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吃马铃薯

现在仿佛就是世界末日了

深灰的天空,寒风搜刮着仅剩的绿意与生命力。

那枚冻死在窗前的苍蝇,用好多视角在看着世界

也许就能看见肥美的食物,温暖的大地

 

寒意从窗缘的每个缝隙渗透而入

我轻轻哈了一口气,烟的游戏总是那么活泼,乐此不疲

厨房里的冰箱现在瘦瘦的,房间里除了打字声一片死寂

于是好想烤一大铁盘的土豆、萝卜、番茄、蘑菇和鸡肉

抹上海盐,撒上迷迭香,淋好橄榄油

请朋友过来围成一桌,旁边有烘热的壁炉,木柴在劈劈啪啪燃烧

大伙互相撞杯,啤酒的泡沫

 

真的好冷啊

能不能把小太阳装在玻璃罐里售卖

拥抱着入睡(小心烫手),照亮每一双黑暗的瞳孔

 

 

冰箱还是瘦瘦的

路上的行人好像快被寒风的指尖逐个弹走

真的好想打电话给外卖餐厅说:“对,我要一盘青椒土豆丝,但不要煮,把原料送来。饭也是。谢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