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亲爱的莫扎特

亲爱的莫扎特

 

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是否也有没有旋律的时候。

当你听见那些金属互相撞击、街边不成调的小提琴呜咽扯着,华贵的妇女稀里哗啦说话

世界很喧嚣,很吵闹

你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会被听到

这件事有的时候是很介意的,有的时候强迫自己不介意

就像梵谷,也许他并不知道死后多年以后自己的画作会名扬世界

他也许不知道,那些向日葵,蓝色的小房间,自己那么细腻的用心,会点点滴滴被人分析

当人们不再关注画作的时候,当你笔头已枯竭

是否有人强逼着你,或者是你本身强逼着自己,为何不画呢?为何不谱呢?

仿佛被谁掐紧了脖子,企图挤出所剩无几的血

然而你知道,你不愿意

你不愿意什么都画

你不会在路上、在花店看到玫瑰、杜鹃、喇叭花、百合花…….你不会每一朵,都要巨细靡遗画下来

你只愿意把自己保留给向日葵

你知道,你是属于向日葵的

是吧?

 

 

亲爱的莫扎特,也许你的年代并没有那么多令人焦躁的声音

我向往那纯真简单的年代

然而自古以来,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年代是简单的

痛苦是自古一直存在,用鞭策贪婪愚昧的灵魂

 

 

因为心率常常加快,我一直很容易焦虑

任何细微的芝麻绿豆都会被放大,整颗脑球爬满急躁的红蚂蚁

我很烦,我不想说太多话

我不想在任何平台出现

 

我听着你如流水般谱出的旋律

音符轻轻蹦跳,安抚着我的焦躁

只是啊,你那象牙色的躯壳下,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呢?

 

 

用着沉默奋力抵抗着世界的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