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萍

回到上海一星期了。行李箱总是不肯带太多东西,毕业了不还是要全部带回去吗?

在上海买东西,也会用5年为期限,零零碎碎的、太大的、太重的,能免则免

什么羽绒服、靴子、烫斗、书架都不买了……怕毕业了带不回国,带回国也没有用,白白浪费钱

然而现在课本越累积越多,加上中国的书本非常便宜,导致我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

善哉善哉。放在房间的书本们,可以是一座森林了。

不知道将来这堆书应该怎么运回去

 

人在上海,常常处于这样的浮萍状态

晃晃荡荡,不敢堆积太多身外物

但后来想想

我在上海是个过客

我来到这世上,不也是过客吗

即使是在自己的乡土上,生命毕竟还是浮萍一样的存在。

就忽然豁达了

真的还都是身外物阿

 

Advertisements

背着你,我按停了时间

妈妈说家里院子那棵树是有感情的,会想念我

每次我从上海回来,它就会开满小黄花迎接我

来回在上海和马来西亚之间,尽管没有时差,但我却常常有种时间错乱的感觉

脑袋总是会自动在回上海前,就把马来西亚时间按停。

半年前,公公重病,妈妈在奔波完成公公的最后遗愿,爸爸负责料理我们这些小孩们的晚餐,一次带我们去吃了鸭面

半年后,我们全家再次去吃鸭面,我却恍惚觉得上一次吃这一档鸭面是几天前的事情

回到家里,家兔像雪球一样变得越来越滚圆,家里多了个平面电视

爸妈的头发又似乎稀疏了点,弟妹们增长的高度让我绝望地预测我将会是全家最矮的冬瓜

其余好像就没什么改变了

那棵树还是一样落了一地枯叶,才开花

 

 

这次回来,先是雨下个不停,居銮水灾,跟金茂去UK farm观星,新年,跟老朋友搏杀喝茶,到弟弟的一颗乳牙掉了,凯俊光临我家,最后如愿跟何思慧聊天聊好久

间中就是见到亲戚、朋友就是不停地把脉把脉把脉,有把握开药的就开药

家族里亚健康的亲戚还真多,姑妈吃了六味地黄丸整体症状改善很多,她一直很开心抓着我说:“我的腰不酸了!腿有力了!”

 

 

 

现在又是要回去上海的时候了,

弟弟一直在我身边兜来兜去,说不想让我走

跟每一次的分开一模一样

 

 

 

 

也许只是自己一厢情愿

但真想在飞机起飞的瞬间

让马来西亚的时间停一会儿

可爱的小馒头。表哥的儿子。不知道我6月回来的时候,他会不会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