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亲爱的莫扎特

亲爱的莫扎特

 

我不知道你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是否也有没有旋律的时候。

当你听见那些金属互相撞击、街边不成调的小提琴呜咽扯着,华贵的妇女稀里哗啦说话

世界很喧嚣,很吵闹

你不知道,自己的声音是不是会被听到

这件事有的时候是很介意的,有的时候强迫自己不介意

就像梵谷,也许他并不知道死后多年以后自己的画作会名扬世界

他也许不知道,那些向日葵,蓝色的小房间,自己那么细腻的用心,会点点滴滴被人分析

当人们不再关注画作的时候,当你笔头已枯竭

是否有人强逼着你,或者是你本身强逼着自己,为何不画呢?为何不谱呢?

仿佛被谁掐紧了脖子,企图挤出所剩无几的血

然而你知道,你不愿意

你不愿意什么都画

你不会在路上、在花店看到玫瑰、杜鹃、喇叭花、百合花…….你不会每一朵,都要巨细靡遗画下来

你只愿意把自己保留给向日葵

你知道,你是属于向日葵的

是吧?

 

 

亲爱的莫扎特,也许你的年代并没有那么多令人焦躁的声音

我向往那纯真简单的年代

然而自古以来,没有人会觉得自己的年代是简单的

痛苦是自古一直存在,用鞭策贪婪愚昧的灵魂

 

 

因为心率常常加快,我一直很容易焦虑

任何细微的芝麻绿豆都会被放大,整颗脑球爬满急躁的红蚂蚁

我很烦,我不想说太多话

我不想在任何平台出现

 

我听着你如流水般谱出的旋律

音符轻轻蹦跳,安抚着我的焦躁

只是啊,你那象牙色的躯壳下,是否也有沉默的时候呢?

 

 

用着沉默奋力抵抗着世界的喧嚣。

 

Advertisements

浮萍

回到上海一星期了。行李箱总是不肯带太多东西,毕业了不还是要全部带回去吗?

在上海买东西,也会用5年为期限,零零碎碎的、太大的、太重的,能免则免

什么羽绒服、靴子、烫斗、书架都不买了……怕毕业了带不回国,带回国也没有用,白白浪费钱

然而现在课本越累积越多,加上中国的书本非常便宜,导致我买书如山倒,看书如抽丝。

善哉善哉。放在房间的书本们,可以是一座森林了。

不知道将来这堆书应该怎么运回去

 

人在上海,常常处于这样的浮萍状态

晃晃荡荡,不敢堆积太多身外物

但后来想想

我在上海是个过客

我来到这世上,不也是过客吗

即使是在自己的乡土上,生命毕竟还是浮萍一样的存在。

就忽然豁达了

真的还都是身外物阿

 


Taste the atmosphere

就是中药学考试……

读到后来,就开始在书上、草稿纸上画猫,画城市,画太阳花。

然后开始做白日梦

例如想象陈子俊
性温,味辛,归心、肝经
药效是用bass震走邪气,疏肝解郁。
必须用布包煎,并且要先下(煲久一点)
末了,要配酒服药,增强活血效果。

然后想陈育远
性寒,味辛、酸,归脾、胃经
药效是大补气大补血。
慎用,久服会增胖。

阿闻童鞋
性凉,味甘,归肝经
药效是使想象力无限变大。
久服轻身延年。

 

Orz……

泡好的麦片怎么这么快就冷掉了

天气越来越冷

我又开始变成木乃伊

请让我缩进温暖的棉被里面入土为安

 

 

eason的新专辑好好听~
转风格了,好喜欢 ❤
不小心发现zee avi小姐也有新的歌,I wish I never

还让不让人安静读书了~~~~(吼)

 

 

 

(那就不要读了呗)

 

Bala bala 风中转吧

Bala bala 玩玩吓

 

 

 

请保佑我冬天不要很容易肚子饿

不要肥吨吨

 

 

 

快点给我多点温暖

 


新居

我还以为我的旧址还是在的。谁知道才一搬家呢,用了4年的msn space老房子立刻被推倒,残垣瓦砾都无影无踪。

还想要看看“B612星球”下面那行副标题是不是“你在等海水吗”,或者搬一搬剩下没有发表出来的draft们。后来竟全部不见了。也算了。没有发表的,就让它们去吧。

许多人一搬家就发blog了,而我却迟至今天才发blog。新环境,怯生生的。

 


 

阅读更多 »


穿过人群 拥挤的夜

结束了8月的见习,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在诊室里面学习的,原来不只是怎么“看病”,还包括怎么“看人”。了解病人的性情和了解病人的症状是同等重要的

药师说,好中医那种近乎福尔摩斯的能力,真是令人着迷。

我也见识到很多……

有一种医生会牺牲自己的午餐,给病人加挂号,把病人看完,又匆匆忙忙赶去开会。

有一种医生会将她多年累积的经验方完全贡献出来,希望可以拯救更多经痛、不孕的女性。

有一些好朋友会帮你订好午餐饭盒,见习结束后还可以聚在一起煮晚餐吃~然后差点把厨房烧掉

有一些好朋友会不介意借我这个还没有学过针灸的家伙,在他的合谷穴扎一针,尽管很痛 XD

有一种贴心,是男朋友在夕阳斜斜,放工的时候骑脚车过来载我回家。

没有病人的时候,我们就在针灸房互相拔罐、针灸、吹水、笑永威胖胖的鲸鱼肚腩、作弄自称方主任的方瑞同学……想来真是愉快的日子阿~~~

 

我之前身体很不好,老是觉得自己身体哪里不对劲了。老师开了药给我,然后叫我去学静坐,打太极拳 >_<

老师说我长期紧张,所以到现在就无法自控地紧张,要不紧张也不行了,他给我一些药重镇安神,给我一些掌控情绪的能力。但最重要的还是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老师的话,心里平静很多。

喝了药,身体也好了很多。

整个房间一直飘着淡竹叶(一味去心火的草药)的味道,感觉就很心安。

记得一次去学校里面的百草园,看着那些草药吮吸着金黄色的阳光,然后肥硕地长成体内的汁液

心里默默:原来就是这些植物那么努力,让我的身体变好的呵~~~

每次熬药的时候,就感觉是在熬着阳光,让我的健康逐渐明亮起来。

20100525824 201005258252010052582720100525828 20100525826  

中间那位好像是夏枯草。


上个星期,同时迎来两件很开心的事。

第一件事情是,奖学金鉴定通过了~~安稳地继续领着奖学金念大二啦~~

第二件是房价上涨抗议成功,一个月就省了160大元。感谢帮我修抗议信的思妤、帮我拿给很多朋友签名的泰国同学、挨家挨户去敲门的凯俊、以及各位签名的楼友……
一开始很多人不看好这件事情,连我自己也不抱太大希望,只是姑且一试,反正写封抗议信也不花我什么成本。

我还搬出了之前在联合日报的写评论的身份。果然奏效。那些官僚主义者最怕的还是媒体呀~~~~~~

说实在,做抗争这一回事,很多时候都是悲惨的,我算是幸运的。像景皓同学,被人泼冷水、议论、反对阿什么的还是小事,还要被自己人责怪把事情闹得太大云云……唉~~~

我虽说也有人议论、泼冷水,但也已经感觉很累。弄新生的事也是这样,我们几个学长姐累到狗样,不做事的人还要批评多多,还有的成天给你黑脸……

所以说,抛头颅,洒热血这回事,现在还有人肯做吗?

罢了罢了~~~~~我不要跟他们一般见识,房费不涨就好啦,我要去逛街买东西奖赏自己一下! ^^


 

最近忙着照顾新生们。5个来自銮中的小孩来上海中医大了,这样也好~否则銮中只有我一个孤零零的

当初同学叽里咕噜一边说着客家话,一边说着自己家乡的事,我只能拿着筷子,假装继续吃东西喝水。

原来这样就一年了,我大学二年级了

凯俊说,往后看总是特别快的,往前看才是缓慢的。跟骑脚车一样。

我们几个学长姐带着他们去签住宿合约、开银行户口、公安局登记、买日常用品、去学校办注册、一起吃晚餐……

真的好像在看着去年的我这样。

过马路的时候,怎样都反应不过来,不知道先看左还是右。马路过到一半,心惊一下,怕背后闯来相反方向的罗哩。

一开始为了省钱,花了15分钟只是在比较哪一个厕纸,哪一种衣架比较划算

因为对中国菜都不熟悉,什么刀豆土豆、糖醋排条、娃娃菜,看菜单老半天都点不了菜

每次都吃剩半大碗米饭,惊叹中国人到底是不是跟牛一样长了四个胃,还那么纤细。现在跟他们一样食量了,我却很肥
你绝对无法想像一个纤瘦的少女,在你面前鲸吞花盆一样大碗的面。面条都挤到大肠去了我看 = =

 

嗯。我想我下次也会说

原来我大四了,原来我毕业了,原来我已经是医生了,原来我结婚了,原来我老了……

时间就是这么一回事。

乙一在小说里《ZOO》对叙述时间这一回事的时候,令我印象深刻

现在我们再把几十张、几百张的照片放到一起。被放到一起的照片不是同一张,但里面的形象也不是毫无关联。我们把下一个瞬间拍摄的照片放到前一张照片的后面,就这样把所有的照片连续放到一起。如果连续快速切换这些照片的话,就会出现残留余象,于是就产生了时间。例如刚开始在哭的孩子,最后变成了笑脸。这跟只有一张照片的情形不同,这些照片不是各不相同,而是连续的。从哭泣的脸庞到笑脸之间有一个过程,也就是说可以看到心理的变化。把几个“一瞬”连到一起的话,自然就会产生“时间”,然后最终就能描写出“变化”。也就是说组织出了一个故事——这就是电影。我是这么理解的。


 

那天看李安导的《理智与情感》

满心以为我像那个理性的姐姐Elinor,怎知道电影看到一半,凯俊就狂指着荧幕里感性的妹妹Marianne说“你看你看,这多像你!”

后来想想,好像也是。


 

嗯。明天开学了。

也许明天就毕业了。

 

我们继续穿过人群。拥挤的夜。


你是春天的花开在秋天,落叶纷飞的世界里

有弹琴或玩乐器的,都知道要弹快歌,首先要一颗颗音慢慢弹。弹仔细了,要弹快就不难。但是我这个人是很急性子的,我弹歌喜欢一下子就弹得很快很快,结果歌给我弹得很不像样。老师也骂我说:“这是hao lian的下场!”。好不容易,我耐着性子一颗颗音慢慢弹,慢得感觉时间要凝固了。然后这几天上钢琴课都跟两个考grade 8的女生一起上。哇,老师叫她们听我弹噢,说我的音很干净,弹得不错。哇哈哈哈 =]

前阵子赶会讯,被催嘉年华材料,还得忙趣味科学和嘉年华布置
组,钢琴考试又临近,我整个人呈虚脱状=口= 我回想阿,那天也是够pek
cek的一天了,被人骂,又被人吼来吼去,妈妈埋怨我整天泡在别人家泡到很晚,每晚向布置组报到却还要被说没做到什么事。哎,这个副主席真的很难当。那天
心情是大便。可是我发现越是pek
cek,搞砸的事情越多,然后搞砸了再pek cek,继续恶性循环。

那天子俊在msn跟我说,其实慢就是快。这句话真好。遂想起曾经为《经济学人》撰稿的carl honore有一本书,叫做《慢活》。里头写道
慢活便是平衡──該快則快,能慢則慢,盡量以音樂家所謂的tempo giusto(正確的速度)生活。放慢速度沒有一成不變的的公式,正確速度也沒有萬用守則。每個人都有權利選擇自己的步調,如果騰出空間容納各種不同速度,這個世界會變得更加豐富。

还记得apple说过,花木兰动画里有一幕是花木兰把相亲搞砸了,回家哭得稀里哗啦。在桃花盛开的院子里,花木兰父亲坐在她隔壁,叫木兰看看,树上繁花都已绽开争
奇斗艳,但就剩下一朵羞涩的花苞仍孤零零的处在万紫千红的世界。但是等到繁花都凋零,那朵花苞就会绽放出独特的光芒,不需要与谁比较。


总结陈词,文恬要好好学习慢活

报告完毕。谢谢 =)

p/s:
你是春天的花开在秋天,落叶纷飞的世界里
是首曹方的歌,听这首歌我想起花木兰迟开的花。对很多人来说,这歌可能有点鬼魅。因为她唱得很轻很轻,轻得像秋天翩然落下的叶片。


Photobucket



果然就是老 =。=

Myidk.com鑑定結果

您的精神年齡36歲

與您實際年齡差19歲

幼稚度52%

成熟度61%

老化度39%

宣傳給朋友: http://myidk.com/age.php

我经常被妈妈笑说

我以后肯定像她那样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很多的a pek   =。=

而我也认了,的确我是跟一些大我很多的人比较聊得来 

当然还是不会跟现代年轻人脱节啦(怎么说到自己不像年轻人似的 Orz)

eh….我其实并不太想这样 >_<

我明明还很年轻嘛

正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咧~~~~~~


但是偏偏就是不喜欢某些比较“流行”的东西啊

我比较喜欢以前“流行”的东西耶….

人家在看十分营养不良且白烂的《蜘蛛侠》或者《tokyo drift》的时候

我在下载看N年前电影

当然也偶尔看看《断背山》《色戒》《A beautiful mind》《The pianist》此类近代好电影


村上春树在《挪威的森林》里有个角色叫做永泽

他也只看古董书,不超过30年的书他不看,他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现代文学。并不是说现代文学不好

而是他说经过时光的洗礼冲刷,只有真正有意义的书籍才会留下来(大意是这样,我忘了)

嗯…不过说我36岁…36耶~~

也太抬举我了 =。=

不认老咧~~~~~~~~

要开学了,要统考了,要毕业了,要老了……