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 draco malfoy 唱歌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我是哈迷
但是我不喜欢harry potter
我喜欢 draco malfoy
呵呵
之后的之后
有主持人问Tom Felton:“ 你最喜欢哪一个咒语?”
Tom :“ 噢?我应该要有一个喜欢的咒语吗?嗯….其实我觉得飞天扫帚比较酷,有了它,什么温室效应、废气问题、燃油短缺就解决了。”
好想吃帕蒂全口味豆和巧克力蛙。
Advertisements

RIP Yasmin Ahmad

有人问我谁是Yasmin Ahmad?

请先看以下几则,她拍摄的广告

新年贺岁广告
 
deepavali广告
 
hari raya广告
 
这是我很喜欢的国庆日广告

这是在国外频频得奖的国庆日广告

还有这个,感人的广告
 

她以极其温柔细腻的眼光,透析马来西亚各民族之间的差异与特性,带出深刻的意义。

新年广告,不是咚咚锵锵这类吵闹而无实际涵义的贺岁,而以沉静的叙述来说明家族团圆的幸福。
国庆日广告,也不是放几朵大红花,配以国油双峰塔的夜景,加上各民族舞蹈之类,告诉你国泰民安、民族间团结得不能再团结了之类的垃圾。
反之,她用几个可爱的小孩的对话,带出希望各民族间团结的讯息。
令我最惊讶的是,据说她竟然在某次座谈会上大谈对《道德经》的看法
老天,我这个学了这么多年华文的家伙,实在应该感到惭愧。
她拍摄的电影,也给是非仇恨混浊不清的马来西亚中,带来一丝清风。
我必须承认我没有亲自看过她的电影,因为实在是不知道哪里可以看,也不愿去买翻版或下载。
所以以下都是从别人的影评中得来的。
《sepet》/ 《单眼皮》里,有着两个华巫单纯青春的异族恋。里头甚至穿插了许冠杰的《世事如棋》,就连片尾曲都是他的《浪子心声》。连我自己都没有听过 = =  
《Talentime》/ 《恋恋茉莉香》里,三种不同种族的男生都暗恋着叫melur的马来女生,而这个马来女生却喜欢上有听觉障碍的印度男生 Mahesh。
Ka Hoe(华人男生)用二胡拉着《茉莉花》这首曲子
印度人用来戴在伟大人物或喜庆主角身上的茉莉花苞项链
Melur,在马来女生中美丽的名字。
原来Melur在华巫印中分别都有着美好的涵义。
Yasmin Ahmad总是这样用着一根柔软的电影细丝,把马来西亚各民族的心牵在一起。
延伸阅读:
而这样伟大的巨人,于昨日逝世了。
这将是马来西亚极大的损失。
但她的影片将继续给予我们力量。
愿她安息。
延伸阅读:
对她的评论

体检二三事

前晚12点50分,为了在一早就能抵达同善医院,并即时拿到体检报告,我跟几个朋友坐火车上吉隆坡。

明亮的火车头慢慢划开浓重的黑夜。
车厢内,灯火通明。有一精神状况怪异的年轻人在车上大播类似“ 明天我要嫁给你了”、“心太乱,就像迷路小孩”、“我能够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之类的80年代老歌,并且还一路唱歌。半夜的火车,外面好像聚集了一群群的催狂魔。黑暗而寒冷。我穿上冷衣,还是很冷。导致原本已有失眠的我根本无法睡着。
停站时,他出去抽烟,我瞪了他几眼。他似乎很开心。可能以为我看上他之类。火车继续开动,他坐回车位。不知何故,他的手机就不断重复回播 “ 我的心太乱,就像迷路小孩”。 
到站,我们直接去同善医院。有一热心uncle指路过后,知道我们是外地人还介绍我们几个旅游景点,同时不断叮嘱我们要小心,不要受骗,不要说自己是外地人,不要跟陌生人说话,不要不要不要……
一看到同善医院这四个招牌,吓了一跳。因为眼前浮现的是,战前两层楼式建筑物。窗口、雕花都是那种50年代风格。后来才发现那是最早期的医院,现已弃用,整个好像鬼屋。
兜兜转转,做完所有体检,才10点钟。日全食发生的时候,我在抽血。走出去吃早餐时,整个KL市区笼罩在迷雾中,不要说日全食,连吉隆坡塔都朦朦胧胧。2点半才能拿到报告。我跟另外一个友人累得不像话,也无处可去。我随意逛了一下同善中医部,虽然那里冷得不像话,却发现那里的椅子很舒服。和友人坐着坐着,在众目睽睽之下睡着了。
醒来,友人说刚才lunch time,整层楼只剩下我们,护士们纷纷投以异样眼光,一医生甚至走出来询问是否是在等看病。而我当时正熟睡。= =
搞完所有的事,才终于又回到居銮。巴士还是一样冷得不像话。难道现在的冷气都怕人体在温室效应之下中暑溶化不成?回来过后,直接伤风。
不知何故,被抽血的左手一直软软的,好像是心理作用。只有5cc,不可能造成什么问题。但是我一直错觉只要稍微用力,有了缺口的血管就会喷血出来还是怎样。为了克服这个心理障碍,今天去买4 litre牛奶的时候,故意用左手拎着。结果现在还是觉得左手很脆弱,有点没力。
但愿以后学针灸的时候不会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写这篇流水账。最近很心烦。而有人说,写作是一种治疗。

梁文道‧期待中國媒體的“軟管理”

Created 07/17/2009 – 19:43

中國的新聞工作者受制於官僚化管理,遇大事得先等通知,即便最後去到現場,也比網民慢上好幾拍了。而且傳統媒體也很難以“權威”自誇,標榜自己的新聞最客觀最全面,審核消息的過程只求真的新聞專業為準;明明大家在網上能夠看到故事的不同版本和豐富細節,你憑甚麼說你才是最正確的呢?

這就是今天中國媒體的最大危機了,它是信任的危機。美國受眾棄報紙取網絡只為方便,未來的中國受眾則是壓根兒不再相信報紙。權威傳媒甚至被人當做笑話,其報導模式成了有名的段子:“前10分鐘領導很忙,中間10分鐘國內形勢一片大好,後10分鐘國外局勢非常動盪”。雖然這只是笑話,未必就是實況的準確呈現,但它背後那種壓離的情緒卻是遮也遮不住的。

從保守的新聞角度來看,這股趨勢的危險在於它會為許多未經證實的小道消息製造了繁衍空間;有心人更能惡意生產謠言,在網絡上蔓延變奏,掀起傳統傳媒澄清不了遏止不住的破壞力量。如果從有效管治的要求來看,它帶來的問題就更嚴重了。

幾年前,沙斯疫潮帶給大家的教訓是:政府必須第一時間搶佔新聞發放權,務求最快最真,毫無保留公布它掌握的資料,方能消弭謠言耳語散佈,免除人心惶惶搶糧搶水的亂象。然而這有一個前提,即政府發放消息的管道本身必須是可靠的。如果民眾平常就不完全相信電視報刊,以為手機和網絡上的東西才是事實;到了危機時刻,傳統媒體還能發揮穩定局面的作用嗎?單以這一點而論,政府的權威和傳統媒體的權威是綁在一塊的。為了維護有效的管治,看來就得協助傳統媒體恢復它們應有的權威;拆牆鬆綁,使職業記者的速度跟得上一般百姓,使新聞流程更自主,事件的覆蓋更全面。這不一定能讓傳統媒體順利度過技術變革和產業轉型的難關,但起碼能令它們不致於輸掉信任的搶奪戰。

或許有人會說,不用這麼麻煩,乾脆把“微博客”通通封掉,不准發售一切帶鏡頭的手機,加大網絡過濾與監控就好了。當然,我們都知道這種建議是何等荒誕,何等不可行。

30年前,根本沒人猜到手機短訊會是主要的人際溝通形式,facebook會把筆友變成歷史名詞。技術的演化實在太快,馴服它的努力往往就像夸父追日,徒勞無功。政府對訊息溝通的管理因此也很難再停留於鎖定訊息源頭的“硬管理”,反而要逐步轉型為利用訊息市場的“軟管理”;不能再以阻擋不利資訊為最終目標,要預設一切資訊皆有可能流佈的情況,從而思考種種對應策略。

不過,這已經是另一個話題了。









文恬:

梁文道先生看到的是中国对新闻媒体的“硬管理”,而看见网络是个相对较自由的空间。然而,网络这个空间,还自由吗?

早在去年的时候,因为blogspot不被中国block掉,于是我才把班网设在blogspot。然而,随着中国网络上的万里长城越建越长,我得悉,除非自己去寻找通过一些外国代理网站,否则日后在中国求学的日子都不用想看到blogspot、facebook、youtube、部分wikipedia……即便是看到我最亲爱的班网,也无法留言发帖了。

中国要不要干脆只建立一套内地的网络,封锁所有外国网站,外加一点恩惠——朝鲜的友情连接。=   = 
还有什么“绿坝”软体…..难道中国内地的青少年都这么血脉贲张,导致看到任何一张色情图片便立时干下强奸的恶行吗?

有人说:“谁要你选中国阿~~~~你看我们这里网络多好~~~~~~~~”
老天啊………………..难不成要我去美国学中医吗? = = 

有人说:“哎呀,你不知道言论自由的恐怖吗?有了言论自由,世界都乱糟糟的了”
有人说:“你难道看不出言论自由只是一种政治工具吗?每个人都是为了自己的政治利益,才利用言论自由这个工具。”
我想象不到,当这些人被抹上不白之冤,被迫害,被莫名其妙关进牢中的时候,被推下楼身亡……却发现少了言论自由这个“除了扰乱世界别无用处”的“政治工具”,自己家人不得发表任何的言论,没有人可以帮你申诉,他们会作何感想。

一次与友人讨论言论自由时,他说其实在春秋时代,中国是很尊重言论自由的。友人提到,身为鲁国人的孔子他的学说在鲁国并没有被接受但是鲁王还是以礼待他。孔子四处游走,到各个地方,向各个王讲说他的看法,希望他们采用他们并没有接受可是他们每个都以礼待他,没有礼数不足的地方孔子在各国走走,也待了一阵子回到鲁国鲁王没有因为他不爱国,曾经意图到各国推销自己而要杀他,或者处罚他相反地,先前鲁国给孔子的那个庄园他还是保留着,原封不动孔子回到鲁国,还是住回那里。要知道孔子当时的某些言论,和国家领导人的“政策”是有相冲之处的。这里显示的,是一种对学术尊重的风气这种尊重也隐含着对言论和学术自由的尊重。

只能无奈的感叹…………….万里长城阿万里长城,时至今日,秦始皇年代的思想却在当今中国复活了。

(绿坝提醒您,以上内容包含不良信息)

乖……..文恬在中国就好好用功读书吧  T_T



失眠

极度疲倦,却失去自然入睡的能力,是怎么回事呢?

虽然爸爸规定12点前就要关电脑,但12点后我还是没有睡觉。不是我不要,实在是躺在床上,“奋斗”了一番,还是睡不着。
就有朋友叫我看书。结果我一连尝试了几次都失败。原因是,每次一拿起书看,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必得把整本书看完,或者至少一半为止。越看越精神 = = 
还以为是一开始生理时钟不习惯,可是拖着拖着,便几乎要一个月了。 
躺在床上,脑子里杂想在浓重的黑暗中,清晰而明亮。它们慢慢地在我眼前散步,晃来晃去。
翻来覆去,无所事事,胡思乱想。一直这么折腾,到早晨6点。看着天空退潮般,渐亮渐亮。才睡下去。
没有梦,没有杂想,平平静静地躺在温柔的黑暗,原来这么难。

我恨死了我的苦情。

我收起来一下

我还是安静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