蘑菇蘑菇

那晚拜师了。

跟70多岁的名老中医老师聊天,真的很紧张。心肌不断努力泵血。可是师姐说老师很疼我。那晚老师问起我的健康,我说症状基本没有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常常容易生病。老师把了把脉,问了一下,转身往橱里掏出两棵巨大人参。于是我心肌就更努力泵血了。老师就说送给我。天啊……我感动得乱七八糟、不知所措、胡言乱语……老师每个星期六给我们免费讲课,还将他自己私藏的医书古籍、自己手写的书让我们无限复印,因此跟着老师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现在还被老师这样当孩子一样照顾着……

看老师写他之前的师父也是这样的。师公将老师当作孩子一样对待,接到家里住,每个月给30元的零用钱(当时一个工地工人零用钱26元)等等。曾经有一个不孝的徒弟,常常批评师公的教学,后来又因饭票事情为难师公,后来师公一怒之下将他逐出师门,不孝徒弟临走的时候,师母竟然塞了钱在他手里,说道一个人在外面闯,锅碗瓢盆这些是少不了的,总是还要用点钱的。不得不让我想起孔子与他的众多徒弟们家人一般的生活、四处讲道游说。

今夕何夕,我竟然还能感受到最纯正的师道。


花踪文学奖截止日期逼近之际

徘徊在写与不写之间

自尊心一直在碎碎念,自动想象人们的言语和期待。持续辉煌的(噢,还不错嘛),不再辉煌的(看吧看吧,盛极必衰,我就看她很久没有写了吧)

真的想说一句无所谓不在乎,可是办不到

最近上课已经无法专注,分心思考小说情节、零碎诗句

但整个12月都是考试月。

哎呀哎呀

把自己变成蘑菇算了……没有人发现没有人知道,不会发光也不会开花


坐上冰冷马桶圈的时候,总是还会先思考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请问这是痰蒙心窍吗 = =

一切都怪的微生物与免疫学考试,使人心神不安

那天梦见实验课养的金葡萄球菌们群起攻击

可是我本来觉得培养他们是很开心的感觉欸,好像建了一座小城市给它们

哎呀哎呀,考试考试。


为什么男人的脑细胞这么简单

他们的脑细胞排列应该是这样的    脑细胞-脑细胞-脑细胞-脑细胞……(有时候可以90度转折,有时候没有)

女生的脑则是一大堆网织状的细胞糊在一起,其中一个脑细胞亮了灯泡,其余n个连接的乱七八糟脑细胞灯泡跟着亮起来

最后到底结论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反正就是月经期间,女人头壳容易发光,谢谢。


昨天跟几个朋友一起到韩国朋友,炫澈同学家玩。安静的小区,原木地板,宽敞的玻璃窗和阳光。

炫澈亲自下厨,把米酒烫热了。

大家一边下厨,一边说着各种食材的营养,就说到各种药材……

一小杯米酒下肚,胃暖暖的,很放松舒服的笑笑聊天

从前在电视台工作、曾四处游玩的思妤懂得各种各样的食疗,更从中港台说到西班牙,还有她外祖父母家乡,德国。炫澈也精通很多韩国古老中医的学说。我可以说是里面最贫瘠的青蛙。但我们的聊天真的会营养丰富得胖死人。

末了,还来了现场钢琴表演,debussy和chopin的曲子

忽然,一朵蒲公英,在玻璃窗外飞过。

一起收拾干净后,又有热茶和小蛋糕

告辞之后,跟思妤一起去买菜。

冬季的蓝天,一枚云也没有,清清澈澈。

拎着一篮子菜,遇上夕阳,还有放班的工人们。

不自觉又把脚车踩快一点

还有一个人在家里等着你的归来。

原来这就是简单幸福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谁在乎 幻觉就算变成错觉

文恬又病了。唉。是不是可以开多一个category叫做“文恬病历卡” = = 以后有什么生病的post都列进去

之前阿天气变冷,连续半个月胃口极度不好,本来只是一直胀风,后来变成吃一点点东西就觉得肚子很胀很不舒服,发展到最后变成最高纪录一整天只吃了半碗饭 + 几根花椰菜。也不会饿,只是觉得胃不舒服。

中医学姐望了我的面色惊呼:“你的脸色很差,你的鼻子怎么青色的?!你胃寒很厉害吗?”

幸好我自己念了中医=。= 在伟大的香砂六君丸和健脾丸的作用之下,我现在比较恢复了,虽然吃不下很多东西,可是每天吃5餐,每一餐只吃很少的汤汤水水类食物。

那天吃午餐,从来没有吃得这么开心过。因为舌头终于尝到味道、感觉到肚子饿、胃大小姐想吃东西了!

才发觉,原来可以正常的吃每一顿餐,都是一种福气。

可是……为什么之前吃这么少……完全一点瘦的迹象都没有 T_T 太冤枉了~~我不依~

那还不如吃算了 = = 反正已经有男朋友了 XD

我要吃王子面我要吃王子面我要吃王子面~~~

 


 

最近梦见几次自己在上厕所,然后快把小便解出来那瞬间忽然醒来。万一没有及时醒来,我柔软舒服的床就……

导致现在每次坐上马桶圈,都要怀疑一阵子,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要真是在梦里,也许就不会怀疑是不是梦了吧 = =

天冷了天冷了~~~汗少尿多,我要多多上厕所~~

 


 

下个月爸爸妈妈和弟弟就要来上海了 ^^ 好开心~~

那天爸爸看了我的《我家小弟》后,竟然决定带我们到bali岛去玩涅~~~

说是二妹也要去读大学了。就去玩一玩。  \^_^/ 超开心~~~

 


 

因为心里有爱,所以才会看见真正美丽的东西

爱,所以美丽

而不是美丽,所以爱阿……

 


 

也许好的学校,除了提供好的老师,还要提供好的同学。也就是学习环境

成绩好、聪明不是重点,主要是对学习很有兴趣和热忱。

喜欢,才会勤劳。

最近我认识一些对中医很有兴趣的朋友,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般

交流了很多中医知识。视野开拓了很多,感觉好满足。

也就是这样的一些朋友,让我更有毅力继续努力下去

怎么说也不能老是人家分享给我,我也要有什么分享给人

吼~努力!加油!读书去!


我家小弟

弟弟是家里最小的,跟我距离10岁,是家里的小鬼头

常常油嘴滑舌的,被妈妈称为“世界仔”(广东话,很圆滑,很会做人的意思)

像他吃不下的剩菜,就说“给你这个,我留给你吃的”

他常常补习回来,就用剩下的零钱买了一大堆糖果回来“贿赂”我们这些大姐姐们

以便换取跟我们这些大姐姐和大姐姐们的朋友出去party、看电影、喝茶、打球、游泳的机会

每次跟朋友出去,他大大乌溜溜的眼睛就会央求我带他一起去

然后我的朋友就会对他赞不绝口,说“你弟弟好帅噢!长大一定是帅哥”之类的话

还记得第一次我飞到上海来念书,矮矮的他就会抱住我,大大的头塞在我的腰附近

接着眼泪掉得最大颗的,也是他。KLIA international flight关卡那个手扶梯下去,再回头,只记得他用长袖抹眼泪的身影

然后我就怎样都不忍心再回头。

后来阿,我也大二了

来来回回上海-马来西亚的次数多了,家人逐渐也都习惯了

纵有不舍得,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浓烈

可是只有弟弟还是眼泪大颗大颗地掉下来

每次飞回上海的班机,必定都是半夜或者清晨7点的

那表示要半夜2-3点启程到KL去

弟弟11点就开始睡眼惺忪,依依不舍在我的房间里兜来兜去

最后在爸爸的威严之下逼到房间去睡

没有半句钟,他又揽着小抱枕偷偷从房间溜了出来,躺在我的床上

并且再三说“四姐(他叫我做四姐),你走之前一定要叫醒我,ok?”

然后扑到床上睡觉

2点到的时候,我轻轻推他,他就醒了

在家门口,临别他抱我的时候,原来头已经高过我的腰,塞到我的肚子了

然后是大颗大颗的眼泪

原来我在上海也已经是第二年了

弟弟总是会手工做很多很可爱的东西,像小水母,小水母的家,小水母的玩具

这次他用维他精罐子,做了小鲤鱼给我

还有作为鲤鱼饲料的纸星星,可以喂,还可以吐回出来噢(小妹的说法)

我看着在webcam镜头前演示小鲤鱼吃星星的弟弟,然后小小的手拿着相机帮我拍小鲤鱼

一阵感动之余……猛然发现弟弟的脸削尖了一点

仿佛长大了

才想到弟弟也不小了,我20岁,他就10岁了。我从上海毕业回来,他也中学了。那时候,他应该跟我一样高了

过不久,也许就再也不是脸圆滚滚的样子,也许也不会再手工做可爱的东西给我

也许就是个叛逆的小伙子了,眼泪再也不会大颗大颗的掉,有什么事都会死撑着的大男生

而我的记忆却一直停留在家里后院抓青蛙、拿着玩具自导自演自言自语、到处疯疯颠颠玩耍的幼稚园小男孩

也许是我夸张……但此刻,我只想起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里面的序言

我離開歐洲的時候,安德烈十四歲。當我結束台北市政府的工作,重新有時間過日子的時候,他已經是一個十八歲的青年,一百八十四公分高,有了駕照,可以進出酒吧,是高校學生了。臉上早沒有了可愛的「嬰兒肥」,線條稜角分明,眼神寧靜深沈,透著一種獨立的距離,手裡拿著紅酒杯,坐在桌子的那一端,有一點「冷」地看著你。

我極不適應──我可愛的安安,哪裡去了?那個讓我擁抱、讓我親吻、讓我牽手、讓我牽腸掛肚、頭髮有點汗味的小男孩,哪裡去了?

有时候想想,5年毕业,离家5年,跟家人相处的五年,原来失去的真的有很多

那天跟男友说到以前全家去langkawi旅行美好的回忆

忽然想到很久没有全家一起去旅行了

因为爸爸热爱岛屿、森林大自然,所以我们小时候总会去很多岛屿玩耍

也许住的酒店不一定很贵,很豪华

但是我们这些死小孩总是会玩得很疯,晒到全身焦炭状,当时根本不知道所谓的皮肤白是美还是丑,只是觉得很开心很好玩

回家还得脱皮,晚上睡觉皮肤还会热热辣辣的痛

也因为长时间浸泡在海水里,耳朵里的淋巴液还像海浪这样一波一波的,摇摇晃晃,然后进入梦乡

以前阿,总是觉得自己很坚强,眼泪不是那么容易掉的

来到上海,整个情感就变得很软弱

我就变成超级爱哭包

现在一边打Blog,一边掉眼泪

可是我想说阿……

留学真的很值得,虽然很多时候情绪很容易不稳定

可是真的会很珍惜家里的每一分温暖

还有很疼我的男朋友。这个傻瓜,因为最近特别穷,那天我只是说了一句请他喝starbucks咖啡,他竟然热泪盈眶……(我平常是有这么kiam哦……>_<)

还有那些远方的朋友,像子俊,尽管没有什么话说,还是会跑来msn几个波浪~~~~然后说声晚安,sweet dreams。有什么事情,就互相开解

像金茂,其实我主动找他msn的次数很少,可是他却常常主动来msn我,主动跟我八卦各种各样的事情

还有药师,常常给我很多鼓励,还跟怡君一起自愿当我的活体教材

还有好多,虽然不常常说话的老朋友,可是我知道,我暑假寒假回去,一起喝茶,还是会有超级多话可以讲,那种亲切感还是在的

(呼……深吸一口气)

好啦

不说了不说了

再说就煽情肉麻死了~~~~~~~>_<

放照片去~

 

弟弟做给我的小鲤鱼

这是鱼屁股,里面有星星饲料

鱼嘴巴(弟弟不小心开了flashlight,所以照片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