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吃马铃薯

现在仿佛就是世界末日了

深灰的天空,寒风搜刮着仅剩的绿意与生命力。

那枚冻死在窗前的苍蝇,用好多视角在看着世界

也许就能看见肥美的食物,温暖的大地

 

寒意从窗缘的每个缝隙渗透而入

我轻轻哈了一口气,烟的游戏总是那么活泼,乐此不疲

厨房里的冰箱现在瘦瘦的,房间里除了打字声一片死寂

于是好想烤一大铁盘的土豆、萝卜、番茄、蘑菇和鸡肉

抹上海盐,撒上迷迭香,淋好橄榄油

请朋友过来围成一桌,旁边有烘热的壁炉,木柴在劈劈啪啪燃烧

大伙互相撞杯,啤酒的泡沫

 

真的好冷啊

能不能把小太阳装在玻璃罐里售卖

拥抱着入睡(小心烫手),照亮每一双黑暗的瞳孔

 

 

冰箱还是瘦瘦的

路上的行人好像快被寒风的指尖逐个弹走

真的好想打电话给外卖餐厅说:“对,我要一盘青椒土豆丝,但不要煮,把原料送来。饭也是。谢谢”

Advertisements

水声

又搬家了。这次为了一个完整的厨房,大的房间,低的房租搬到后面的新宿舍。

再也不用煮咖喱以后,晚上闻到枕头都是咖喱味;羽绒服上沾满油烟味;或者在厕所切菜煮饭…..

在逐渐搬空自己房间以后,想起自己刚刚搬进来的模样。房间那时候还很敞亮,很空。我身上也没有多余的杂物

每搬一次家,要搬的箱子就越来越多…..真是累赘

为了避免被当作白斩鸡一样被搬家公司砍,我跟凯俊决定实行人力搬运,因此耗费了好几天时间才搬完

就在搬走的前几天,厕所水龙头莫名一直滴水,怎么都关不紧。

多像《重庆森林》里,梁朝伟在跟女友分手后,工作一半忽然觉得哪里不妥,跑着冲回家,发现屋子淹水了,他就一边收拾,一边默默地对自己的房子说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上班的时候忘了关水龙头,还是房子越来越有感情。我一直都以为它很坚强,谁知道它会哭得这么厉害。一个人哭,你只要给他一包纸巾,可是一个房子哭,你要多做很多功夫。”

再见了,906


分手的不只是屋子,还有我家可爱的狗咖啡豆

当初带它回家,除了是凯俊一时脑热,还因为怕它被宰成狗肉火锅(这里几乎每间餐馆都有的菜色)

养了一个月多,开始在思考毕业以后狗狗该怎么办,要带回家可是至少五千块以上的事情,还要被隔离三个月

它很调皮,很喜欢咬我的手指头,喜欢爬上床,又乘我搬家之际咬坏了我的衣服,衣服才没穿几次,亮片都破了(后来在它便便里面发现几枚亮片)

但是说到要送走它,还是很不舍得

但长大了,再送人就很难了,毕竟狗狗也是很忠心主人的

现在只希望能给它找到一户好人家,让我们偶尔回去看看它,再让他咬咬手指头。


今年月老应该很忙碌,忙着结绳子,解绳子。一边有好多人结婚、变成情侣,一边有好多人分手

身边就有几个男生朋友跟女友分手了

分手虽然很难过,但有时不尽然是坏事,是一个恋情的检视点,像考试成绩一样,fail了是要提醒你在这个sem你做错了什么,是选错课不适合,还是没有好好努力

选错课的情侣,有时被甩的一方会觉得自己那么爱对方,却被彻底狠心甩开,是绝对的受害者,但回头想想,这就跟蔡康永说的是一样的,把古代第一名的斯巴达勇士抓来念工程系,念了一段时间,勇士不断F,总不能说是工程系科主任抛弃勇士,不会赏识勇士吧?又或是把工程系里第一名的柔弱书生扔到斯巴达去,恐怕也没几天就一命呜呼了。仅仅只是不适合,找错方向,在错误的领地而已,双方都没有对错。深呼吸,往前看,再找过就好了。


一面搬家,一面要准备中药机考,简直就是体力和脑力一起被榨干

很累很累。

但好久没有写blog了,文字满满的在胸口,还是想写一写。

念中药的时候,发现一味药有三个功效,老师三个功效都用上了!每每如此,该味药有多少个功效,就多少个功效都用上

好比说蚕砂,祛风除湿、舒筋活络、和胃化湿

正好用在既有风湿,关节不灵活,兼有肚子常常涨风的病人身上

而不是风湿,关节不灵活,头痛的病人身上(如果是这样,老师不会用蚕砂 + 头痛药,老师会直接用共有祛风除湿、舒筋活络+解头痛的一味中药)

师姐常常说老师从来没有一味药是浪费的,原来是从来没有一味药的任何一个功效是浪费的

每每看老师的方子,一则病方里,第一次只看到里面的3个经典方剂,看多几次,各个药互相排列组合,又多出2个方剂,妙哉!

这就是一张方子的美啊


家有笨狗

自从养了咖啡豆,凯俊的新家就活泼起来了。

每次才回到家,门没开,就听到他从门缝狂嗅的声音,门开了,就扑过来,在脚边转圈磨蹭,咬一咬我的脚趾头

不理它的时候,它还会一直缠一直缠,还是不理它,它就吠我

然后不停兜来兜去,一直缠着要人抱抱

压力大的时候,我就把它抱在腿上,慢慢抚摸它柔顺的毛

摸久了它就会在我的大腿上睡觉,似乎还会做梦,隐隐呜叫了几声。

我不知道原来狗狗也做梦。也许蝴蝶真的也会做梦,梦见自己是一个人。

咖啡豆是凯俊外面捡回来的,也许是被主人抛弃了一次,它特别没有安全感

但每晚我都要“抛弃”它,走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我准备好东西,走出房门,它就知道我要走了

于是乎,每一次的走出房门,即使不是回我家,而仅仅只是去厨房拿东西煮菜、上厕所的时候,它就必定要跟在我的脚边,跟我出去,然后再跟我回来


我很喜欢它粉红色的肉垫,真的很可爱~~软软的~~

很想在它的肉垫上沾颜料,印在画纸上

家里还有一棵原本预计会枯死的薄荷

但它现在生命力超级旺盛,生机勃勃,比我这只病猫还要健康  Orz….

当初买它,是因为薄荷当作中药时,有疏肝解郁的作用,简单来说就是胸闷、心情不好的时候,闻一闻薄荷会觉得比较舒服

那时候心情很容易不好,结果就捧了这盆栽回家

现在清晨、睡前看到它越长越高,冒出好多芽,绿得像要跳舞了

于是,不用把它熬成中药,只是看到它心里就已经很宽,很宽,像在沙滩望见一望无际的海洋……


有关按钮

读书读疯了。问凯俊曰:为什么我们都不要过着原始的生活呢?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躲在山洞里面,摘摘水果吃,宁静地围在火坑旁。

是啊是啊,那时候就没有电脑了,没有羽绒服,生病了等死,也没有好吃的日本餐

 

 

自己走去吃晚餐,校园内一片漆黑

让眼球的焦点模糊一点,把脑袋理智的按钮啪嗒关掉

校园内就长满了荧光的蘑菇,巨大的树木,树藤依依垂挂着,还有昆虫鸣声

 

 

 

继两只猫,一只兔子之后(现在一只猫死了,一只猫跑了,兔子送人了)

家里又养了一只小狗狗

经过几次鉴定,是一只笨狗

教了好几次都不知道在哪里上厕所

从前我家小雪纳瑞聪明得很,都没有教它怎么开门,它自己观察观察着就会开了

而且善演戏。那时候它喜欢跟猫玩在一起,还把自己的狗粮分了给猫吃,但是它知道我们不喜欢野猫,因为野猫会翻开垃圾袋

当时它正跟猫们玩得兴高采烈,扑蝴蝶状,见我们走近了,立刻凶恶地吠了几声,佯装把猫们赶走

谁说演戏这回事是人类才会的,人家狗狗也学得似模似样,一点不输那些偶像剧主角

可惜它现在仍然下落不明

唉,又想起了它那水汪汪,可怜兮兮的眼睛

 

知道我们家养了条狗之后

朋友第一反应就是:“ 怎么凯俊什么动物都养啊?”   寂寞罗,因为我都不理他 = =

都在上网

在读一大堆书

在睡觉

还有在幻想自己房间是山洞

 

 

 

 

有这样的女朋友真是歹命啊。。。。

然后现在12点25分

竟然还跟我在上网

陈文恬wake up plsssssss

 

 

 

 

哦哦,刚刚fb看到四嫂的宝宝快出来了

要努力按合谷穴噢 ^_^

6月回去又有一个肉团可以抱抱啦

以后长大,你就可以陪姐姐一起幻想了

报告完毕

我现在就去读考试

啪嗒


三重奏

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距离诗已经很遥远了。但是却总会忽然收到某一段频率一样,刷刷又写出一段,写完一首之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文字。

也许我就是一台收音机。偶尔可以收到宇宙中的频率

让我的肉身躺在诗里面

如在森林里

在泥土上

在海浪中


艾未未莫名其妙地被中国当局抓了,由google search到《来自艾未未的包裹》的人也增多。FB有人发起了一些活动版面,点击like或者i’m attending来表达一点意愿,但除了表达一点意愿,还能做什么呢?或者问题应该反过来说,因为实在没办法做什么,所以只好表达一点意愿。

在支持艾未未的版面上,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comment,例如说:“ 这家伙,专心搞艺术就好了,搞这么多干什么,活该!”

艾未未确实是在专心地搞艺术啊,不然你以为艺术是什么,大哥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上句话回复进去。回复了,又有什么用?这些人永远也没办法明白。如同那些咒骂香港艺人为日本地震筹款是卖国行为的网友,多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如同那些无力、脆弱的like一样,滑鼠咯嗒一声以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有的人说这次是艾未未,下次就是韩寒了。

罢了罢了。这片土地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看回马来西亚也都没有好多少。

人们继续吃饭睡觉读书工作,不满政府,继续like、share责备政府的文章

与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适时登记一下成为选民,投一投你他妈的票呢,各位大爷们


学期末松松散散的时间,一些课都上完了。就在空节的缝隙间,我开始跟老师抄方。第一天去抄方,就把热水壶踢翻 @@ 碎碎平安,阿弥陀佛。幸好那时候老师还没到,师姐俐落地收拾了一下,我则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老师到的时候,水还没有烧好,所以老师的茶也没办法泡。后来老师知道是我打破的,只是很轻松地说:“没关系,没茶喝,我就抽烟。”

一开始抄方,听不懂老师用上海话念的主诉和药名,旁边的师兄就不断翻译给我听。听着听着,也就学会了一点。第二次再去抄方的时候,就换我念给师姐听,看我译得对不对。午饭的时候,师姐在老师面前赞我才第二次抄方就已经听懂那么多,学得很快。老师就指着我说:“她这个小家伙,很聪明的。”  >_<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只是感觉有一股热热的血涌向脸上。师姐还继续说我很用功(其实我最近都在懒,方歌还木有背完 T___T),老师说:“好好,用功就好” 还记得师姐以前就说过,老师喜欢用功的学生多过聪明的,毕竟聪明的不努力也是白费。

抄方的第二天,老师就送了我这支钢笔,是12K的英雄牌金笔。当下我真的好感动。以后握着这支笔开方子,每一笔都会记得老师的用心。。不知道前世积了什么大阴德,能够遇到这样好的老师。每个星期六教书,抄方送钢笔,看见你面色差了病了还会嘘寒问暖,病人多了看诊时间拖长老师就会请客吃午餐,每每还会督促要好好背书、好好抄方……

也许是一种因缘,第一次抄方后去吃午餐,大家去的那间川菜餐馆,正是两年前我刚刚来到上海,去陪脑瘫儿童玩耍的时候领队人请我吃饭的那间。上海那么大,却正巧就是一模一样的那一间。一走进商场,我所有的印象就回来了。2年后的今天,我遇到了很多善缘,师姐、师兄还有老师。我确信我是应该更努力,去做更多来回报,把这样的善缘传播出去。


蚂蚁蜜蜂们

忙碌的一周

时时刻刻都在感觉时光像大军啪啪哒哒压境而来,经过的事物都面目全非

每次回到上海,回到师父那里上课,就会强烈感觉到自己的不足

因为一个每则方剂、医学三字经都能琅琅上口的师姐,

因为能把神农本草经、伤寒论、金匮要略、方歌都背得滚瓜烂熟,清晰明朗的师父

我立志把学校教都不教的百首方歌背完

但是背完不是问题,问题是要怎么保持记忆。

我的短期记忆可以跟拍立得一样好,但考试过了就一片空白

要持久记着是很难的事情

只好忘记了再背,背了忘记,就再背

背到梦里都出现了小青龙汤的方歌(也就因为这样把小青龙汤给永久记住了)

我就是不信,大脑它还能有多笨,它忘记了,我就再背,总有一天还是能记住的

又看了《本经疏证》,清朝的文言文就足以令我头昏眼花,还有很多出乎意料的古字

连医古文老师都要去翻翻字典才知道

于是我只能以龟速爬动各行各列的文字

一味滑石,每看一遍才又搞懂一点

所幸中学读的文言文给我垫下了基础,对独中教育的感激满溢于心

读不懂文言文,简直就像瞎子那样看不见古人智慧的瑰宝了

师父那天说他老了,怕以后来不及教我,怕他以后走不动,不能看诊,那我就不能抄方了。叫我紧紧加油,但又不能太急,毕竟中医很多东西还是要慢慢体会的……所以我还得寻找急和不急的平衡点……>_<

时光的大军袭来,谁也没有办法

下周还有期中考、点穴课、学校细细碎碎的琐事……

我还有好多中医的课外书籍、古书陈列在书架上,里面的文字仿佛都耐不住寂寞,像茧里面的蝴蝶蠢蠢欲动

而我却没有时间把它们释放出来

说到底,最困难的还是自制能力

因为那些课外的书籍、要背诵的方歌都不是学校要求的,都不是要考试的

因此我也就松松散散……

但是太急了,心情就变得很浮躁

眼睛会自动迅速扫描文字,视神经的讯号传到大脑里,却被烦躁的思绪覆盖过去

最后是根本在干着急,什么也读不到

所以还是到这里来写写部落格,把心里那些匆匆忙忙的蚂蚁、蜜蜂们赶到文字里去

我才能静下心来

再继续背书,继续慢慢理解古文中的意思

嗯,再继续努力吧


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迟到的上海,迟到的雪,迟到的文章

下雪了!

偷偷跟在蓝色伞君后面好久,终于盼到他站在这个角度上让我偷拍>_<

禁止通行,前方有两颗很萌的小蘑菇!

 

把这花上的雪化了,酿菊花酒去

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

很大的雪,本来想说与其推着脚车冻死,倒不如骑着回家,但这简直是不要命了。

晚上,闭上双眼,还是可以看到好多一片片白花花的雪飘进眼睛里
像泡在海里久了,脑里会有摇摆的浪一样
原来眼睛也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