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阿blog阿

Photobucket   
http://www.flickr.com/photos/jup3nep/2055171607/page2/


曾有段时间陶杰的专栏网站被中国封杀了,于是在进入那面网页时,只能看到这段话: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遇。』-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尽管知道网站是被封杀了,但我时不时还是会点击这个网站,抱着“相逢的人会再相遇”的期待网站会重新开放。

后来我逐渐觉得,一个人的blog也很像一座森林。有人的blog开发得像国家公园,种上奇珍异草吸引人潮。有的人是荒废的丛木;有的人是放了好多知识让其他人自由进入取出;有的人专门释放自己悲伤因子,落木萧萧;有的人种植了好多好多自己的记忆,成林……

我一直很喜欢看人家的blog,把他们都放到google reader里,慢慢收藏。有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在观察一个又一个玻璃罐的标本。而自己同时又作为其他人的标本,让人家看。也唯有此,才能稍微感觉不那么孤单。

还记得多年前的銮中文学奖,有位叫黄子荣的小说评审。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但后来得悉他骨癌去世了,就用伟大的google找到了他的space,蹑手蹑脚地探入。感觉自己像走进了森林里遗落的小木屋,他永远也不可能更新或回复谁的留言,甚至连道别都来不及说一声,只留下一些生活碎语的呢喃,一些理论,一些知识,一些体悟。

我不禁想啊……人死后,新的坟冢,一开始鲜果清香,缅怀追忆,但逐渐亲人也消逝在时光的河流中,坟冢便又独自静静地立在那,看着世事万物潮汐瞬变,星辰陨落……但留下的blog会不会像个网络海洋中的一座岛?坟冢是会有残败塌陷的一天,但blog却能够抵抗更多的时光冲击。日记本纸张会泛黄破碎,字迹终会模糊,但blog却一直都是blog自己。
会不会有一天有人偶尔不小心,被搜寻引擎牵着进去了,一探,屋外空山鸟语,些许阳光碎落在书卷上,静静地翻看里头的文字,才浑然察觉这是10年前,抑或20年前,甚至一世纪以前的文字?
这样的概念,跟你走进偌大的图书馆是不一样的。书本只能说是作者的其中一小片灵魂。就好像听mozart的音乐和看mozart写给他爸爸的书信,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不时会很自作浪漫地想起我被扒走的手机。是不是会从我的手机里,看见我的sms知道我刚来上海不久;看见我照片里的马来西亚国旗,知道我是马来西亚人;看见我存的那些草稿,那些文字……
我死了过后,会不会有人从我的blog、手机、信箱、msn chat log、google reader中慢慢摸索出我是怎样的人呢?话说回来,我一方面在孤独着呐喊没有什么人了解我,一方面其实也并不是很想让人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欸。
Advertisements

收到温暖的包裹

第一次收到家里寄来的包裹
看到熟悉的马来西亚邮票
熟悉的字体……

Photobucket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爸爸的字体!
其他的是妈妈的!

Photobucket
包裹里面有我的两瓶药。
三颗妈妈给我做生日礼物的ferrero rocher,不知道还能不能吃。= =

PhotobucketPhotobucket
弟弟画的卡 ^^

Photobucket
小妹寄来的钱
“问世间钱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 XD

Photobucket
大妹的家书

收到包裹的时候,心情超好的
呵呵,真的超好的~

另外
我可以去看马友友的演奏了
哈哈哈
超开心的

预订好票过后
猛然看见张悬也来上海阿~
云门舞集也来上海阿~~
我的手机还没买过阿~~~
我好败家阿~~~~

努力读书
修身养性
停止花钱
下个星期人体解剖期中考

谁,谁?
谁是张悬?
啊我不知道列
酷我音乐盒还是那个土豆
应该可以search search听听看就好
马友友比较值得拉
谢谢阿妈让我去看马友友
啊哈
很开心
=]

完毕。


转载:鲁迅为何拒绝诺贝尔奖提名?

转载自:zhaomu.blog.sohu.com/133531914.html

鲁迅是第一位受外国人关注并有可能获得诺贝尔获提名的中国作家。

    1927年,来自诺贝尔故乡的探测学家斯文海定到中国考察时,在上海了解了鲁迅的文学成就以及他在中国文学上的巨大影响。这位爱好文学的瑞典人,与刘半农商量,准备推荐鲁迅为诺贝尔文学奖候选人。刘半农托鲁迅的好友台静农去信征询鲁迅的意见。鲁迅婉言谢绝了。这年9月25日,鲁迅便给台静农回了封信。他在信中说:

静农兄弟:

      九月十七日来信收到了,请你转告半农先生,我感谢他的好意,为我,为中国。但我很抱歉,我不愿意如此。
     诺贝尔赏金,梁启超自然不配,我也不配,要拿这钱,还欠努力。世界上比我好的作家何限,他们得不到。你看我译的那本《小约翰》,我哪里做得出来,然而这作者就没有得到。
    或者我所便的,是我是中国人,靠着“中国”两个字罢,那么,与陈焕章在美国做《孔门理财学》而得博士无异了,自己也觉得可笑。
     我觉得中国实在还没有可得诺贝尔奖赏金的人,瑞典最好不要理我们,谁也不给。倘因为黄色脸皮的人,格外优待从宽,反足以长中国人的虚荣心,以为真可以与别国大作家比肩了,结果将很坏。
    我眼前所见的依然黑暗,有些疲倦,有些颓唐,此后能否创作,尚在不可知之数。倘这事成功而从此不再动笔,对不起人;倘再写,也许变了翰林文学,一无可观了。还是照旧的没有名誉而穷之为好罢。

      摘自《荆棘与花冠——诺贝尔文学奖百年回眸》,陈春生、彭未名著


诺贝尔奖的季节刚过不久。一片喧哗声中,总是能听到高锟拉、华人拉,中国人拉、光荣拉之类的……有人则愤愤不平,说西方势力如何如何地控制诺贝尔奖什么的阴谋论,又控制了媒体,连大学排名都是这样……说得煞有其事似的。

看到这篇,忽然一阵醒悟,也坚定了我写作的方向。感谢我们还有一个鲁迅。


好吧我没有心读考试所以打blog

 #1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听了毫无感觉,因此冷藏起来的曲子,最近不小心挖出来过后听来好有感觉,感觉多到满溢出来,激动得无法言喻。其中一首就是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要死,我原本只记得旋律,忘了歌名(这样子是没办法google search的呀>_<)偶然情况下,才“失而复得”。因此这首歌又成为我的新宠。
感谢中国政府。没了youtube,我才能发现土豆网这片新大陆,原来里面优质的古典乐真的不少。近来发现听了会变聪明的mozart sonata in D kv448(wikipedia写的),朗朗的版本好听得太多太多了,层次感也非常漂亮,颜色都弹出来了。这个版本也只有土豆有,之前youtube的版本比较不好听。
其实阿,我一开始是很俗气地听来企图让自己变聪明一点的。但后来听着听着,就很喜欢了。因为真的很好听。我不晓得为什么听莫扎特的曲子心情会变好,本来是苍白脱色的心情,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染上亮丽的色调了。子俊在忙活动忙到很杜揽的时候,就在msn跟我说:“我等下要去听mozart了!!”
可也不是说要去“睁大眼睛,打开双耳”去仔细注意每一秒每一段旋律哪里漂亮,哪里让人开心了。我以前就是蠢得这么做。这跟拿个放大镜去西湖,一石一土地去注意哪里才最美没有什么差别。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放心感受就行了。
还记得木焱写,那些不懂得诗的人,正在天堂里睡觉。
我的音乐神经是很粗很长的,美好的旋律要刺激到我的脑,是又迟钝又缓慢的。钢琴老师总是说,你要放多点感情啊,你要放多点感情。妈妈还说我是一尾冷血动物。到底怎样才是多点感情……….在天堂里,我昏迷了好久好久,学会写诗了,学会拍照了,学会弹琴了,才好不容易睁开半只眼睛。真的是好美的世界……其实也不一定要古典乐才是最美的,也不是刻意要让自己显得特别有文化气息什么的。每个人睁开眼睛的方式不一样,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样。摇滚乐、流行乐、华乐也有很漂亮的地方,只是我特别喜欢古典乐里头的世界。
来到上海,浸泡在美的世界的时间大大锐减。不能再像毕业那段时光,缓缓看个电影,再花一天的时间也许只翻半本书,也许只写了两列句子,用整个下午只弹一首歌,半夜不睡觉看夏宇诗集,慢慢看阳光的变化……
现在生活回到正规的轨道,虽然很喜欢中医基础理论,也很喜欢心理学。但终究有一些课业压力,尤其是解剖学,我愚蠢的脑袋总是背了忘记,忘记了再背,背了再忘记……于是一个星期的开头总有monday blue,然后期待着friday。过了周末,就是monday blue,然后又继续期待着周末……连田俊借我的《常识》和《礼物》也只好以奇慢地速度向后方页数蠕动着。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文恬,快别睡了。

#2

总觉得我弟弟是草原上奔跑的小孩~!

一日中午,我们姐弟俩msn

我:妈在吗?我要找她

弟弟:Photobucket

我:哇,好可爱!我也给你一只蜜蜂!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弟弟:没有 T_T

我:
Photobucket

弟弟:
Photobucket

我:
Photobucket

弟弟:
Photobucket

好感动的三个字噢。是手写的噢。

有这样的弟弟就好啦~~还用什么男朋友
哈哈

话说那天梦到亲人死去。非常非常难过。尽管我知道生命无常,但我很害怕我人在远方,亲人就这样走了,到最后一刻,我也不在他们身边。


#3

秋天温度继续地缓缓下降。

我继续无法自拔地恋恋写字,无缘无故把一堆字抄进本子里。因为有时候真的很需要写字落笔的那份宁静。

好像很久没有碰颜料了。

房间里有等待晾干的玫瑰花。刮风这天,我在课室里,想起花瓣试着飘落。


我的电话被偷了

我的电话被偷了

在地铁里被偷的
是一个抱着婴儿的妇女偷的
偷完过后,她在地铁门关上的杀那冲了出去
地铁就开走了
我的电话也走了
当下吓了一跳,慌了
就哭了
现在回想电话里的信息、照片和通讯录……
其实也并没有特别特别可惜的,就算可惜也没有用了
缘分已尽,就随它去吧
就是觉得很对不起爸爸妈妈….花了这么多钱买了那架电话给我
我用不到半年,就这么一点也不警惕地被偷走了
钱财的事也算了吧…..反正钱本来就是来来去去的
妈妈当时也很担心我,听到我在电话里面哭,就一直打电话给我
我下次还是买个便宜的电话就好了
只是
可怜了那个婴儿
可怜了那个妇女
但愿佛祖保佑他们
尤其是那可爱的孩子,什么都还不知道
真的打从心底的希望谁来救救他们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