學早就決定放棄生物。想起自己當初剛升上高一時,也曾很有理想地想當個
像樣的理科生,物理生物化學三科都很努力讀,結果到高三時漸漸應付不來,升學壓力又大,就沒怎么讀申請醫學院時派不上用場的物理,但統考時還是乖乖去考
了。進醫學院后,才感到慶幸當年幸好有稍微認真讀過物理,很多力學和光學知識,在醫學上還是蠻有用處,有了概念就不怕聽不懂教授在說什么;更重要的是,在
念物理的過程中,培養了自己的邏輯思考和解題能力。

雖說術業有專攻,只是讀得越高卻更明白其實什么東西都應該要懂一點。可是學校是社會的
縮影,而在現今現實的社會裡,學生也是很現實,考試有考的課文認真讀,沒考的閃一邊去,拿出筆劃個大叉。這些功利的學生長大后考到好成績,就被父母功利地
踢到醫學院,然后我們的社會還天真地期待從小沒念文學沒念歷史的醫生,會有人文素養,會關心病人甚于治療疾病。

也許真要等學了很多很多以后,才會懂得自己需要懂得更多,才能學會不去拒絕新知識吧。


观音阿妈says….

上海中医药 vs 北京中医药,哪个好咧

经过我敢敢打给不认识的学长姐,靠各种关系明察暗访等等取得的一番调查

上海中医药:
校园大
奖学金优厚,又不难申请(包学费、注册费、教材课本费、在中国本地旅行补贴钱给你)
与西医结合能力超强
校园生活很丰富,创办团体简单,很多马来西亚人都在里面high
被列入外国籍班,班上有超多韩国人还有不懂什么国家的人(他们看不懂文言文,成绩很烂),一般考试都很简单,老师也不多教

北京中医药:
校园小
奖学金少,几乎没有
比较纯正传统的中医学,西医结合较少
作为一间“标志性”的中医药大学,它的文凭比较吃香
校园生活貌似比较显(也有一说是:校园生活是自己找来玩的!)
第一年被列入外国籍班,同样是同学烂,老师不多教,但第二年马来西亚学生都应该可以被列入中国学生的班,竞争强,老师教多多

两间听说都有很强的老师,但也要靠缘分,看你会不会遇到

而我考虑大学的次序是:    学校老师素质 > 文凭吃香度 > 奖学金 > 校园生活 > 校园大小 (这个几乎没有影响的 = =  )
因此,我很犹豫不决。
虽然比较倾向上海中医药拉。。(我就是想去玩耍嘛 = =  )

然后姑妈就拉我去向观音阿妈求签
得到以下两支

for 北京中医药:

086→八六签→上签→古人→商辂中三元→申宫

诗曰 

春来花发映阳台 万里车来进宝财 
若得禹门三级浪 恰如平地一声雷 

诗意→此卦上朝见帝之象 凡事太吉大利也 

解曰 朝帝受职 如贫得宝 谋望从心 卦中第一 

此签从心所欲 诸事皆吉 

故事 

■商辂中三元

三元记 明朝 商辂 浙江人 父早亡 

商辂三元及第 

喻步步高升也 

(三元即三级试 )

乡试→解元
省试→会元
殿试→状元



for 上海中医药:

091→九一签→中签→古人→三战吕布→酉宫

诗曰 

好展愁眉出众来 前途改变喜多财 
一条大路如天阔 凡有施财尽畅怀 

诗意→此卦前途显达之象 凡事通泰大吉也 

解曰 一条大路 可向前行 心中用事 只可向前 

此签诸事如心 顺利吉昌 




看来。。两支签都很不错列
观音阿妈也跟我一样犹豫不决了……





所以呢~~~

景皓学长说,可以帮我用易经卜卦!!!
哈哈哈哈

纯属指点指点迷津拉~~~
哈哈哈哈哈
要去哪一间~~我还是会认真好好考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