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线

在焦虑的基础护理考试前夕,课本上的一大堆数字,吸氧流量要多少帕斯卡,吸痰多少秒,导尿管需插入几cm……让我实在疲惫。这关中医什么事列,不是护士念的吗 /.

现在我又埋头准备明天的中国医学史……Orz

考试期间,facebook它一直发亮吸引我,极度不安分

然后阿

我的头装满浆糊,没错就是用薯粉烫烧水的那种浆糊,放点糖可以吃的那种

(帮我加点糖PLEASE)

 

 

阿那天我的朋友来到我的门前还我东西

发现没有上课以来,原来我这么久没有跟男朋友和MSN以外的人讲话

竟然有点忘记了跟“人”聊天的感觉,嘴巴打结

是怎样 ~~ 手指都比嘴巴灵活了现在~

严重到。

我现在要决心收拾包袱,出洞下山

 

 

说回基础护理课本里面临死关怀啊~~

原来人临死最后消失的感官是听觉

不知道我快死的时候,听见的最后一个音节是什么~~~

不要是我爱你please,我会挥常舍不得,于是乎变成鬼跟在你旁边~~

(wen是甜甜天天提田填甜甜天天恬……)

(重复一次,不是文怡)

 

 

端午节了欸

你要粽子,还是要我?


(Random * )

窗外下着绵密的雨。树梢上还挂着最后一片浑身枯黄,也坚持不肯落下的叶子。

药壶正腾腾冒出氤氲,草药味溢满了整个房间。

背景正播放的是mitsuko uchida弹奏的mozart sonata系列。

我正百无聊赖,你正熟睡。

有光,从窗帘的隙缝,缓缓下沉

如一串呢喃落在我的耳边

 

 

你听见了吗 

浪潮涌了进来

海水和沙子

你知道最后碎了的

不是海水


一秒钟与一世纪

知道今天寒流来袭,昨晚就不早睡了。

晚上果真在起风时,下雨了。风呼呼擦过我窗沿的缝隙,树叶啪啦啪啦,久违的雨声……
室友正熟睡,我便蹑手蹑脚拎了钥匙到楼上的窗台去,吹风。
夜半,街道上是没有人的。风继续吹,好冷好冷,冷到骨子里都在发抖。可是我很想继续吹,继续看。
红绿灯兀自变幻闪烁,倒数秒数。街灯依旧挺立,地上卷起碎屑不断飞去,树梢激烈地摇晃,一切是这么喧嚣,而我是那么地平静。
这时走来了推着档口的阿姨,把烧烤用的火炭倒掉。熄灭。
我想起当时中国国庆,整个张江镇都空了。我一个人走在路上,也同样是起风的时候,街景是一样的,同样的红绿灯、树丛、碎屑……还有光害使得我清楚看见的天上云朵正迅速流动,像水。全世界只剩下几颗稀星,和我。
我呆望了很久,流走的云朵如我心中的所有事物,空。很久很久,好像一秒钟还是一个世纪就这样过去了……
可我真没办法长久浸泡在这么宁静,这么空,这么稳定的世界。这样的极端平静,让我感到某些不安和恐惧在骚动。想起柳宗元在《小石潭记》里写的“坐潭上,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怆幽邃。以其境过清,不可久居,乃记之而去。 ” 
回到房里,还是冷得在发抖。只好泡一杯热姜茶取暖,不然又要生病了。后来想到我还真的是蠢得可以,跑去吹风吹得那么冷,然后又跑回来取暖,自找罪受……
今早,又再次迷迷糊糊以为自己正躺在在居銮家里的床上醒来。还记得刚来到上海的几天,每天醒来都要想一遍“这里是上海”。现在则是不间断地出现醒来以为自己在麻坡老家,在居銮,走出去就可以看到爸爸妈妈都在客厅或看报纸或喝咖啡,姑妈正在忙忙碌碌不知道又要赶去哪里了……

Words have fallen silent

Yasmin Ahmad的《Talentime》插曲,马来西亚创作

So long, fare thee well
The dancer and the dancing days have taken leave and fell
So turn down this bed of stone
Quench me with the deadly nightshade from the rose that you belong

The long December rain is falling now
Running down on streets to nowhere
Music is my life you’re my sweetest nightingale
But I can’t hear it here no more
And I go
I go

Hush now, don’t shake or break
Words have fallen silent like soldiers to the grave
No matter what they do or say
Lay me on the sleepy meadow by the tracks upon your face




I dont mind if you forget me

Photobucket
– By YOSHITOMO NARA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weep.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sleep.
I am in a thousand winds that blow, across Northreand’s bright and shining snow.
I am the gentle showers of rain, on Westfall’s fields of golden grain.
I am in the morning hush, of Stranglethorn’s jungle, green and lush.
I am in the drums loud and grand, the thunderous hooves across Nagrand.
I am the stars warmly gleaming, over Darnassus softly dreaming.
I am in the birds that sing, I am in each lovely thing.
Do not stand at my grave and cry. I am not there. I do not die.
– By Mary Elizabeth Frye


对于死亡,不论是爱情还是生命
其实都是一样的
I really dont mind if u forget me =)


听 draco malfoy 唱歌

告诉大家一个秘密….

我是哈迷
但是我不喜欢harry potter
我喜欢 draco malfoy
呵呵
之后的之后
有主持人问Tom Felton:“ 你最喜欢哪一个咒语?”
Tom :“ 噢?我应该要有一个喜欢的咒语吗?嗯….其实我觉得飞天扫帚比较酷,有了它,什么温室效应、废气问题、燃油短缺就解决了。”
好想吃帕蒂全口味豆和巧克力蛙。

我还是安静点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