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重奏

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距离诗已经很遥远了。但是却总会忽然收到某一段频率一样,刷刷又写出一段,写完一首之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文字。

也许我就是一台收音机。偶尔可以收到宇宙中的频率

让我的肉身躺在诗里面

如在森林里

在泥土上

在海浪中


艾未未莫名其妙地被中国当局抓了,由google search到《来自艾未未的包裹》的人也增多。FB有人发起了一些活动版面,点击like或者i’m attending来表达一点意愿,但除了表达一点意愿,还能做什么呢?或者问题应该反过来说,因为实在没办法做什么,所以只好表达一点意愿。

在支持艾未未的版面上,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comment,例如说:“ 这家伙,专心搞艺术就好了,搞这么多干什么,活该!”

艾未未确实是在专心地搞艺术啊,不然你以为艺术是什么,大哥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上句话回复进去。回复了,又有什么用?这些人永远也没办法明白。如同那些咒骂香港艺人为日本地震筹款是卖国行为的网友,多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如同那些无力、脆弱的like一样,滑鼠咯嗒一声以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有的人说这次是艾未未,下次就是韩寒了。

罢了罢了。这片土地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看回马来西亚也都没有好多少。

人们继续吃饭睡觉读书工作,不满政府,继续like、share责备政府的文章

与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适时登记一下成为选民,投一投你他妈的票呢,各位大爷们


学期末松松散散的时间,一些课都上完了。就在空节的缝隙间,我开始跟老师抄方。第一天去抄方,就把热水壶踢翻 @@ 碎碎平安,阿弥陀佛。幸好那时候老师还没到,师姐俐落地收拾了一下,我则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老师到的时候,水还没有烧好,所以老师的茶也没办法泡。后来老师知道是我打破的,只是很轻松地说:“没关系,没茶喝,我就抽烟。”

一开始抄方,听不懂老师用上海话念的主诉和药名,旁边的师兄就不断翻译给我听。听着听着,也就学会了一点。第二次再去抄方的时候,就换我念给师姐听,看我译得对不对。午饭的时候,师姐在老师面前赞我才第二次抄方就已经听懂那么多,学得很快。老师就指着我说:“她这个小家伙,很聪明的。”  >_<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只是感觉有一股热热的血涌向脸上。师姐还继续说我很用功(其实我最近都在懒,方歌还木有背完 T___T),老师说:“好好,用功就好” 还记得师姐以前就说过,老师喜欢用功的学生多过聪明的,毕竟聪明的不努力也是白费。

抄方的第二天,老师就送了我这支钢笔,是12K的英雄牌金笔。当下我真的好感动。以后握着这支笔开方子,每一笔都会记得老师的用心。。不知道前世积了什么大阴德,能够遇到这样好的老师。每个星期六教书,抄方送钢笔,看见你面色差了病了还会嘘寒问暖,病人多了看诊时间拖长老师就会请客吃午餐,每每还会督促要好好背书、好好抄方……

也许是一种因缘,第一次抄方后去吃午餐,大家去的那间川菜餐馆,正是两年前我刚刚来到上海,去陪脑瘫儿童玩耍的时候领队人请我吃饭的那间。上海那么大,却正巧就是一模一样的那一间。一走进商场,我所有的印象就回来了。2年后的今天,我遇到了很多善缘,师姐、师兄还有老师。我确信我是应该更努力,去做更多来回报,把这样的善缘传播出去。

Advertisements

蚂蚁蜜蜂们

忙碌的一周

时时刻刻都在感觉时光像大军啪啪哒哒压境而来,经过的事物都面目全非

每次回到上海,回到师父那里上课,就会强烈感觉到自己的不足

因为一个每则方剂、医学三字经都能琅琅上口的师姐,

因为能把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方歌都背得滚瓜烂熟,清晰明朗的师父

我立志把学校教都不教的百首方歌背完

但是背完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怎么保持记忆。

我的短期记忆可以跟拍立得一样好,但考试过了就一片空白

要持久记着是很难的事情

只好忘记了再背,背了忘记,就再背

背到梦里都出现了小青龙汤的方歌(也就因为这样把小青龙汤给永久记住了)

我就是不信,大脑它还能有多笨,它忘记了,我就再背,总有一天还是能记住的

又看了《本经疏证》,清朝的文言文就足以令我头昏眼花,还有很多出乎意料的古字

连医古文老师都要去翻翻字典才知道

于是我只能以龟速爬动各行各列的文字

一味滑石,每看一遍才又搞懂一点

所幸中学读的文言文给我垫下了基础,对独中教育的感激满溢于心

读不懂文言文,简直就像瞎子那样看不见古人智慧的瑰宝了

师父那天说他老了,怕以后来不及教我,怕他以后走不动,不能看诊,那我就不能抄方了。叫我紧紧加油,但又不能太急,毕竟中医很多东西还是要慢慢体会的……所以我还得寻找急和不急的平衡点……>_<

时光的大军袭来,谁也没有办法

下周还有期中考、点穴课、学校细细碎碎的琐事……

我还有好多中医的课外书籍、古书陈列在书架上,里面的文字仿佛都耐不住寂寞,像茧里面的蝴蝶蠢蠢欲动

而我却没有时间把它们释放出来

说到底,最困难的还是自制能力

因为那些课外的书籍、要背诵的方歌都不是学校要求的,都不是要考试的

因此我也就松松散散……

但是太急了,心情就变得很浮躁

眼睛会自动迅速扫描文字,视神经的讯号传到大脑里,却被烦躁的思绪覆盖过去

最后是根本在干着急,什么也读不到

所以还是到这里来写写部落格,把心里那些匆匆忙忙的蚂蚁、蜜蜂们赶到文字里去

我才能静下心来

再继续背书,继续慢慢理解古文中的意思

嗯,再继续努力吧


为什么我每次都要苦恼放什么题目 = =

想要一个储思盆,一根魔杖。把头壳里面的东西抽出来。

因为现在渐渐发觉现实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我专注的事情

总是没办法专心在这里打blog

我需要多多回到“现实中”,多多看医书,多多跟着老师抄方,多多跟朋友、男朋友、家人相处

我好像没了急着想说话,急着要让人家了解我,要告诉大家我的想法的那种冲动

沉淀的时间长了,真的会慢慢凝固

以前常常笑我男朋友是鹅卵石一样的人,因为一切的感觉在男人的脑里不会转化成细细碎碎的文字,那些感觉就只是感觉,甚至连“感觉”都不是,因为“感觉”本身就已经是两个字,就已经是语言了。

这样没有这么多语言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是像辛波斯卡的《一颗沙子看世界》或一出默片?

男生表达能力不强的脑里,好像只有“还好”两个字。电影怎么样?还好。你觉得谁谁怎么样?还好。今天考试难吗?还好。

吵架的时候,男朋友总是很生气,可是我却不明白他在生气的东西,因为他也在生气他表达不出来。像个气急败坏的小孩。

最后用了不同角度的问法(感谢辩论赐给我这个能力 = =  )才好不容易整理出一个所以然。

我不论看见、听见、遇到了什么,一列列句子就自动像电影字幕一样闪过

有时候文字乱舞,脑壳里也会很喧嚣,很热闹

但有了文字我才能整理归类我的想法,我的感觉阿

常常问我男朋友,我会不会很吵很烦?每天像机关枪一样稀里哗啦讲一大堆,什么东西都有一番说法

跟沉默的他比较起来,我俨然是aunty跟邻居八卦的架势

很庆幸的是,他就像一枚耳朵一样,总是静静听我说完话,然后回复小小的一两句

像颗躺在河流里的鹅卵石,任水哗哗不断流过,却不嫌弃不埋怨

那你到底会不会觉得我很吵?

不会阿。我很喜欢听你讲话。


接下来分享成功和失败的病案几则

1)小叔(高血压),头晕,两颧红,舌尖红,脉细数。
我给小叔吃六味地黄丸,一个月左右后,高血压消失了。开心 ^_^

2)弟弟,一周前感冒,现症见但咳不止,没有痰,没有其他症状
吃了两颗泡参粉胶囊后, 次日咳嗽就好了。

3)同学丽君,手足末端水肿,眼皮浮肿
玉米须30克煎汤代茶,次日浮肿大大退去。

4)妹妹,一周前感冒,现症见咳嗽,微微发热,痰黄稠,四肢困重,眼睛周围浮肿,舌尖红点,脉数,苔白腻
原本也用玉米须煎汤代茶,浮肿略减,可是不明显。
她的咳嗽,因为她说有点发热,我还以为还是表证,就让她吃银翘散,无效。显然是辩证错,应该是里证,不是表证。应该清肺热为主
妹妹不肯看医生,坚持要喝甜滋滋的药,加上她那天熬夜,舌两侧也浮现红点
所以我就乱配了罗汉果、杏仁 、川贝、生甘草、菊花
后来痰减少明显,可是咳嗽还有
原方加上蜜紫苑和款冬花,去掉菊花
接着咳嗽就完全止掉了
可是搞不清楚为什么她体内水湿为什么这么多,有喝玉米须茶、薏米水就情况变好,否则就打回原型
是阳虚、脾虚、肾虚或肺虚???

5)表哥,容易累,脉细数
这是1年前的事情
当时本来认为表哥阴虚,可是我问,有没有晚上睡觉出汗,有没有觉得热,有没有容易“上火”,他完全都没有,舌头也似乎很正常的样子
我还以为没有这些阴虚的典型症状,就不是阴虚了,还以为他只是熬夜,可能有点热,应该是气虚为主
我竟然贸贸然叫他喝黄芪片泡水,真是要命。幸好他也懒,没有什么遵照 @_@ 否则应该会更加阴虚,更加惨
后来回去问老师,老师才说,气阴两虚的阴虚症状不会很明显的。脉细数基本上就是阴虚的证据
表哥这个误诊真是非常严厉的教训,教我不要一直假厉害 @@ 还没有学足功夫就乱来

6)我,咳嗽,喉咙痛,头痛,清水鼻涕,发冷,发烧,舌和脉忘了
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足以让我知道我的基础是多么薄弱
搞不清楚寒热,因为不断发冷,又是清水鼻涕,误以为是表寒,就把自己裹在被里面预备“发汗解表”
发汗了几个小时,一点效果都没有
然后里热表热分不清楚,乱喝枇杷膏,咳嗽不但没有止,还多了黄粘痰
发展到后来,严重到晚上哮喘发作,痰阻碍在气管,呼吸困难,不得躺卧,心烦不得眠
又不愿意去医院被骗去做一大堆有的没的检查(没错,你只是咳嗽,可是会被骗去做什么x光啦、验血验尿验痰啦什么的)
最后被神奇伟大的鲜竹沥饮拯救过来,竹沥饮有滑痰定惊的效果
很好喝,甜甜的,喝下去效果神速,痰立刻很容易吐出来,整个气管直接干干净净、舒舒服服
而且喝下去就不烦了,很好睡~

但是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如果一开始是表热,为什么会出现清水鼻涕?如果是表寒,为什么发汗解表没有效?为什么会喉咙痛?


把病案打出来,其实是想要做个整理,想让自己知道学医过程的体会、疑惑、进步和不足

我用的药都很轻很少,最好泡水就可以喝下去那种。虽然间中真的很假厉害,碰了不少困难,自己的病自己误诊没关系,害了几个人才是让我最内疚的(真的恨不得自己把各种各样的病都生了,然后在自己身上试药,接着学习 = = )可是真的也学了很多,病人也是老师。现在不敢乱乱来了。有病可以找我研究,可是在我大学毕业之前,请先不要那么相信我 @@

人体是很复杂的,西医把人体机理机械化,也有好处,可以保证辨认疾病的正确。
可是人体毕竟不是机器阿……
中医就是要把每个人体都灵活治疗,同样的细菌到了不同的人体,不同的疾病反应,就有不同的药
同一个肿瘤在同一个器官上,但长在不同的人身上,不同的病因,中医就是有不同的治疗方法。
可这不就是把自己赶上绝路吗?明明就只是一个病,却要分成这么多,而且病人还有更多不同的变化
中医分辨疾病不仅仅要求经验、还需要对理论的熟透,对理论能灵活应用等等……如果分辨错误,要不就是无效,要不就是更惨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我还是想要灵活治疗,想要让病人更舒服地痊愈,而不是一直处于健康检查全部正常,却老是觉得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
我还是想挑战,我还是想用最好的方法……

美国每年有30%的病人,其实是因为西药的副作用而病的
你要长期吃降胆固醇的药物,你就得冒着肠胃不舒服、老人痴呆、肝功能异常等等后遗症的危险
你要从小就吃抗生素,白血球就得变成温室花朵
几乎全部的西药都有副作用,数之不尽,只是轻重之别而已

但是老师常常告诫我们不要有门户之见,西医手术很高明,手术如果对病人好那就选手术
子宫肌瘤、肿瘤什么的,开手术割后,后续的调理西医不行,那就让中医来做
高血压实在急得要爆血管、心脏衰竭了,又没有针灸,那赶紧先吞颗西药降一降

即使大家一有什么病,就冲到西医去,又怎么样呢?
作为一个Alternative medicine,我还是甘愿的,反正目的不就是让病人感觉好一点吗?

唉,到最后,还是只能说自己是犯贱,专门找一些困难的事情去挑战
当初也是,明明知道参加文学奖会有得奖压力,明明知道一边赏析一边批判自己的文字是很煎熬的事情,但还是要参加,还是要写。

眼前再难的路,还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