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线

在焦虑的基础护理考试前夕,课本上的一大堆数字,吸氧流量要多少帕斯卡,吸痰多少秒,导尿管需插入几cm……让我实在疲惫。这关中医什么事列,不是护士念的吗 /.

现在我又埋头准备明天的中国医学史……Orz

考试期间,facebook它一直发亮吸引我,极度不安分

然后阿

我的头装满浆糊,没错就是用薯粉烫烧水的那种浆糊,放点糖可以吃的那种

(帮我加点糖PLEASE)

 

 

阿那天我的朋友来到我的门前还我东西

发现没有上课以来,原来我这么久没有跟男朋友和MSN以外的人讲话

竟然有点忘记了跟“人”聊天的感觉,嘴巴打结

是怎样 ~~ 手指都比嘴巴灵活了现在~

严重到。

我现在要决心收拾包袱,出洞下山

 

 

说回基础护理课本里面临死关怀啊~~

原来人临死最后消失的感官是听觉

不知道我快死的时候,听见的最后一个音节是什么~~~

不要是我爱你please,我会挥常舍不得,于是乎变成鬼跟在你旁边~~

(wen是甜甜天天提田填甜甜天天恬……)

(重复一次,不是文怡)

 

 

端午节了欸

你要粽子,还是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