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搬家嘛

捧着马克杯,从9楼望下去只有几个人在慢走,阳光像溶化的蜜糖一样,飞鸟在夕阳下,静静的。

搬好家后,去了一趟ikea,正值12周年大减价。ikea真让人疯狂
抱回了很多超级便宜的家具们,然后慢慢布置自己的小窝的感觉真好。有一个真正可以让我住几年的窝
我还买了一棵小椰树陪我,可爱的叶子们让我想起我家后院,还有malaysia。
窗帘太贵没关系,买浴帘,一张10块人民币。橙色的,整个房间很加州,很阳光 ^^

把旧的家重新恢复原状之后,想起自己刚刚来到上海的那个萌样。
旧家窗外的树已经过了开花的时候,现在枝叶茂盛,满地的落花。
从来没有见过它现在这个绿油油的样子。我来的时候是秋天,落叶了。

房间里充满了回忆。临走check out之前,韦先生问我还有什么东西没拿吗?我说没有
再看一眼房间。有有有!有很多很重要的东西没有拿!
那面镜子上有很多张韦先生粘给我的小纸条们 >.<

嗯。终于搬完家了。搬家真是严重累人的事情。无法想象时不时要搬家的NTU同学们是怎么熬过来的
好在新加坡也很靠近自己的家,还有一个停泊的地方……
人在遥远的他乡,一个属于自己的小窝is needed!!!

不得不说,有些女人真的就是天生的麻烦动物。
我深刻地体会到自己的麻烦
例如说,考试的时候焦虑得不得了,虽然自己要专心读书,却想男朋友在眼前2米的范围之内出现,否则无法专心读书 = = 然后男朋友过来了,就把他晾在那边足矣,自己继续专心读书 = =
搬家的时候,有80%的东西都是他在搬,手臂肌肉想必锻炼得不错。
总之~~特别感谢韦先生 ^^


春天的植物,生长的速度真的巨快,可以跟细菌一起比赛。
前几天才看见它们好像撒上糖霜一样的薄荷雪糕,从一大球树叶上端冒出粉红色、浅黄色、淡绿色的叶芽,再过几天,就全部变成绿色了。
梧桐树也是。光秃秃的枝,隔天就有小叶子,再过一天叶子变成手掌一样大,接着连小果实都长出来。

20100328450

复旦大学的东京樱花。真的美得很震撼。但是越美的东西,不晓得为什么我却越拍不出它的美丽。

DSC00318
樱花

DSC00149
白色一片片的,不是小石头,是柔软的小花瓣们

 20100319234DSC0037020100328397

DSC05456
海棠花。我当初还一直把它当作梅花 @@

DSC00326
曝光过度
但是我很喜欢这张

2010040547120100405474 
我的宿舍附近的小路。走在这样粉红色的花荫下,真的有feel。
可是要小心蜜蜂@@


花花绿绿

Remember, if you ever need a helping hand, you’ll find them at the end of each of your arms. As you grow older, you will discover that you have two hands, one for helping yourself, the other for helping others.

Audrey Hepburn


碎碎念。住了8个月的宾馆,我终于可以搬到宿舍去了。搞不清楚为什么学校和宿舍单位是分隔开来的,搞到留学生未必有宿舍住,必须给超乎昂贵的房费住宾馆。据说复旦大学砍留学生砍得更重,我一个月单人房八百马币,而他们双人房一个人竟然要九百马币一个月。就惨烈的就是投诉无门,学校只能礼貌地告诉你 “对不起,宿舍不归我们管,我们也无能为力。” kns……

想必是中国大学都很看得起国际学生,把他们个个当作一座座金山银山来劈。

说回我的新房间。宿舍的前主人应该是个女生,房间里透着淡淡的香氛,阳台装了窗口和蚊网,门缝也粘了海绵封。还留了两个紫色的香薰蜡烛在厕所。并且房间一尘不染得连我宾馆的房间都要自惭形秽。听说其他朋友搬进去宿舍之前,都要大扫除一番,污垢尘灰的厚度是用cm计算的。同一层的楼友是两个同学一个学姐还有一个韦先生。总之整体感觉非常之好~

就今天去提款还押金和3个月房费,我把整整花花绿绿的5760人民币塞进口袋里面。结果骑脚车半途飘了800大元出来,花花绿绿地沾在马路上。后面的中国同学猛喊:“同学同学!”   还一路跑上来追我的脚车,告诉我我的钱掉了。

我的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精神未定。摸摸口袋,好在其余5000人民币没有掉出来。要是5760大元这么一路上飘着撒钱,我就……

我胡乱地道了谢,还莫名其妙说了对不起。他们也没说什么,就说没事没事。

尽管态度恶劣的中国人还是到处都是,但好人还是不少。由衷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的出现,我花花绿绿的800大元落在马路上肯定没了。下次念经的时候,回向的对象又多了他们一群。并且茹素一个星期回向给他们。(反正每天一日三餐跟着韦先生,我本来就在茹素了= =)

————————————————————————————————————————————————

最近爆爱Bee Gees的How deep is your love。

然后我很跳tone的喜欢英伦摇滚的keane的《somewhere only we know》,彻底被主唱的声音俘虏。
是coldplay以来,我最喜欢的英伦摇滚歌手。一直很喜欢英伦摇滚那种调调。哀伤优美却不肉麻过度。

顺道推荐Corinne Bailey Rae的歌。《Enchanment》和《Like a star》是那么的温暖。
还有还有Audrey Hepburn的moon river。她靠在窗台上,轻轻弹吉他唱着Moon River的这一画面真的很美
之前看过她演的《罗马假期》,感觉很好,于是打算再接再厉她的《第凡内早餐》和《战争与和平》
很早以前因为心理学课的关系,看了鼎鼎大名的希区柯克导的《爱德华大夫》
同样也是黑白的。剧情很简单,演员的表情也略嫌浮夸。
但躲进黑白色调,躲进过去单纯简单的世界里面,似乎会让我感觉舒服一点。= =” 
谁来把我叫醒吧。
韦先生刚开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我听的歌总是要死不活的。要不是悠长轻柔得像重症肌无力的病患在唱歌,要不就是懒成一滩泥。我又反复在他耳边叨念,平淡如水,毫无high点的歌曲,才是最难最难唱的。不像杨宗炜翻唱的《背叛》和《新不了情》,激昂浓烈容易使人感动~但我一直觉得平淡如水而深刻的东西的感动度会更持久哎。跟写文章是一个道理的。不过实在太难了太难了(叹气) 
韦先生那天说,听久了那些半生不死的音乐以后,竟然会开始习惯,开始喜欢了。可喜可贺~~ ^_^(拍手)

致Z

亲爱的Z~ 

那天我在上保健体育课的时候,从落地窗望出去,猛然看见一大片鲜黄色的花
它们怒放得那么那么鲜黄,鲜黄得让你不得不注意到它们~~
原来那就是我一直在找寻的油菜花!
原来它们就在我学校的对岸!

我跟kaijun偷跑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对岸原来是个废墟。
小路的两旁是枯梧桐、碎裂的砖头、杂草丛生的一排排商店,地上有落叶、纸屑片片翻飞。
风吹过,听见刷刷树叶的声音,还有狗吠声。
再走远一点,就看见油菜花在风中掀起一阵一阵柠檬黄的浪了。

这让我想起《The pianist》里面,主角走在敌人离去的废墟里,那种远远超过空的荒凉
实际上并不空,商店墙壁地砖招牌都在
就是因为它们还在的关系吧,让我更觉荒凉。
也许几年前该是条热闹的小街的。

油菜花田不是燎原一样广阔的地,不远处几架起重机和高楼大厦是怎样也逃不了,不得不映入眼睛的。
这一片地,好像是强硬嵌进繁华的上海一样
它是那么荒凉,那么自然,那么安静

我在那里遇见了几个中国小孩,其中一个鼻间还挂着鼻涕。
有一个是还不会说话的小瓜,但他看见kaijun在拍照,就凑过去,嗯嗯啊啊地扯着kaijun的衣角,牵那些美丽的花给kaijun拍,故意把花拉进kaijun的镜头。
kaijun有点感动。确实是。缺席的语言似乎更容易让人感动。
但也是一种可悲。这个年纪是早该学会讲话的。

后来我们再去的时候,是从另一个门绕进去的。
无意看见了上次那些中国小孩的家。就感觉一阵心痛。
因为他们就是住在那几个破板的夹缝里面,油黑油黑的。

这里跟你share一个中国人写的段落,就是评云南干旱的事情的。

如果国家缺钱,百姓捐献义不容辞。但我没看出我们国家缺钱。

大家捐钱前看几个数字:西南抗旱累计投入25.7亿元。沪杭磁悬浮投资220亿元。云南最近3年投入水利水电456亿元,但城乡失衡重水电轻水利导致农村水利仍极度缺乏,有3000多水库病险。而世博会及配套设施总投资近4000亿元。

更惊人的消息,湖北省预计至“十二五”初期全省投资总规模达到12.06万亿元。三倍于2008年底推出的4万亿经济刺激方案,接近于2009年湖北省GDP的10倍。北京大兴区亦庄地块52.4亿,大望京1号地40.8亿,西南两个省的水都不如北京一块地值钱么?还有武汉“纪念辛亥革命”要花200亿元,建个孔子学院网站花了三千万,中国工会网站改版花650万,做个绿坝一年使用费四千万……

原来国家或地方政府这么有钱,那为什么灾民连水也喝不起?为什么没钱修路修水利?云南病险水库三十多年没修过了……广西挑水老人5年前就交了修路的集资款,现在路还是没有修好。没看出我国缺钱,天灾的后面是投资不均的旱涝之灾,有些人一无所有,有些却得到太多。

今天一个师傅过来帮我修花洒,就问我学费是家里承担阿?
我说不是,奖学金。
他就说,噢,是我们国家给你付钱吧?
我说对,上海市政府。
他说,哎哟,那可舒服了。

p/s:上海现在处处繁花似锦了噢!真的有处处闻啼鸟~这样的上海真迷人~ 尽管气候上还是冬天,照片里我都还穿着羽绒服。下次给你看那些美丽的花朵们~

  DSC00199 DSC00188
        DSC00283 DSC00288    

 

20100321258 20100321262 abc
 20100321282 20100321280
 20100325333 DSC00274

 

20100325322 editted

茅草,噢茅草。
从远古至今
我们轻轻地彩着蓝天
我们被烈日灼身,我们匍匐着相拥
我们在土地下热烈地亲吻,我们任由发梢燃成灰烬

亲爱的
我们是如此汹涌,如此沉默
从远古至今

 

      DSC00206 20100321260 
     20100321259 DSC00295

腐朽。亲爱的
腐朽是生命的开端


转载:梁文道 《自己带油上餐馆》

【飲食男女-味覺現象】近年來每逢入冬,北京和上海這些繁華地就一定有些朋友到處送臘肉臘腸,而且特別聲明是自家養自己做,格外健康。當然啦,這批人很忙,又住在城裏,不大可能真的自己動手闢建豬欄。所謂自己養豬,就是把挑好的乳豬送到農村,僱一家人看管養大,指定飼料,不加激素,到了冬日再宰了取肉灌腸。這麼做不止保證口味合意,更能確定肉是好肉絕無添加。他們說,現在市面上的豬哪一頭不灌水不打針?哪一個畜場不在飼料裏頭下藥?尤其臘肉之類的東西,你都不知道夾雜了甚麼玩意。

再發展下去,便開始有人圈地種菜了,因為他們連街上賣的蔬菜都信不過。而且,對於一些工作壓力過大的高端白領來說,趁着周末全家人開車去市郊的農地裏稍事勞動,也不啻是一個回歸田園親近泥土的紓神妙法。

國勢昌隆,於是中國可以不高興;食品有毒,於是中國人又可以務農了。表面上看,這兩端似乎十分矛盾;但要是照清末知識界流行的那種國民體質決定國家命運的學說看來,百姓天天服毒其實又頗有助於盛世的開展。想想看,我們中國人喝加了三聚氰胺的奶粉長大,平常吃的是假雞蛋與實質上形同巨型避孕藥賣的水產魚鮮,後來又打污染過的疫苗針,居然還有十三億人熬了過來,在黨的英明領導下邁步前進;這該是個多麼百毒不侵多麼可怕的民族呀!古時候的斯巴達把小孩扔到曠野,沒被狼啃掉的才能回來當戰士。如今的中國人一生下來就活在巨毒的溫室,不看有害精神的谷歌,卻以刻苦的環境鍛鍊出最強健的體魄最純正的人格。我估計未來要是發生核子大戰,地表上唯一能夠存活下來的動物大概就只有中國人和蟑螂了。

可惜我那些朋友目光短淺,看不到光輝燦爛的未來,只見噁心腐臭的今天;不顧大局,專愛小我,竟然試圖把自己的食物供應鏈從整個社會上切割開來。然而,天網恢恢,雖疏而不漏,千算萬算他們大概也算不到原來連炒菜用的油也是「地溝油」吧。

不懂國情的香港讀者必須明白,「地溝油」乃是一種大陸中文字典裏頭才有的東西。查一查《維基百科》,可知它的定義是「從餐廚垃圾坑渠內撈取狀似膏狀物,帶有惡臭的垃圾,經過濾、加熱、沉澱、分離,變身成為清亮的『食用油』(我尤其喜歡『膏狀物』三字,描寫得非常傳神)。其主要成分是三酸甘油酯,內含致癌物質、細菌、病毒、重金屬,毒性是砒霜的一百倍」。除此之外,它還有一個表兄弟:「某些不法餐館、酒店或其他公共餐飲場所將客人留下的剩菜經過回收後,經過濾、漂洗後的油,因為加工前就已混入了客人的口水,故稱為『口水油』」。

真是無所逃於天地間呀,這兩種油看起來聞起來幾乎完全正常,而且價格低廉,所以深受廣大餐飲業者的歡迎;根據最近向媒體爆料的武漢工業學院教授何東平所說,你在外面平均吃十頓飯就有一頓會吃到地溝油。特別是川菜湘菜這些用油量大的菜系,內行人都曉得「口水油」「地溝油」早就不是甚麼行業機密了。我去《阿里巴巴》隨便輸入「地溝油」,兜售相關設備的工廠就超過兩百家,這些年國人口味愈來愈重,川湘菜館開得到處都是,就連菜式一向清淡的福建人廣東人夜裏也都跑去水煮魚酸辣鍋,恐怕就和地溝油這些新種食材有因果關係。

後來聽說何東平教授受到壓力,被逼改口,表示「地溝油」其實沒有他本來說的那麼嚴重。究竟是誰在施壓?為甚麼施壓?我想那些人一定是有心人,為了大家好,不希望人民從此怕了「地溝油」;畢竟這也是我國強種大業的一部分呀。

至於那些膽小怕事的傢伙,聽說他們已經開始自己帶油上館子了。或許可稱之為「自助油」。


很好。核子大战之后,我可以跟他们一起存活下来。 T___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