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吃马铃薯

现在仿佛就是世界末日了

深灰的天空,寒风搜刮着仅剩的绿意与生命力。

那枚冻死在窗前的苍蝇,用好多视角在看着世界

也许就能看见肥美的食物,温暖的大地

 

寒意从窗缘的每个缝隙渗透而入

我轻轻哈了一口气,烟的游戏总是那么活泼,乐此不疲

厨房里的冰箱现在瘦瘦的,房间里除了打字声一片死寂

于是好想烤一大铁盘的土豆、萝卜、番茄、蘑菇和鸡肉

抹上海盐,撒上迷迭香,淋好橄榄油

请朋友过来围成一桌,旁边有烘热的壁炉,木柴在劈劈啪啪燃烧

大伙互相撞杯,啤酒的泡沫

 

真的好冷啊

能不能把小太阳装在玻璃罐里售卖

拥抱着入睡(小心烫手),照亮每一双黑暗的瞳孔

 

 

冰箱还是瘦瘦的

路上的行人好像快被寒风的指尖逐个弹走

真的好想打电话给外卖餐厅说:“对,我要一盘青椒土豆丝,但不要煮,把原料送来。饭也是。谢谢”


三重奏

有的时候,还以为自己距离诗已经很遥远了。但是却总会忽然收到某一段频率一样,刷刷又写出一段,写完一首之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些文字。

也许我就是一台收音机。偶尔可以收到宇宙中的频率

让我的肉身躺在诗里面

如在森林里

在泥土上

在海浪中


艾未未莫名其妙地被中国当局抓了,由google search到《来自艾未未的包裹》的人也增多。FB有人发起了一些活动版面,点击like或者i’m attending来表达一点意愿,但除了表达一点意愿,还能做什么呢?或者问题应该反过来说,因为实在没办法做什么,所以只好表达一点意愿。

在支持艾未未的版面上,也出现了不可思议的comment,例如说:“ 这家伙,专心搞艺术就好了,搞这么多干什么,活该!”

艾未未确实是在专心地搞艺术啊,不然你以为艺术是什么,大哥

想了想,还是没有把上句话回复进去。回复了,又有什么用?这些人永远也没办法明白。如同那些咒骂香港艺人为日本地震筹款是卖国行为的网友,多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如同那些无力、脆弱的like一样,滑鼠咯嗒一声以后什么也没有留下。

有的人说这次是艾未未,下次就是韩寒了。

罢了罢了。这片土地有太多无法理解的事情。看回马来西亚也都没有好多少。

人们继续吃饭睡觉读书工作,不满政府,继续like、share责备政府的文章

与其这样,你们为什么不能适时登记一下成为选民,投一投你他妈的票呢,各位大爷们


学期末松松散散的时间,一些课都上完了。就在空节的缝隙间,我开始跟老师抄方。第一天去抄方,就把热水壶踢翻 @@ 碎碎平安,阿弥陀佛。幸好那时候老师还没到,师姐俐落地收拾了一下,我则站在一旁不知所措。。。。。。。@@老师到的时候,水还没有烧好,所以老师的茶也没办法泡。后来老师知道是我打破的,只是很轻松地说:“没关系,没茶喝,我就抽烟。”

一开始抄方,听不懂老师用上海话念的主诉和药名,旁边的师兄就不断翻译给我听。听着听着,也就学会了一点。第二次再去抄方的时候,就换我念给师姐听,看我译得对不对。午饭的时候,师姐在老师面前赞我才第二次抄方就已经听懂那么多,学得很快。老师就指着我说:“她这个小家伙,很聪明的。”  >_< 我不知道应该怎样回应,只是感觉有一股热热的血涌向脸上。师姐还继续说我很用功(其实我最近都在懒,方歌还木有背完 T___T),老师说:“好好,用功就好” 还记得师姐以前就说过,老师喜欢用功的学生多过聪明的,毕竟聪明的不努力也是白费。

抄方的第二天,老师就送了我这支钢笔,是12K的英雄牌金笔。当下我真的好感动。以后握着这支笔开方子,每一笔都会记得老师的用心。。不知道前世积了什么大阴德,能够遇到这样好的老师。每个星期六教书,抄方送钢笔,看见你面色差了病了还会嘘寒问暖,病人多了看诊时间拖长老师就会请客吃午餐,每每还会督促要好好背书、好好抄方……

也许是一种因缘,第一次抄方后去吃午餐,大家去的那间川菜餐馆,正是两年前我刚刚来到上海,去陪脑瘫儿童玩耍的时候领队人请我吃饭的那间。上海那么大,却正巧就是一模一样的那一间。一走进商场,我所有的印象就回来了。2年后的今天,我遇到了很多善缘,师姐、师兄还有老师。我确信我是应该更努力,去做更多来回报,把这样的善缘传播出去。


为什么我每次都要苦恼放什么题目 = =

想要一个储思盆,一根魔杖。把头壳里面的东西抽出来。

因为现在渐渐发觉现实生活中,有太多需要我专注的事情

总是没办法专心在这里打blog

我需要多多回到“现实中”,多多看医书,多多跟着老师抄方,多多跟朋友、男朋友、家人相处

我好像没了急着想说话,急着要让人家了解我,要告诉大家我的想法的那种冲动

沉淀的时间长了,真的会慢慢凝固

以前常常笑我男朋友是鹅卵石一样的人,因为一切的感觉在男人的脑里不会转化成细细碎碎的文字,那些感觉就只是感觉,甚至连“感觉”都不是,因为“感觉”本身就已经是两个字,就已经是语言了。

这样没有这么多语言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是像辛波斯卡的《一颗沙子看世界》或一出默片?

男生表达能力不强的脑里,好像只有“还好”两个字。电影怎么样?还好。你觉得谁谁怎么样?还好。今天考试难吗?还好。

吵架的时候,男朋友总是很生气,可是我却不明白他在生气的东西,因为他也在生气他表达不出来。像个气急败坏的小孩。

最后用了不同角度的问法(感谢辩论赐给我这个能力 = =  )才好不容易整理出一个所以然。

我不论看见、听见、遇到了什么,一列列句子就自动像电影字幕一样闪过

有时候文字乱舞,脑壳里也会很喧嚣,很热闹

但有了文字我才能整理归类我的想法,我的感觉阿

常常问我男朋友,我会不会很吵很烦?每天像机关枪一样稀里哗啦讲一大堆,什么东西都有一番说法

跟沉默的他比较起来,我俨然是aunty跟邻居八卦的架势

很庆幸的是,他就像一枚耳朵一样,总是静静听我说完话,然后回复小小的一两句

像颗躺在河流里的鹅卵石,任水哗哗不断流过,却不嫌弃不埋怨

那你到底会不会觉得我很吵?

不会阿。我很喜欢听你讲话。


接下来分享成功和失败的病案几则

1)小叔(高血压),头晕,两颧红,舌尖红,脉细数。
我给小叔吃六味地黄丸,一个月左右后,高血压消失了。开心 ^_^

2)弟弟,一周前感冒,现症见但咳不止,没有痰,没有其他症状
吃了两颗泡参粉胶囊后, 次日咳嗽就好了。

3)同学丽君,手足末端水肿,眼皮浮肿
玉米须30克煎汤代茶,次日浮肿大大退去。

4)妹妹,一周前感冒,现症见咳嗽,微微发热,痰黄稠,四肢困重,眼睛周围浮肿,舌尖红点,脉数,苔白腻
原本也用玉米须煎汤代茶,浮肿略减,可是不明显。
她的咳嗽,因为她说有点发热,我还以为还是表证,就让她吃银翘散,无效。显然是辩证错,应该是里证,不是表证。应该清肺热为主
妹妹不肯看医生,坚持要喝甜滋滋的药,加上她那天熬夜,舌两侧也浮现红点
所以我就乱配了罗汉果、杏仁 、川贝、生甘草、菊花
后来痰减少明显,可是咳嗽还有
原方加上蜜紫苑和款冬花,去掉菊花
接着咳嗽就完全止掉了
可是搞不清楚为什么她体内水湿为什么这么多,有喝玉米须茶、薏米水就情况变好,否则就打回原型
是阳虚、脾虚、肾虚或肺虚???

5)表哥,容易累,脉细数
这是1年前的事情
当时本来认为表哥阴虚,可是我问,有没有晚上睡觉出汗,有没有觉得热,有没有容易“上火”,他完全都没有,舌头也似乎很正常的样子
我还以为没有这些阴虚的典型症状,就不是阴虚了,还以为他只是熬夜,可能有点热,应该是气虚为主
我竟然贸贸然叫他喝黄芪片泡水,真是要命。幸好他也懒,没有什么遵照 @_@ 否则应该会更加阴虚,更加惨
后来回去问老师,老师才说,气阴两虚的阴虚症状不会很明显的。脉细数基本上就是阴虚的证据
表哥这个误诊真是非常严厉的教训,教我不要一直假厉害 @@ 还没有学足功夫就乱来

6)我,咳嗽,喉咙痛,头痛,清水鼻涕,发冷,发烧,舌和脉忘了
这是去年夏天的事情,足以让我知道我的基础是多么薄弱
搞不清楚寒热,因为不断发冷,又是清水鼻涕,误以为是表寒,就把自己裹在被里面预备“发汗解表”
发汗了几个小时,一点效果都没有
然后里热表热分不清楚,乱喝枇杷膏,咳嗽不但没有止,还多了黄粘痰
发展到后来,严重到晚上哮喘发作,痰阻碍在气管,呼吸困难,不得躺卧,心烦不得眠
又不愿意去医院被骗去做一大堆有的没的检查(没错,你只是咳嗽,可是会被骗去做什么x光啦、验血验尿验痰啦什么的)
最后被神奇伟大的鲜竹沥饮拯救过来,竹沥饮有滑痰定惊的效果
很好喝,甜甜的,喝下去效果神速,痰立刻很容易吐出来,整个气管直接干干净净、舒舒服服
而且喝下去就不烦了,很好睡~

但是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如果一开始是表热,为什么会出现清水鼻涕?如果是表寒,为什么发汗解表没有效?为什么会喉咙痛?


把病案打出来,其实是想要做个整理,想让自己知道学医过程的体会、疑惑、进步和不足

我用的药都很轻很少,最好泡水就可以喝下去那种。虽然间中真的很假厉害,碰了不少困难,自己的病自己误诊没关系,害了几个人才是让我最内疚的(真的恨不得自己把各种各样的病都生了,然后在自己身上试药,接着学习 = = )可是真的也学了很多,病人也是老师。现在不敢乱乱来了。有病可以找我研究,可是在我大学毕业之前,请先不要那么相信我 @@

人体是很复杂的,西医把人体机理机械化,也有好处,可以保证辨认疾病的正确。
可是人体毕竟不是机器阿……
中医就是要把每个人体都灵活治疗,同样的细菌到了不同的人体,不同的疾病反应,就有不同的药
同一个肿瘤在同一个器官上,但长在不同的人身上,不同的病因,中医就是有不同的治疗方法。
可这不就是把自己赶上绝路吗?明明就只是一个病,却要分成这么多,而且病人还有更多不同的变化
中医分辨疾病不仅仅要求经验、还需要对理论的熟透,对理论能灵活应用等等……如果分辨错误,要不就是无效,要不就是更惨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愿意放弃,我还是想要灵活治疗,想要让病人更舒服地痊愈,而不是一直处于健康检查全部正常,却老是觉得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
我还是想挑战,我还是想用最好的方法……

美国每年有30%的病人,其实是因为西药的副作用而病的
你要长期吃降胆固醇的药物,你就得冒着肠胃不舒服、老人痴呆、肝功能异常等等后遗症的危险
你要从小就吃抗生素,白血球就得变成温室花朵
几乎全部的西药都有副作用,数之不尽,只是轻重之别而已

但是老师常常告诫我们不要有门户之见,西医手术很高明,手术如果对病人好那就选手术
子宫肌瘤、肿瘤什么的,开手术割后,后续的调理西医不行,那就让中医来做
高血压实在急得要爆血管、心脏衰竭了,又没有针灸,那赶紧先吞颗西药降一降

即使大家一有什么病,就冲到西医去,又怎么样呢?
作为一个Alternative medicine,我还是甘愿的,反正目的不就是让病人感觉好一点吗?

唉,到最后,还是只能说自己是犯贱,专门找一些困难的事情去挑战
当初也是,明明知道参加文学奖会有得奖压力,明明知道一边赏析一边批判自己的文字是很煎熬的事情,但还是要参加,还是要写。

眼前再难的路,还是要走。


我吐了很多怨气

久违了亲爱的B612星球。因为我到地球去流浪了一下。

在这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到北京去背包了,表侄出生了,公公去世了,我睡了,我醒了……
原来有些事情过期就是过期了,就不怎么想去写下来了。

昨天第一次到医院见习
同时见识到庸医和名医的差别。
庸医乱乱开药,急急忙忙把病人推搪出去,再不满意吗?你自个去做血液、骨头、心电图检查……
失眠吗?就随便开个失眠的中成药(失眠在中医里面可是有很多很多病因的)
便秘吗?就开润肠通便的中成药。可人家是气虚便秘阿!!
不放心阿?好,去做个肠胃镜检查!
这不就是西医的治疗方法吗???你还坐在中医诊室里面干什么?!快快改行拉!
她又是戴了口罩,又是用头罩包扎起来,想是怕日后让病患认出她的面貌来。
这一类庸医砸坏中医的牌匾不说,还置病人的痛苦于不顾!
莫不让我直接溜出诊室,赶快找另外一个老师跟。
这不,一个病人从她诊室走出来后,以中国人特强的说话力度嚷嚷:“中医不是望闻问切的吗?怎么这个医生也不把脉也不看舌头,开了一大堆检查单,匆匆忙忙把我推出诊室,这是什么中医?!”
这是什么中医?????

张仲景、扁鹊、李东垣等等古代名医泉下有知,都无法安息。
感叹中医学沦落成这个地步。
中医学何等高深,只可惜曲高和寡
那些说中医没有用的人,只因他们都遇上了庸医!
一个没有用的医学,可以存活几千多年吗?
有谁知道,我感冒喷嚏不停,心烦想呕,忽冷忽热,喝了小柴胡冲剂,1个小时内见效。速度之快连我都惊讶
你还以为中药都是慢调子的呢。
跟panadol感冒片、抗生素有同样效果,却不怕后遗症。

我肚子胀风,胀满疼痛,曾经也喝了不少西药胃药
现在我发现藿香正气同样有迅速的效果,又不怕以后有胃酸过多等等副作用
其他我就不举例子了
以上的药仅供参考,只对我的症
肚子胀风、感冒在中医里是有好多种病因的
当然再厉害的中医,也有犯错的时候
尤其是当他们粗心的时候
一个病人,常常觉得疲倦。
A中医觉得这必定是气虚(因为气虚者常感疲倦),也不多问,也不看舌,胡乱把脉,开了补气药,无效。
B中医,考虑舌,脉,两颧红红的,有热,辨气阴两虚。开了药,见效。
这就是厉害的医生和庸医的差别。考虑病情要周全,问诊要仔细,全部都要一起参考,综合分析,缺一不可。
那些随随便便读了几本书,靠几招推拿针灸,就在马来西亚混饭吃的所谓“老中医”
简直就是为祸人间,好端端把古人的智慧污蔑了
人们摇旗高喊什么提倡中医呢
我看,把这些庸医通通都给除掉,就是大大振兴中医了。

花花绿绿

Remember, if you ever need a helping hand, you’ll find them at the end of each of your arms. As you grow older, you will discover that you have two hands, one for helping yourself, the other for helping others.

Audrey Hepburn


碎碎念。住了8个月的宾馆,我终于可以搬到宿舍去了。搞不清楚为什么学校和宿舍单位是分隔开来的,搞到留学生未必有宿舍住,必须给超乎昂贵的房费住宾馆。据说复旦大学砍留学生砍得更重,我一个月单人房八百马币,而他们双人房一个人竟然要九百马币一个月。就惨烈的就是投诉无门,学校只能礼貌地告诉你 “对不起,宿舍不归我们管,我们也无能为力。” kns……

想必是中国大学都很看得起国际学生,把他们个个当作一座座金山银山来劈。

说回我的新房间。宿舍的前主人应该是个女生,房间里透着淡淡的香氛,阳台装了窗口和蚊网,门缝也粘了海绵封。还留了两个紫色的香薰蜡烛在厕所。并且房间一尘不染得连我宾馆的房间都要自惭形秽。听说其他朋友搬进去宿舍之前,都要大扫除一番,污垢尘灰的厚度是用cm计算的。同一层的楼友是两个同学一个学姐还有一个韦先生。总之整体感觉非常之好~

就今天去提款还押金和3个月房费,我把整整花花绿绿的5760人民币塞进口袋里面。结果骑脚车半途飘了800大元出来,花花绿绿地沾在马路上。后面的中国同学猛喊:“同学同学!”   还一路跑上来追我的脚车,告诉我我的钱掉了。

我的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精神未定。摸摸口袋,好在其余5000人民币没有掉出来。要是5760大元这么一路上飘着撒钱,我就……

我胡乱地道了谢,还莫名其妙说了对不起。他们也没说什么,就说没事没事。

尽管态度恶劣的中国人还是到处都是,但好人还是不少。由衷感谢他们。要不是他们的出现,我花花绿绿的800大元落在马路上肯定没了。下次念经的时候,回向的对象又多了他们一群。并且茹素一个星期回向给他们。(反正每天一日三餐跟着韦先生,我本来就在茹素了= =)

————————————————————————————————————————————————

最近爆爱Bee Gees的How deep is your love。

然后我很跳tone的喜欢英伦摇滚的keane的《somewhere only we know》,彻底被主唱的声音俘虏。
是coldplay以来,我最喜欢的英伦摇滚歌手。一直很喜欢英伦摇滚那种调调。哀伤优美却不肉麻过度。

顺道推荐Corinne Bailey Rae的歌。《Enchanment》和《Like a star》是那么的温暖。
还有还有Audrey Hepburn的moon river。她靠在窗台上,轻轻弹吉他唱着Moon River的这一画面真的很美
之前看过她演的《罗马假期》,感觉很好,于是打算再接再厉她的《第凡内早餐》和《战争与和平》
很早以前因为心理学课的关系,看了鼎鼎大名的希区柯克导的《爱德华大夫》
同样也是黑白的。剧情很简单,演员的表情也略嫌浮夸。
但躲进黑白色调,躲进过去单纯简单的世界里面,似乎会让我感觉舒服一点。= =” 
谁来把我叫醒吧。
韦先生刚开始跟我在一起的时候,觉得我听的歌总是要死不活的。要不是悠长轻柔得像重症肌无力的病患在唱歌,要不就是懒成一滩泥。我又反复在他耳边叨念,平淡如水,毫无high点的歌曲,才是最难最难唱的。不像杨宗炜翻唱的《背叛》和《新不了情》,激昂浓烈容易使人感动~但我一直觉得平淡如水而深刻的东西的感动度会更持久哎。跟写文章是一个道理的。不过实在太难了太难了(叹气) 
韦先生那天说,听久了那些半生不死的音乐以后,竟然会开始习惯,开始喜欢了。可喜可贺~~ ^_^(拍手)

blog阿blog阿

Photobucket   
http://www.flickr.com/photos/jup3nep/2055171607/page2/


曾有段时间陶杰的专栏网站被中国封杀了,于是在进入那面网页时,只能看到这段话:

『每个人都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森林,也许我们从来不曾走过,但它一直在那里,总会在那里,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遇。』-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尽管知道网站是被封杀了,但我时不时还是会点击这个网站,抱着“相逢的人会再相遇”的期待网站会重新开放。

后来我逐渐觉得,一个人的blog也很像一座森林。有人的blog开发得像国家公园,种上奇珍异草吸引人潮。有的人是荒废的丛木;有的人是放了好多知识让其他人自由进入取出;有的人专门释放自己悲伤因子,落木萧萧;有的人种植了好多好多自己的记忆,成林……

我一直很喜欢看人家的blog,把他们都放到google reader里,慢慢收藏。有时候感觉自己好像在观察一个又一个玻璃罐的标本。而自己同时又作为其他人的标本,让人家看。也唯有此,才能稍微感觉不那么孤单。

还记得多年前的銮中文学奖,有位叫黄子荣的小说评审。对他的印象不是很深,但后来得悉他骨癌去世了,就用伟大的google找到了他的space,蹑手蹑脚地探入。感觉自己像走进了森林里遗落的小木屋,他永远也不可能更新或回复谁的留言,甚至连道别都来不及说一声,只留下一些生活碎语的呢喃,一些理论,一些知识,一些体悟。

我不禁想啊……人死后,新的坟冢,一开始鲜果清香,缅怀追忆,但逐渐亲人也消逝在时光的河流中,坟冢便又独自静静地立在那,看着世事万物潮汐瞬变,星辰陨落……但留下的blog会不会像个网络海洋中的一座岛?坟冢是会有残败塌陷的一天,但blog却能够抵抗更多的时光冲击。日记本纸张会泛黄破碎,字迹终会模糊,但blog却一直都是blog自己。
会不会有一天有人偶尔不小心,被搜寻引擎牵着进去了,一探,屋外空山鸟语,些许阳光碎落在书卷上,静静地翻看里头的文字,才浑然察觉这是10年前,抑或20年前,甚至一世纪以前的文字?
这样的概念,跟你走进偌大的图书馆是不一样的。书本只能说是作者的其中一小片灵魂。就好像听mozart的音乐和看mozart写给他爸爸的书信,是绝对不一样的。
我不时会很自作浪漫地想起我被扒走的手机。是不是会从我的手机里,看见我的sms知道我刚来上海不久;看见我照片里的马来西亚国旗,知道我是马来西亚人;看见我存的那些草稿,那些文字……
我死了过后,会不会有人从我的blog、手机、信箱、msn chat log、google reader中慢慢摸索出我是怎样的人呢?话说回来,我一方面在孤独着呐喊没有什么人了解我,一方面其实也并不是很想让人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欸。

好吧我没有心读考试所以打blog

 #1

不知道为什么从前听了毫无感觉,因此冷藏起来的曲子,最近不小心挖出来过后听来好有感觉,感觉多到满溢出来,激动得无法言喻。其中一首就是贝多芬的悲怆奏鸣曲。要死,我原本只记得旋律,忘了歌名(这样子是没办法google search的呀>_<)偶然情况下,才“失而复得”。因此这首歌又成为我的新宠。
感谢中国政府。没了youtube,我才能发现土豆网这片新大陆,原来里面优质的古典乐真的不少。近来发现听了会变聪明的mozart sonata in D kv448(wikipedia写的),朗朗的版本好听得太多太多了,层次感也非常漂亮,颜色都弹出来了。这个版本也只有土豆有,之前youtube的版本比较不好听。
其实阿,我一开始是很俗气地听来企图让自己变聪明一点的。但后来听着听着,就很喜欢了。因为真的很好听。我不晓得为什么听莫扎特的曲子心情会变好,本来是苍白脱色的心情,听着听着,不知不觉就染上亮丽的色调了。子俊在忙活动忙到很杜揽的时候,就在msn跟我说:“我等下要去听mozart了!!”
可也不是说要去“睁大眼睛,打开双耳”去仔细注意每一秒每一段旋律哪里漂亮,哪里让人开心了。我以前就是蠢得这么做。这跟拿个放大镜去西湖,一石一土地去注意哪里才最美没有什么差别。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发现原来放心感受就行了。
还记得木焱写,那些不懂得诗的人,正在天堂里睡觉。
我的音乐神经是很粗很长的,美好的旋律要刺激到我的脑,是又迟钝又缓慢的。钢琴老师总是说,你要放多点感情啊,你要放多点感情。妈妈还说我是一尾冷血动物。到底怎样才是多点感情……….在天堂里,我昏迷了好久好久,学会写诗了,学会拍照了,学会弹琴了,才好不容易睁开半只眼睛。真的是好美的世界……其实也不一定要古典乐才是最美的,也不是刻意要让自己显得特别有文化气息什么的。每个人睁开眼睛的方式不一样,看到的世界也不一样。摇滚乐、流行乐、华乐也有很漂亮的地方,只是我特别喜欢古典乐里头的世界。
来到上海,浸泡在美的世界的时间大大锐减。不能再像毕业那段时光,缓缓看个电影,再花一天的时间也许只翻半本书,也许只写了两列句子,用整个下午只弹一首歌,半夜不睡觉看夏宇诗集,慢慢看阳光的变化……
现在生活回到正规的轨道,虽然很喜欢中医基础理论,也很喜欢心理学。但终究有一些课业压力,尤其是解剖学,我愚蠢的脑袋总是背了忘记,忘记了再背,背了再忘记……于是一个星期的开头总有monday blue,然后期待着friday。过了周末,就是monday blue,然后又继续期待着周末……连田俊借我的《常识》和《礼物》也只好以奇慢地速度向后方页数蠕动着。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文恬,快别睡了。

#2

总觉得我弟弟是草原上奔跑的小孩~!

一日中午,我们姐弟俩msn

我:妈在吗?我要找她

弟弟:Photobucket

我:哇,好可爱!我也给你一只蜜蜂!Photobucket

Photobucket

弟弟:没有 T_T

我:
Photobucket

弟弟:
Photobucket

我:
Photobucket

弟弟:
Photobucket

好感动的三个字噢。是手写的噢。

有这样的弟弟就好啦~~还用什么男朋友
哈哈

话说那天梦到亲人死去。非常非常难过。尽管我知道生命无常,但我很害怕我人在远方,亲人就这样走了,到最后一刻,我也不在他们身边。


#3

秋天温度继续地缓缓下降。

我继续无法自拔地恋恋写字,无缘无故把一堆字抄进本子里。因为有时候真的很需要写字落笔的那份宁静。

好像很久没有碰颜料了。

房间里有等待晾干的玫瑰花。刮风这天,我在课室里,想起花瓣试着飘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